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6章 被招安!
    虽然这个特别调查局的局长洪常青面相和蔼,而且说话的时候笑呵呵的,但陆鸣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自己拒绝,肯定没好果子吃。

    想想也是,如果他当着两名下属的面被人拒绝打脸,估计他当场就得翻脸。

    不过陆鸣可从来没有逆来顺受的习惯,尤其是被人强迫。

    你一个局长你就牛-逼了?

    我一不求你办事,二不想跟你扯上关系,就算你是一国之首,又关我毛事,怕你个球!

    但这种话也就在心里想想,陆鸣不傻,现在在人家地盘,而且人家还没撂狠话,你就先打脸,那是蠢货才会干的事情。

    所以陆鸣没有吱声,也是笑看向洪常青,不过却是冷笑。

    房间内的气氛也随之从炎夏陡然转为凛冬。

    看见局长和陆鸣两人大眼对小眼,谁都不说话,冷彪和颜紫衣虽然面色自如,但心里早已经急得不要不要的,连连向陆鸣使眼色,生怕陆鸣跟局长杠上。

    陆鸣不知道洪常青的性格,但作为下属的冷彪和颜紫衣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别看局长平时一副和蔼老头的形象,实际上说一不二,有谁胆敢叫板,下场那叫一个凄惨,曾经就有一个下属反驳了他两句,就被他调到档案室,一呆就是二十多年,可见他何其霸道、强势。

    要是得罪了他,冷彪和颜紫衣真怀疑陆鸣能不能走出这里了……

    就在这时,洪常青笑容敛去,皱眉道:“你就那么不想进特别调查局,不想为国效力?”

    陆鸣直言不讳地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喜欢被人逼着!”

    听见陆鸣这么说,冷彪和颜紫衣简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差替陆鸣答应局长了。

    “是块硬骨头!”洪常青称赞完,话锋一转,“不过你就不怕我让你走不出这扇门?”

    陆鸣傲然开口:“我为什么要怕,我相信您老不会就因为我不答应您,您就想弄死我,如果真是这样,我还真就不会答应,也想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活着离开!”

    “呵呵,你不要以为你在宝鸡县做的事情没人知道,我们特别调查局是一清二楚,而且你不但拿了国家的宝贝,还知道了国家的机密,光这三条,就足以枪毙你了,年轻人,我这是在保护你,只要你加入我们特别调查局,那些都不是事,并且你还会获得远超你想象的权利和待遇,我说了这么多,你要是还不答应,那就太不给我这个老头面子了,你可以问问他们俩,不给我面子的人,会是什么下场,他们俩非常清楚!”

    洪常青含笑说完,瞥了一眼颜紫衣和冷彪。

    冷彪连忙劝道:“是啊,特别调查局很适合你,陆兄弟,你就加入我们吧!”

    颜紫衣也是郑重邀请道:“陆先生,我知道你对我们特别调查局有些偏见,但那真的只是误会,我真心希望你能来,为华夏效力!”

    说实在话,陆鸣真不想加入任何组织,但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不得不考虑利弊,不单单是为他,更是为他的家人。

    思忖片刻,陆鸣问道:“如果我加入,有什么好处?”

    卧槽,这个时候还想着要好处,冷彪和颜紫衣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不过预想当中的画面没有发生,更让他们俩意外的是,洪老竟把陆鸣拉到了一旁,说起悄悄话来了。

    没过多久,他们俩便看见陆鸣一脸的惊讶,还眼神古怪地回头看了颜紫衣一眼。

    “臭小子,下回再犹犹豫豫的,老头子可就没今天这么客气了!”走回来后,洪常青没好气地说道。

    陆鸣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点了点头,然后和颜紫衣离开了房间,朝雷傲所在的地方走去。

    他们一离开,冷彪便恭敬说道:“还是洪老厉害,一出马就把这小子给降住了!”

    洪常青淡淡瞥了他一眼,“少拍马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吗?”

    冷彪讪讪一笑,“什么都逃不过洪老的法眼,嘿嘿,您就告诉告诉卑职,陆小子为什么突然答应了?”

    “当然是老头子我爱惜人才,不计前嫌的伟岸胸怀感动了他!”洪常青很自然地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伟岸胸怀,您老有吗?

    冷彪脸皮抽动了下,急忙跟了上去。

    …………

    …………

    “陆先生,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一出来,颜紫衣就心有余悸地拍了拍高耸的胸脯。

    “你们局长有这么吓人吗?”陆鸣随口问了句。

    “吓人,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要不是局长重视你,就凭你刚才的态度,估计早就……”颜紫衣摇了摇头,随后将几件充分说明洪常青霸道、强势、记仇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陆鸣耸然一惊,同时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接受招安走对了,不过嘴上却说道:“我看洪老人挺好的!”

    颜紫衣自然能够分辨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剜了他一眼,然后好奇道:“陆先生,洪老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才答应进我们局里的?”

    陆鸣眼神古怪地看着颜紫衣,嘴角一弯,“如果说他答应帮我把你追到手,你会信吗?”

    颜紫衣小嘴微张,旋即一瞪眼,“你说谎!”

    “逗你的,还有,你以后别叫我陆先生了,听着怪别扭的,叫我名字就行!”陆鸣确实说谎了,因为那只是一部分而已……

    又经过几道安检,陆鸣二人来到了雷傲所在的房间。

    看见躺在床上的雷傲身体依旧极为消瘦,但皮肤不再乌青、枯萎,脸上也有了血色,陆鸣松了口气,这个罪没有白遭。

    这时雷傲似有所察觉,睁开眼看了过来,笑着说道:“陆兄弟,你来了!”

    陆鸣点了点头,然后把了把雷傲的脉搏,确认无恙后,问道:“雷队长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雷傲勉强直起身,感激说道:“一是想当面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二则是想跟你聊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随后,雷傲瞅了颜紫衣一眼,颜紫衣会意,和医护人员走出了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后,陆鸣开门见山地说道:“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谢我就不必了,多关照关照老弟就行,雷队长,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陆兄弟真是爽快人,那好,我也就不矫情了,以后咱们就是战友、是兄弟!”雷傲洒然一笑,不过随即话锋一转,脸色凝重地问道:“陆兄弟,你知道夺舍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