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4章 出事了!
    只用了两个小时,陆鸣就回到了那处“古秘”。

    仔细检查了一遍山谷,确认跟离去前没有任何变化,陆鸣这才放心,不过没有第一时间开始修炼,而是将木屋的床板拆了,制作成一个足够容纳他洗澡的木桶。

    当然,他并不是真想洗澡,而是准备修炼化龙诀。

    修炼化龙诀的第一步,就是用药浴淬体。

    将木桶装满水,用火烧至滚烫,从乾坤戒中拿出准备好的药材放进木桶里,准备就绪后,陆鸣脱光衣服,没有犹豫就跳了进去。

    不过下一瞬,他的肌肤便红如烙铁,而他的清秀脸庞更是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实在是太痛了!

    说不出的痛!

    仿佛有无数把刀子在切割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那感觉,估计跟凌迟没什么区别。

    “艹,秘籍上也没说这么疼啊!”

    陆鸣心中悲嚎,上面说修炼化龙诀第一层会很舒服,就是这种舒服法吗?

    要不要这么坑?

    如果可以,他真想掐死那个写下化龙诀的远古修士,只可惜他办不到……

    没办法,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陆鸣只能咬牙坚持了。

    不过说实在话,其实也不怪撰写化龙诀的那人,因为在那个时代,能够修炼化龙诀的人,基本上都是炼体有所小成的武者,哪有像他这样根本没有炼过体的修士,遭这种罪只能怪他自己没有事先研究明白,因为传承记忆里都有……

    足足忍耐了两个小时的“酷刑”,陆鸣这才一脸生无可恋地从木桶出来,身上依然犹如针扎着一样疼,但他已经疼麻木了。

    随后他吃了几颗红果补充体力,这才打起精神布置一个小型的聚灵阵,拿出一堆低阶灵石开始修炼起来。

    他知道修行不能急,欲速则不达。

    修行几个小时,他便不再修行,一边服食淬体散,一边翻阅脑袋里的传承记忆,然后习练崩山拳,再然后继续修行。

    每天,他都是按照这个步骤,没有睡过觉,枯燥、但很充实。

    修炼无岁月,一晃七天就过去了。

    不过可能是太过专注于修炼,也可能是受诡异字条上的信息影响,他早就忘记了时间,一门心思只想着早日晋级筑基期,若不是一个意外之客出现在山谷,恐怕他还会继续这么修行下去。

    第八天,他刚从木桶中出来,一声犬吠传入他的耳畔,随后,土狗将军的瘦小身影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临上山的时候不放心,特意回家一趟嘱咐将军,若是家里出什么事情,让它到这里找自己,此时看见将军,他心情莫名沉重,急忙问道:“将军,你怎么来了?家里出事了?”

    “汪汪!”

    将军点了点头,叫了两声,然后咬住陆鸣的裤腿往外拖,显然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陆鸣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看样子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

    他转身进屋拿起手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八天,急忙收拾些东西装进乾坤戒中,然后跟着将军离开了山谷。

    不知是他将化龙诀第一层修炼成功或者修为已经达到了凝气八层,还是他心情急迫,只用了短短一个小时,他便风驰电掣般地赶回了家。

    一进家门,看见父母和马雯雯都在家,陆鸣暗松了口气,父母没事就好,不过看见他们都是一副很沉重的表情,急声开口:“爸妈,雯雯!”

    看见儿子回来了,王大海和陈秀娥脸色一喜,陈秀娥随即双眼一红,哭着说道:“你这孩子跑哪去了,怎么这么多天不着家啊,你想担心死爸妈吗?”

    “我不是给你们留信息了嘛,我有要紧事,那个地方又没信号,就没联系你们!”陆鸣解释了一句,问道:“家里出什么事了?”

    王大海一惊,“你咋知道家里出事了?”

    陆鸣焦急说道:“是将军……就是这只土狗把我找回来的,先不说这个了,你们先告诉我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陈秀娥抹了抹眼泪,低沉地说:“咱们家倒是没出什么事,就是……就是铁牛被人抓走了!”

    “什么?”陆鸣双眼一震,“大牛被谁抓走了?”

    随后,王大海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一群人闯进了他家,看见铁牛,不容分说就要抓铁牛,铁牛想反抗,但被那些人用枪顶着,最后只能乖乖被擒,马雯雯和他爸妈质问他们凭什么乱抓人,他们没解释,只说问他,他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就走了。

    其实不用父母说,他就已经猜到是谁带走的铁牛,阴沉着脸问道:“他们没把你们怎么样吧?他们还说什么了?他们里头是不是有个留着短头发,很强势的年轻女人?”

    王大海摇了摇头,说:“我们没事,不过他们说让你去找他们,说你知道怎么联系他们!”

    陈秀娥似想起了什么,哽咽说道:“没错,确实有个短头发的姑娘,那个姑娘可横了,说什么你要是不去,后果自负,鸣啊,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他们为啥要抓铁牛啊?”

    这时马雯雯补充道:“他们看起来像军人!”

    陆鸣一拳砸在墙上,愤恨说道:“雷莹你个死八婆,等我见到你非叫你好看不可!”

    他此时很愤怒,更有自责,都是他疏忽,要不然铁牛不会被他们抓到,他早应该想到的……

    缓了口气,陆鸣随即安慰道:“爸妈,你们放心,我只是跟他们有点小误会而已,我这就去找他们,我一定会把大牛平安带回来的!”

    陈秀娥惊慌说道:“鸣啊,你可千万别做傻事,要不……不要咱们报警吧?”

    陆鸣勉强笑了笑:“妈,你放心,儿子不会干傻事的,报警就不用了,我能搞定!”

    王大海拍了拍他的肩膀,唏嘘道:“大牛这孩子跟了你,你一定不能让他有事,要不然咱们王家对不起他死去的爹娘!”

    陆鸣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出门。

    不过刚出屋,马雯雯就跟了出来,拉住他,表情凝重地说:“林总、七爷他们……也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