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8章 陪我睡一晚!
    就在陆鸣望着天空怔怔出神的时候,冷彪来到他的身旁,突然单膝跪下,抱拳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大哥,从今日起,我冷彪欠你一条命!”

    陆鸣被冷彪的举动弄得一愣,反应过来后连忙扶起冷彪,说道:“彪叔言重了,七爷是我的朋友,我救七爷是应该的。”

    冷彪感激地看向他,赞许道:“我一直听大哥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真是重情重义之人,大哥能结识你这么个少年英雄,我真替大哥感到开心!”

    “我算什么少年英雄,彪叔谬赞了!”陆鸣没想到这个不苟言笑的彪叔说起话来活像个古代江湖人士,不但很有古风,而且还一股子江湖味,更县城里的那些道上的人很不一样,有些讶然,然后似想到了什么,好奇道:“彪叔,你不是本地人?”

    冷彪好似知道他想问什么,点了点头,木讷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笑容,“没错,冷锐是我的亲大哥,我听说大哥出事,这才赶到了这里。”

    我说冷雪怎么叫他彪叔,而且他又和七爷长得有几分相像,原来如此!

    陆鸣了然,他曾经听七爷提及过七爷一家不是本地人,不过从未听七爷说起还有一个弟弟,讶然问道:“我怎么从没听七爷……”

    未等他说完,冷彪长叹一声:“其实我跟我大哥有些理念不同,所以关系……一直不怎么太好,而且我常年漂泊在外,很少跟我大哥一家联系,咳,他不跟外人提起我,很正常!”

    陆鸣从他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他对七爷的感情很深,猜测道:“彪叔,你说的理念,指的是七爷的身份……”

    冷彪点了点头,随后岔开话题问道:“嗯,不过这只是一部分,好了,不提这事了,陆小兄弟,我很好奇你用什么方法不但将我大哥治好了,而且还一眨眼的功夫就让我大哥痊愈了?”

    陆鸣谦虚一笑:“我恰好懂些医术,又恰好得到一种很厉害的草药,这才试试,没想到七爷真好了,其实是七爷福大命大,呵呵,我这只是侥幸而已。”

    冷彪又问道:“我听小雪说你还会功夫?”

    陆鸣回道:“只不过学了点皮毛而已!”

    “没想到陆小兄弟不但重情重义,还懂得功夫,更是医术了得,真令我佩服不已啊!”夸赞完,冷彪话锋一转:“不瞒陆小兄弟,我正好也学了些拳脚功夫,有时间咱俩切磋切磋?”

    陆鸣苦笑一声:“一看彪叔就是常年练武,我哪能是彪叔的对手,我就不在你面前献丑了!”

    就在冷彪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冷雪从里面走了出来,冲冷彪说道:“彪叔,我想和陆鸣单独说几句话。”

    “陆小兄弟救了你爸,你可得多谢谢人家!”冷彪提醒了一句,然后朝陆鸣点了点头,走进了屋子。

    看着冷雪那张美丽却异常冰冷的脸庞,陆鸣不禁在心里嘀咕:“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说她怎么整天冷着一张脸,原来是家族遗传。”

    瞧见她只是站着不说话,陆鸣无语,淡淡说道:“你要说什么感谢的话就不必了,我救七爷不是因为你,这点你应该清楚。”

    冷雪眼神骤冷,不过下一瞬,她便低下头,咬唇说道:“不管你因为什么,你都救了我爸,我冷雪说话算话,之前承诺的事情不会变,你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

    又来这一套?

    陆鸣笑了,“我说冷大小姐,我记得上次救你的时候,你就这么说过,貌似还没兑现呢吧?”

    冷雪猛地抬头,清冷说道:“我已经兑现了,我决定帮你推广销售壮体药,就是在还你人情!”

    这也行?

    陆鸣无语道:“我说让你这么还了吗?而且这份工作本来就应该是你做,冷大小姐不会是那种嘴花花的人吧?”

    冷雪理直气壮地说:“上次你不说,我只能帮你选了,还有,我没有义务帮你做事,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上次的恩情我都已经还了,不过你放心,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一定会做到最好!”

    这特么还带强买强卖的?

    陆鸣真是被她的霸道给打败了,没好气地说道:“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态度?”

    冷雪下巴微扬,酷酷地说:“这就是我的做事方法,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陆鸣此时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他就不信治不了这个傲慢的冷美人了,随即戏虐一笑:“你厉害,呵呵,你不是想感谢我嘛,行,我接受,这样吧,你陪我睡一晚,只要你陪我睡一觉,你就什么都不欠我了,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冷雪双拳紧握,愤怒地盯了陆鸣好一会儿,才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你确定?”

    感受到她的无穷杀意和怒意,陆鸣不禁后背有些凉飕飕,但这个时候怎么能怂,陆鸣腰板一挺,鄙夷说道:“我确定,这回不劳烦你,我自己选了报答的方式,怎么,不敢?呵呵,做不到,以后就不要随便给承诺,我最烦那种说到做不到的人,包括女人!”

    冷雪现在简直恨得牙痒痒,还从没有人这么埋汰过她,咬了咬嘴唇,最后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答、应、你!”

    陆鸣顿时一愣,不确定地问了一嘴:“你说什么?你答应了?”

    冷雪脸上、脖子以极快的速度蒙上一层绯红,以为陆鸣是故意羞辱她,虽然愤怒异常,但还是倔强喊道:“我答应陪你睡一觉,从此之后咱们两清!”

    说完,冷雪便走进另一间房,哐当一声将门关上,留下陆鸣呆愣在外。

    陆鸣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谁让她总是在自己面前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压根就没想跟她发生点不正常的男女关系,没曾想她真答应了,这……怎么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呢?

    “睡就睡,啊,我就不信怼不过她,等真到了那个时候,我看她害不害怕!”

    陆鸣也来了狠劲,总被一个女人给欺负,不反击,那他还算是个大老爷们吗?

    …………

    很快他便将这事儿抛之脑后,看了看七爷和冷彪所在的房间,双眼一凝,低声喃喃,“那个彪叔刚才一直探我的口风,还想跟我切磋,我更是从他的身上感觉到淡淡的威胁,他到底是什么人?”

    陆鸣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