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4章 吕步仁、夺舍!
    陆鸣现在哪里还在意为什么没能一鼓作气晋级筑基期,脑海中声音的出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惊骇莫名。

    他原本打算将修为提升后,通过灵识进入雷傲的脑海,利用修仙传承记忆中的一种秘法将雷傲从夺舍当中解救出来,万万没想到那个邪修的残魂从雷傲体内跑了出来,竟然把夺舍的目标换成了他……

    这下子他直接麻爪了!

    “不都说夺舍只能短时间施展一次嘛,怎么会这样?”

    陆鸣这个郁闷,但他也知道现在着急后悔没用,只能想办法解决掉这个不速之客。

    强压下惊恐的心绪,陆鸣故作冷静地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下一瞬,一个留着一头火红长发,穿着血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影在他脑海中浮现。

    这个中年男子长相阴郁,一双细长的眼睛盯向陆鸣,嗤笑道:“呵呵,你不是和你的同伴已经发现摄灵阵中的那具骸骨了嘛,怎么还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说完,中年男子一边感受,一边大笑道:“火灵根,正适合老夫夺舍,虽然灵根品质一般,但肉身不错,咦,你竟然练了一门很不凡的炼体术,居然武法同修,哈哈,幸好我还没夺舍那个小子,要不然岂不是错过了这么好的躯体,让我再看看你还有什么,咦,你居然会焚天之术,说,你小子与赤火门什么关系?”

    随着不断深入陆鸣的识海,中年男子似乎发现了让他惊愕的东西,双眼如鹰隼般瞪向陆鸣。

    “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陆鸣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这个邪修居然能够探查自己的记忆,而且还知道焚天和赤火门,当即反问道。

    “反正你马上就要成为我重生的祭品,老夫就告诉你,我乃赤火门第八代门主,吕步仁!”吕步仁神色傲然地说道。

    “呵呵,原来也是赤火门的人,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陆鸣心头一惊,但面色不显,不屑说道。

    吕步仁双眼微眯,“你见过我们赤火门的人?”

    陆鸣冷冷一笑,“不错,前些天就有一个叫火炎子的老头想要对我夺舍,后来被我灭了,临死的时候他说他是赤火门的大长老,呵呵,想必你应该认识吧?”

    “什么?你说太上长老没有夺舍你成功?怎么可能?”闻言吕步仁脸上一片震撼。

    火炎子是赤火门第六代的大长老,他还未进赤火门之前便已经听说了火炎子的大名,怎么可能不认识。

    他还是筑基修士的时候,火炎子就已经是元婴老怪,一身修为更是惊天动地,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的凝气修士都夺舍不了呢?

    但这个少年不但会赤火门的传承之术焚天,还知道太上长老火炎子,难道是真的?

    吕步仁看向陆鸣的目光这回有些惊疑不定了。

    这时陆鸣轻蔑开口,“那是当然,要不然你还能出现在这里吗?呵呵,连你的前辈都不能夺舍我,更何况你,你现在从我的身上离开,我可以饶了你,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灭了你!”

    吕步仁盯着陆鸣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呵呵,你要是真有那么大的能耐,早就第一时间灭了我,何必跟我废这么多话,又怎么可能让我进入你的识海,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

    陆鸣傲然抬头,“我那是心善,不信你可以试试!”

    虽然话说的很硬气,但陆鸣早就紧张得不要不要的。

    他知道像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士,早就人老成精,根本骗不过,其实他也没想真能吓退吕步仁,他只是想拖延时间,好翻阅修仙传承记忆中有没有办法解决掉吕步仁。

    办法确实有,但前提必须是灵魂力量足够强大,至少不比火炎子的弱太多,可是他修为才凝气巅峰,灵魂力量怎么可能跟一个至少是元婴期,能够灵魂出窍,能够夺舍的大能相比呢!

    就在这时,吕步仁沉声开口:“呵呵,就算你说得是真的,那也是火炎子长老残魂虚弱至极,才会被你打败,而我不同,我有足够的灵气供给,虽然魂魄依旧很弱,但也相当于结丹修士,又吸了那小子的生机,对付你一个连筑基都没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就算你真有什么办法,老夫也怡然不惧,受死吧!”

    吕步仁冷笑说完,双眼一狠,化成一团黑雾朝陆鸣的识海深处掠去。

    “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陆鸣此刻心急如焚,似想到了什么,一咬牙,大声喊道:“前辈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被这个邪修夺舍了,你快点帮我灭了他!”

    话音刚落,吕步仁化成的黑雾陡然消散,紧接着,吕步仁的魂影再次出现在原来的位置,此刻正一脸凝重地观察四周,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模样。

    陆鸣当即一愣,他要是再看不出来刚才吕步仁只是在试探自己,那他就真是白痴了!

    好一个阴险狡诈、谨慎多疑的邪修。

    陆鸣顿时鄙夷道:“呵呵,我还以为你多厉害,现在怕了吧?”

    吕步仁脸色阴晴不定,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后手?

    陆鸣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些什么,傲然说道:“既然我明知道你夺舍雷傲,还敢在他旁边修炼,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吕步仁双目一沉,“你是故意的?”

    陆鸣哼了一声,“哼,算你聪明,不怕实话告诉你,我早就在周围布了摄灵阵,更有高人留有手段守护我灵魂,目的就是灭了你这个邪修,刚才只是跟你玩玩,现在我不会客气了!”

    缓了口气,灵念化成的陆鸣虚影朝深海深处抱拳一拜,雷声喝道:“请前辈出手,斩杀此獠!”

    见状吕步仁神色大变,哪里还敢久留,黑影一散,没了踪迹。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陆鸣才回头,仔细感受了下自己的识海,确认吕步仁真的被自己吓跑了,方才松了口气,不觉间,他的肉身已经布满了冷汗。

    “老家伙,跟我斗,吓都吓死你!”

    陆鸣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和演技,不过正当他想要睁开眼,进入雷傲的脑海中解决掉吕步仁时,一道身影鬼魅般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不是吕步仁还能是谁。

    “小兔崽子,想诈我,幸好我留了一手,要不然还真就被你给骗了,哼,老夫不但要吞了你,还要将所有与你有关的人全部杀掉,这就是你骗老夫的代价!”

    吕步仁冷哼一声,身影刹那冲出,这回是真的要夺舍了。

    瞧见这一幕,陆鸣差点骂娘,你妹的,要不要这么狡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