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0章 你还想强上了我不成?
    直到很晚,林少商才离开,没人知道他们俩聊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从今晚之后,宝鸡县、吉省、东北三省乃至整个华夏,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世界,更不会想到,一次夜话,会造就出一个怎样的绝世人物。

    自此,陆鸣的思维,彻底蜕变,世界,也开始因他而颤抖……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老八离开后,陆鸣将自己关在房间,认真思索了一遍老八跟他说的话,思忖了好久,他才长吁了口气,双眼有精芒闪现,淡笑一声:“冷雪说老八的视野小,呵呵,殊不知老八的追求何其大,这个世界什么才是主宰。”

    这时,手机铃声悠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这么晚了,谁还会给他打电话?

    拿起手机看了看,陆鸣面色古怪,真不禁念叨,说曹操曹操就到,接通电话,淡淡道:“冷大小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冷雪冷冰冰的声音,“你在周勇那里?”

    陆鸣没有隐瞒,“嗯,有事吗?”

    电话突然挂断,紧接着,敲门声响了起来。

    陆鸣还奇怪冷雪怎么突然挂电话了,起身打开门,这才明白她为什么挂断电话,人家就站在门口,还打什么电话……

    看着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俏脸微红的冷雪,陆鸣更意外了,奇怪道:“你怎么来了?”

    冷雪没有回答,直接走进了陆鸣的房间。

    陆鸣无语,嗅了嗅空气,皱眉道:“你喝酒了?”

    这回冷雪没有沉默,“喝了点,你还有酒吗?”

    脸蛋红扑扑的,一看就没少喝,陆鸣玩味道:“你就不怕喝多了我把你怎么地?”

    冷雪回过头,认真地看向陆鸣,清冷说道:“我不怕,因为我本来就是来兑现承诺的!”

    陆鸣一愣,“什么承诺?”

    冷雪双手微微攥拳,“和你睡觉!”

    什么?

    陆鸣大惊,这才想起那天的事情,不过他当时只是说句玩笑话,根本没在意,没想到这冰山美人还当真了,而且看这架势,冷雪是为了鼓足勇气过来才喝了很多酒,相当无语,难道自己在她眼中真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我是开玩笑的,你没必要当真!”陆鸣无奈解释道。

    “你可以不当真,但我冷雪说话算话!”说完,冷雪便开始解扣子。

    还没等陆鸣反应过来,白衬衫就被冷雪脱了下来,露出她那小麦色的肌肤、纤瘦的腰肢和丰-满的上围。

    尤其看到近乎露出一半的双峰和那道深深的事业线,陆鸣彻底懵逼了,双眼一直,脑袋一片空白,两行鼻血更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她……她还真脱啊?

    但冷雪丝毫没有注意到陆鸣此时的猪哥模样,快速解开腰带,将牛仔裤也脱了下来。

    近乎赤-裸,她这才鼓足勇气抬起头,当瞧见陆鸣目瞪口呆,尤其是那两行异常醒目的鼻血后,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本能地流露出厌恶之色,咬了咬牙,就要解开胸-罩的扣子,看起来很从容,像正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颤抖的双手和脸上、勃颈处的绯红一片,却暴露出她此时的心绪如何。

    那厌恶的目光,顿时让陆鸣惊醒过来。

    看见她要做什么,陆鸣一个闪身来到她身前,一把按住她解扣子的双手,尽力目不斜视地说道:“我真是开玩笑的,你……你冷静些好吗,我不是那种人!”

    冷雪挣了挣,没能挣脱陆鸣的大手,冷眼看向陆鸣,“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而且你先把鼻血擦擦再说吧!”

    陆鸣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当即脸红了,更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太丢人了,竟然流鼻血了,这不是啪啪打自己的脸嘛!

    这时冷雪清冷开口:“这是我自愿的,你不用不好意思,你放心,我不会把今晚的事情告诉别人,做完,咱们两不相欠!”

    陆鸣急忙用修为止住鼻血,解释道:“我这是男人的正常表现,你别想歪了,我对你真没那个想法,我……”

    没等陆鸣解释完,冷雪皱眉打断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都脱成这样了,你还装什么柳下惠,能不能快点!”

    我特么装什么了?

    陆鸣最烦她这种高高在上、认为全世界都低她一等的傲慢性格,搞得像能够得到她的宠幸是多么荣幸似的,这么想被-干吗?

    虽然不得不承认无论她的外貌还是身材,都对陆鸣有极为强烈的吸引力,而且陆鸣也不是什么柳下惠,但还没龌龊到这种地步,随即冷着脸说道:“你可以为了你那所谓的诺言献身,但不代表我就是趁人之危的混蛋,不代表我就得满足你,你现在把衣服穿上,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冷雪讥笑道:“我做不做是我的事,不用你管,而且都到这份上了,呵呵,你说这些有意思吗?”

    陆鸣笑了,是被气笑的,“怎么,我不同意,你还想强上了我不成?”

    不过说完陆鸣就后悔了,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弱势方呢!

    冷雪凤目一眯,“如果你喜欢这种癖好,我可以成全你!”

    卧槽,你特么脑子进水了吗?难道还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陆鸣大睁着眼,不可思议地看向冷雪,简直被她的执着和愚蠢打败了。

    其实冷雪跟蠢一点也沾边,一是她本身就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更何况救命之恩,二则是陆鸣给她的印象实在是,怎么说呢,不是好与坏,而是讨厌,尤其刚才流鼻血的一幕,简直是色狼的标签,所以之后无论陆鸣怎么说,在她看来都是虚伪的借口,无外乎是得了便宜还想卖乖的表现。

    “是男人就上床,别磨磨唧唧的行吗?”见他还看着自己,冷雪又气又羞,清冷说完,径直倒在床上,然后闭上眼,摆出一副“任你蹂躏”的不在乎姿态。

    三番两次被讽刺,是人都得有脾气,更何况陆鸣。

    “我今晚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陆鸣双眼一狠,也上了床,随即将恤和短裤快速脱掉,然后重重压在冷雪的娇躯上。

    不过正当他低下头准备禽兽一回时,他身体僵住了,只因两行泪水从冷雪的眼角无声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