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6章 七爷病危!
    刚到宝鸡县城,陆鸣就从车上下来,然后拒绝了马雯雯同行,让她回村等消息。

    现在城里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他怕马雯雯跟着自己有危险,而且车是老八公司的,太显眼,他也怕被龙九的人提前发现自己进城。

    马雯雯懂他的意思,没有执意跟随,道了声“注意安全”,便开车返回。

    拦了辆出租车,大约半个小时,陆鸣到达了老八提供的地址。

    那是一片城中村,七拐八拐,陆鸣来到一个十分老旧的院子,里面有三间大瓦房。

    他没有着急进院,而是悄然运转修为,动用灵念感知院子里的一切。

    如今他修为甄至凝气八层,灵念的感知范围足有十平米,探查一个院子不在话下。

    当他探查完,这才敲响紧闭的铁门。

    敲了好几下,里面才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谁?”

    陆鸣直截了当地说:“我,陆鸣!”

    里面脚步匆匆,过了十几秒,才又有声音传出,“你是陆鸣?”

    声音很熟悉,陆鸣回道:“是我!”

    这时门打开,露出一张冷艳的美丽面容。

    看见冷雪脸上有些憔悴,陆鸣心思一沉,没有寒暄什么,径直朝里面走,不过没走出几步就停了下来。

    不得不停下,因为有十几个黑衣大汉将他围住,更有一把黑黝黝的枪口对准着他,而持枪的人,正是冷雪。

    陆鸣眉头微蹙,喝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冷雪嗓音清冷地反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陆鸣瞥了她一眼,“我没空跟你掰扯这些,我要见七爷。”

    见她表情依旧冷然,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陆鸣也就懒得理她,自顾自地朝里面走去。

    不过下一瞬,冰冷的枪口顶在了他的后心位置,同时一道冰冷的喝问声传入他的耳畔。

    “如果你不说,我一枪崩了你!”

    陆鸣脚步一顿,没有回头,但脸色却阴沉似水,“你怀疑我?”

    冷雪不答反问,“你消失的这几天,我爸正好出事,我凭什么不能怀疑你?”

    陆鸣真是被她的话气笑了,“你是猪嘛,我要是跟龙九他们一伙的,还会救你?用你的木头脑袋好好想想!”

    冷雪俏脸顿时布满怒容,“你说我是猪?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枪杀了你?”

    陆鸣不屑道:“你开枪试试?”

    冷雪握枪的手直发抖,被气的,还从没有人对她这么蛮横过,她现在真杀了陆鸣的心都有。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从正中间的瓦房走了出来,沙哑说道:“小雪,把枪放下,七爷要见他!”

    冷雪一急,“彪叔,可是他……”

    “他是自己人!”冷彪看向陆鸣,沙哑道:“我叫武彪,跟我进来吧!”

    陆鸣打量了一眼这个名为冷彪的中年人,能有四十来岁,个头不高,身材也很瘦,虽然相貌平平,但一双大眼睛却炯炯有神,再加上一头短发,看起来十分干练、沉稳,很有气场。

    虽然没见过他,但从冷雪对他的称呼,再加上从他瘦小的身躯感受到的淡淡威胁来看,陆鸣可以断定这个冷彪很不简单,应该是七爷的心腹手下。

    没再理会冷雪,陆鸣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走进了屋。

    一进房间,陆鸣便看到七爷躺在床上,正被两名医生细心护理着。

    不过此时的七爷状况很不好,不但戴着氧气罩,挂着点滴,身上还插满了管子,脸色也是白得吓人,头发更是全都白了,哪还有从前的大哥防范,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虚弱不堪。

    就在陆鸣震惊之际,七爷缓慢将氧气罩摘掉,露出一抹笑容,“小陆,你来了,过来坐!”

    陆鸣双眼微红,急忙坐到床边,声音有些哽咽,“七爷,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怪你,是我大意了,当初你告诉我身边可能有内奸,我要是听你的话,也不会……,咳咳……”七爷咳嗽两声,虚弱说道:“这都是命,怨不得别人,咳咳,我知道你不想掺和道上的事儿,我也不想你为我报仇,我快不行了,我只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小雪,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小陆,你一定要答应我!”

    说完,七爷伸出一只手,死死握住陆鸣的手,像是在交代临终遗言。

    就在这时,跟进来的冷雪猛地扑倒在床头,哭着喊道:“爸,我不需要别人照顾,我只要你活着,呜呜,你肯定不会死的,我一定找最好的大夫治好你!”

    七爷怜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枯槁的脸上挤出一丝宠溺的笑容,“傻孩子,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你的,你不是在你娘的墓前发过誓,不再掉眼泪了嘛,别哭了,乖,再哭就不漂亮了!”

    冷雪哭喊道:“我不管,我不要你离开我,一辈子都不要!”

    陆鸣还是第一次看见冷雪哭得这么伤心、难过,不再高冷,而是露出极为脆弱的一面,对她的不满淡了许多,随后看向七爷,劝慰道:“七爷,有我在,您不会死的!”

    七爷勉强笑了笑,“我什么情况自己清楚,你就别安慰我了,好兄弟,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的最后请求,那样我就死而无憾了!”

    陆鸣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七爷现在都不会相信的,反手抓住七爷的脉搏,陡然输入一丝灵气进入七爷的体内,仔细检查七爷的身体,赫然发现七爷体内有三处地方受伤,其中一个致命伤位于心脏部位,那里现在还在内出血,心跳更是极为缓慢,而且越来越慢,显然正如七爷所说,以如今的医疗水平,就算是医术最高超的医生,此时也是无力回天了。

    但医生不行,他可以,因为他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疗伤圣药——九命花,只要七爷还有一口气,那么他就能救活。

    就在陆鸣想要开口的时候,冷雪看见他抓着父亲的手腕,顿时发飙了,“你干什么?”

    陆鸣现在没有闲工夫搭理她,看向七爷说道:“七爷,我真有办法救你!”

    冷雪见他没有理自己,更是口出妄言,更恼了,冷眼相向,“我爸不会死的,你要再在这里瞎胡闹,我……我杀了你!”

    但七爷仿佛看见了一丝生的希望,原本黯淡的双眼一亮,“你……你真能救我?”

    他可是知道陆鸣的医术如何,要不是自己真的伤得极重,而且冥冥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唤,他不会这么任命,能活,谁想死呢?

    更何况还是如此憋屈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