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8章 定乾坤 五 !
    陆鸣知道七爷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冷雪,如果龙天所说为真,那岂不是说,冷雪不是七爷亲生的,而是龙天的骨肉?

    此时看见七爷的反应,再加上冷雪和龙天确实有几分相像,陆鸣不觉间相信了龙天的话。

    这么劲爆的消息,让在场的各位大佬无不动容,就连跟了龙爷很多年的和尚和老五,也是惊愕万分,他们没想到龙爷和七爷之间还有这等恩怨,难怪一向很恪守道上规矩的龙爷为了对付七爷,竟不惜派枪杀暗杀七爷,难怪两人几十年水火不容,非要致对方于死地……

    直到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

    “龙天,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当年要不是你为了坐上龙家的家主之位,狠心抛弃晓云与别人结婚,晓云怎么可能找上我!”

    七爷此刻失去了往日的沉稳,满脸怒容地驳斥道。

    “你放屁,我要是为了那个狗屁家主,我会跑到这里跟你斗那么多年,你用你那猪脑子好好想想行吗?”龙天也没了平时的镇定,大骂道:“姓冷的,分明是你当年气不过晓云跟了我,才故意编出这么个故事将晓云给骗走了,你还有脸说?”

    “分明是你奸计未得逞,才被龙家扫地出门,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七爷不屑开口:“姓龙的,你为了挑拨我和小陆的关系,还真是什么下三滥的招都用,就算你是小雪的生父又怎样,我是不会让她认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冷血父亲的!”

    “姓冷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来啊,我要皱一下眉头,就不叫冷锐!”

    ……

    看见龙爷和七爷竟然在自己面前脸红脖子粗地对骂,众人瞠目结舌,难以相信。

    这还是跺一跺脚,宝鸡县都得颤一颤的两个地下世界的超级大佬吗?

    怎么感觉像是两个老街坊为了一点小事骂街呢?

    而且瞅那架势,还有撸袖子赤膊上阵干一架的趋势,这……

    陆鸣先是惊讶,然后无语,最后突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无论龙爷还是七爷,都是那种狠角色,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编瞎话呢?

    而且听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俩人貌似原本关系不错,最后是因为一个女人,也就是冷雪的母亲才反目成仇的,但俩人却各执一词,不会是有什么隐情吧……

    一念至此,陆鸣不由开口道:“七爷,龙爷,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听见陆鸣这么说,冷锐和龙天突然不再争吵了,他们俩都是人精,也是意识到了什么,虽然看向彼此的目光依旧冰冷,但眼底却都有一抹疑虑渐渐浮现。

    七爷和龙爷不吱声,在场的众人也是不敢言语。

    过了片刻,龙天双眼一寒,淡淡说道:“把无关的人清除!”

    话音刚落,那落在七爷等人身上的红点出现在阎胜等一众大佬身上,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怎么回事,噗噗声骤然响起。

    下一瞬,他们要么眉心爆出一蓬血花,要么胸口鲜血四溅,纷纷中弹倒地。

    “你……”

    一众大佬万万没想到刚才还与他们有说有笑的龙爷会突然翻脸无情,让枪手杀了他们,尽皆大睁着眼,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做,倒地身亡,死不瞑目。

    但龙天看都没看他们,吩咐和尚和老五将七爷身后的三名手下和那些尸体带出去。

    和尚和老五有些犹豫,看了一眼陆鸣,“可是龙爷……”

    龙天不容置疑地说道:“出去,还有,他在外面的弟兄先别动!”

    七爷似乎对龙天突下杀手并不感到奇怪,很平静,也是向手下使了个眼色。

    片刻后,会议室只剩下七爷、龙爷和陆鸣三人。

    虽然陆鸣有些震惊龙爷会突然对那些大佬下杀手,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陆鸣,不会同情心泛滥,更何况那些人也都不是善类。

    这时,七爷不咸不淡地说道:“你就不怕我俩杀了你?”

    “这么些年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现在!”龙天满不在乎地说完,坐回主位,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们俩也坐。

    七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见状陆鸣也坐下,不过眯缝着眼说道:“龙爷,那你不怕我吗?”

    “怕,你是我唯一看不透又感到极度危险的人,但你没理由杀我!”龙天很实诚,随后向窗外摆了摆手,那些落在七爷和陆鸣身上的红点全部消失。

    这一幕顿时让陆鸣折服!

    说实在话,如果刚才龙爷要是对七爷不利,他完全有能力杀了龙爷,只不过以命换命罢了,虽然他是修仙者,但现在的能力,还挡不住远程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而现在没了枪手的威胁,他更能轻而易举地干掉龙爷。

    但龙爷明知道自己的危险性,还敢撤了枪手,这气魄,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不过陆鸣旋即困惑道:“我为什么没理由杀你?你不但差点杀了七爷,还动了我另外两个兄弟,更是派李福和杨虎招惹我家人想杀我,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龙天反问道:“如果我真想除掉你,你觉得你还会坐在这里吗?”

    陆鸣瞳孔骤然一缩。

    这时七爷不屑道:“收起你那蛊惑人心的一套,说说咱们两个之间的事吧!”

    龙天挑了挑眉,“你先,还是我先?”

    七爷冷笑一声,“呵呵,当然是你,我倒要看看你能找出什么借口来!”

    龙天严肃道:“那你先告诉我,晓云是怎么死的!”

    七爷犹豫了下,最后悲痛说道:“晓云是生小雪的时候,难产死的!”

    龙天双目一震,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悲伤之色,缓了口气,方才回忆道:“当年我和晓云在一起后,晓云不喜欢燕京的勾心斗角,而且我家里不赞成我和晓云的事,所以我主动放弃了龙家的继承权,和晓云四处游历,很快便有了第一个孩子,最后在一个小城市落了脚。不过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我二弟找到我,说我父亲病重,让我回家一趟,但你知道我父亲一直反对我和晓云在一起,所以最后我只带着年幼的儿子回到了龙家,想要让他老人家临终之前见一见孙子,可没想到父亲是骗我的,根本没病,只是想要我回去而已,不过看见小飞,他改了主意,说只要我留下来继承龙家,并且答应很久以前订的一门婚事,那么他就同意我和晓云的事情。”

    这时七爷愤怒说道:“所以你就答应了下来,准备享受齐人之福,伤了晓云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