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9章 定乾坤 六 !
    龙天当即大怒,“你放屁,我是那种人吗?”

    冷锐冷哼一声,“哼,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初瞎了眼才会跟你成为兄弟!”

    龙天气得脸色铁青,“应该是我瞎了眼才对,要不是你伺机挑拨,晓云怎么会离开我?”

    瞧见俩人又要吵起来,陆鸣真是无语,连忙劝道:“七爷,先听他把话说完!”

    冷锐这才没有反驳,别过头去。

    龙天也是哼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我心里只装得下晓云一人,当然不会同意,后来父亲拿晓云相威胁,我就和他大吵了一架,说要脱离龙家,父亲一怒之下就让人把我捆了起来。

    没过几天,我二弟龙忠告诉我晓云失踪了,并帮助我逃离龙家,回到了凌云市,我发现晓云果真不见了,不过她留了一封信,说什么不想耽误我的前程,让我不要去找她,你也知道晓云的性格,怎么可能写这些,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孩子,可我当时把全市找遍了,也没找到她。

    我第一反应就是父亲干的,急忙回到龙家找父亲要人,可没想到父亲否认了,骂我不肖子,直接把我逐出了龙家。

    离开龙家无所谓,只要能和晓云在一起就行,我发了疯似地找晓云,但茫茫人海,我怎么找,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龙忠告诉我查到了晓云的消息,说晓云是被你骗走的,我这才来到这里,这才发现你们不但在一起了,竟然还有一个女儿,你说我该不该恨你们?啊?”

    冷锐登时大骂道:“姓龙的,咱们认识能有四十年了吧,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编故事编得这么好,要不是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我还真就信了,当初明明是你喜新厌旧,贪图家主之位,怕晓云成为你的累赘,派人暗中想要杀了晓云,要不是有人暗中通知我,恐怕晓云和小雪早就成了你往上爬的牺牲品,要不是晓云受了伤,她能难产死了吗?

    后来龙家看出了你的狼子野心,这才把你扫地出门,你看权势无望,就想再找晓云重续前缘,你特么想得美,你还恨我,是我们恨你才对!”

    龙天大惊,“你说什么,当年有人追杀晓云?”

    冷锐鄙夷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晓云都死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承认有意思吗?”

    龙天怒声道:“我承认什么,分明就是你故意造谣把晓云骗走的,是你应该承认自己卑鄙才对!”

    战火又要重燃,陆鸣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急忙插话道:“七爷、龙爷,你们先别激动,我有话想说,七爷,冷雪母亲去世之前,有没有怨恨龙爷?”

    提起这茬,七爷迟疑了下,说道:“那倒没有,她一直不相信他会这么做,还让我不要找他算账,不过是晓云心地纯朴善良,被他的表象骗了而已!”

    陆鸣又问道:“那是谁告诉你龙爷要杀冷雪母亲的?”

    “是龙忠!”说完,七爷补充道:“龙忠以前跟我们三人关系也不错,其实他一直赞成晓云跟我在一起,而不是这个骗子!”

    龙天怒道:“你才是骗子!”

    陆鸣转头问龙爷,“龙爷,那你离开龙家,最后谁坐上了家主之位?”

    龙天沉默了下,回道:“我父亲死后,龙忠成了龙家家主!”

    陆鸣耸了耸肩,“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人故意让你们反目,你们想想,谁才是最终受益者呢?”

    听见陆鸣这么一说,龙天和冷锐双目大睁,一个人名同时在他们俩的心中浮现。

    陆鸣猜到他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继续说道:“既然你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放下那些怨恨,再好好想想,彼此以前是什么样的人!”

    龙天和冷锐脸色越来越凝重。

    过了好一会儿,龙天狐疑地看向冷锐,“如果当年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见晓云?”

    同一瞬间,冷锐也问道:“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不向我解释?”

    紧接着俩人不分先后地开口。

    “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

    “我为什么让你见她?”

    这时陆鸣惊愕道:“你们不会一见面就喊打喊杀,从没正常交谈过吧?”

    俩人再次异口同声地说道:“没错!”

    陆鸣无语得不要不要的,这还是两个名震一方的地下世界龙头嘛,分明是两个只知道斗狠的小老头嘛!

    动动脑子好不好?

    陆鸣越瞅他们俩越像,性格一样固执,连说话也一样,怪不得曾经会成为好兄弟,还喜欢上一个姑娘,更是被人坑了一辈子……

    看见他俩又不吭声了,陆鸣无奈一叹:“咳,你们两位爷还在这儿耗着干嘛,就凭你们两个的头脑,我不信你们现在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让宝鸡县腥风血雨了几十年的两位死对头,竟然曾经是兄弟,而且反目成仇的原因竟然是一个误会……,想想陆鸣就想笑,真不知道要是让俩人的手下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估计会日了狗吧!

    而那些火拼死了的人,只能日鬼狗了……

    不过,他也不得不佩服那个龙忠,居然把龙爷和七爷这样的人物耍了这么多年,当真是一个老谋深算、冷酷无情、相当变态的狠人,而且可以看出,龙忠对他们俩是多么恨之入骨,要不然也不会不想着杀他们俩,无聊到用计谋让他们俩厮杀几十年。

    真是够狠、够变态!

    冷天和七爷抬起头,看向对方的目光怨恨少了,悔意渐生。

    然而就在这时,陆鸣突然生出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还没等他察觉危险是什么,两个红点出现在龙天和冷锐的心脏位置,同时噗噗两声枪响陡然传出。

    刹那间,龙天和冷锐的身体前后不分先后地爆出两蓬血雾,染血的子弹透体而出,强大的贯穿力更是让龙天二人身体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瞧见这一幕,陆鸣脸色大变,猛然一脚踹在桌子上,直接将足有上百斤重的会议用桌踹飞,然后顺势一滚,将龙天二人的身体拎起,破门而入另一个房间,躲了起来。

    窗外,一栋楼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将两把狙击步枪随手扔在一旁,瞥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嘴角勾起一抹无情的冷笑,吹着口哨朝楼梯口慢悠悠走去,仿佛杀人,对他来说犹如家常便饭般容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