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7章 激动!
    陆鸣很郑重地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然后看向七爷,没说什么,但意思很明显,这是希望七爷清场。

    虽然他不惧这些人知道他的一些手段,但毕竟九命花太过神奇,他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这种后果已经造成得够多的了……

    七爷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虚弱说道:“小雪、彪子,你们都出去!”

    冷雪没想到父亲居然真相信了陆鸣的鬼话,登时急了,她可是知道父亲心脏位置中了一枪,现在岌岌可危,如果再任由陆鸣胡来,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急声劝道:“爸,我已经从国外叫最好的医疗团队过来了,只要在坚持一会儿,他们就能到,我相信他们一定能治好你,你可千万不能……”

    未等冷雪说完,七爷摆了摆手,说:“我相信小陆,而且,我也没那么多时间了!”

    听见父亲如此说,冷雪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

    她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实,她早就清楚父亲这次很难活下来,心脏中弹,内出血,除非出现神迹,否则根本救不活,她只是不愿相信、不愿看到罢了。

    她猛地转头看向陆鸣,当看见陆鸣脸上除了镇定,就是自信,心中莫名生出一抹希望,或许,这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家伙,真能救活父亲!

    死马当活马医吧!

    冷雪清冷说道:“如果你真能救活我爸,我冷雪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一辈子,如果你不能,我……”

    陆鸣打断道:“我陪七爷一起死,这回你放心了?”

    “这是你说的!”冷雪咬了咬牙,率先走了出去。

    一直很沉默的冷彪深深看了陆鸣一眼,招呼那两名医生也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陆鸣和七爷两人,七爷歉意一笑,“小陆,小雪是太担心我了,才会那么说,你别介意,你放手治吧,无论成不成,我都不会怪你的!”

    然后洒然一笑:“你也别有心理负担,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活到今天,我已经算是赚到了,哈哈,咳咳咳……”

    可能是由于情绪波动剧烈,七爷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而且咳出来的都是血。

    陆鸣知道这是七爷时间所剩无几的征兆,哪里还敢耽误,心念一动,一片雪白的花瓣陡然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将九命花花瓣递到七爷的嘴边,说:“七爷,把它吃了!”

    七爷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吞了下去。

    九命花入口即化。

    两秒后,七爷原本黯淡无光的双眼陡然大亮,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陆鸣这个时候没有放松警惕,九命花是疗伤圣药没错,但他还从没给别人用过,虽然上次他亲自服食了,不过那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并不能肯定身体无恙是不是全部归功于九命花,所以他此时还是很紧张,手指立刻按在七爷的脉搏处,动用灵气检查七爷的体内情况,以防有万一发生。

    不过这一探查,不禁让陆鸣动容。

    七爷体内受创的三个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更是不到十秒钟便完好无损,心脏又开始强有力的跳动着,似乎更为强劲、有力,异常神奇。

    与此同时,他真切感受到浓郁的乳白色暖流充斥七爷体内,虽然不知道那股乳白色暖流具体是什么,但他可以确定,就是它救活了七爷。

    没错,七爷此刻真正摆脱了死亡的召唤,而且不但活着,感觉比没受伤之前更好了。

    这是七爷的切身感受!

    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淤血,但七爷没有理会,而是直起身,活动了下身体,然后红润起来的脸庞布满惊容。

    “小陆,这……我这就好了?”

    陆鸣暗松了口气,微笑点头:“嗯,您应该是好了!”

    得到陆鸣的确认,七爷震惊莫名,像看神仙一样看向陆鸣,“小陆,你……你是怎么办到的?你你……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啊?”

    饶是以七爷的沉稳性格,此时说话也不禁有些结巴,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多么激动。

    陆鸣笑了笑,随后将九命花的疗效说了出来,不过只是说是自己偶然得到的,不是他不相信七爷,而是有些秘密,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当然,他也没忘让七爷替他保密。

    七爷惊呆了,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圣药,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震惊当中缓过神来,感激地看向陆鸣,“小陆,你又救了我一命,你说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啊!”

    陆鸣摇了摇头,很自然地说:“七爷,难道你忘了咱们是兄弟吗?兄弟之间,还提什么感谢的话!”

    兄弟……

    七爷双眼顿时红肿,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拍了拍陆鸣的肩膀,感动地说:“能有你这么一个兄弟,真是我冷锐一辈子的福气!”

    就在这时,冷雪和冷彪冲了进来,看见七爷像没事人一样坐在床边,哪还有之前病怏怏的模样,二人皆是面色一喜。

    冷雪连忙走到近前,激动道:“爸,你没事了?”

    七爷宠溺地揉了揉女儿的头,神情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更多了一抹爽朗,大笑道:“哈哈,你们看我现在像有事吗?”

    见状冷雪一头扎进父亲的怀里,哭着说:“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我就知道!”

    冷彪站在一旁,没有吱声,脸上依旧冷梆梆,但紧握的双拳,泛红的眼眶,还是暴露出了他此刻的心情。

    “傻孩子,哭什么,爹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不过你得感谢小陆,要不是他,爹真就过鬼门关了……”七爷劝慰一句,随后看向陆鸣,却发现陆鸣早就离开了屋子,瞬间便明白陆鸣的一片心意,感恩……在心。

    其实陆鸣不只是想不打扰他们父女俩,也有触景生情。

    站在屋外,抬头看向冉冉升起的朝日,陆鸣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愁。

    那是隐藏在他心底二十多年的忧愁,要不是此情此景,他不会将这抹忧愁流露丝毫。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解开那个心结,他有过期待,但也彷徨。

    因为,这个心结是两个人,两个赐予他生命,又无情抛弃他的人,两个他既想见到,又怕见到的人,两个他的恩人,亦是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