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2章 好报!
    当场发放将近二十万现金,陆鸣倒没什么感觉,毕竟又赚了一千万,但村民们的感觉可就不一样了。

    二十万,平均每个人都能拿到四千来元,其中更有几户人家拿到了一两万。

    我的乖乖,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最主要还是一个下午的劳动所得。

    他们什么时候一个下午赚过这么多钱?

    恐怕一年累死累活剩下的钱也不过如此吧?

    起先他们听说了陆鸣修路、包山、建厂的事情,但毕竟没有见到真金白银,对于陆鸣的富有程度仍旧持怀疑态度,甚至有人怀疑他和曾经说来村里收药的那些骗子一样,因为陆鸣需要的药材,哪里是什么药材,不过就是山上的野草,那东西漫山遍野都是,根本没人在意,怎么可能值钱?

    但现在,他们心中仅存的那点担忧顿时烟消云散,能一下子拿出二十万现金的人,怎么可能是骗子?

    而且他们都是穷农民,也不值得他拿出这么多钱骗人啊?

    至于为什么陆鸣要花大价钱收那些不值钱的野花野草,他们不在意,也不关注,他们并没多大的野心,只要陆鸣能让他们继续赚到钱,他们就很知足了。

    知足者常乐!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满足的笑容,当然,还有浓浓的感激。

    王家小子不但有出息了,还能想着这帮穷乡亲,他们能不感激陆鸣嘛!

    拿到钱后,他们一窝蜂围住陆鸣和马雯雯,一顿猛夸,恨不得将他俩捧上天去。

    陆鸣能够看出他们是发自真心地夸赞,脸上也是笑容满满,有能力帮助乡亲们,他也觉得很开心。

    这时,赵建设拿出一个长条木盒递到陆鸣面前,笑着说:“小鸣,这是叔的一点心意,拿着!”

    陆鸣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放着一棵人参,虽然有些干瘪,但对药理知识甚懂的他一眼便看出这棵人参是野山参,而且起码有百年年份,顿时露出惊容,连忙拒绝道:“赵叔,这人参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在场的乡亲基本上都对药材懂一些,也是认出这棵百年年份的野山参的价值,市场价至少五万打底,而且还有价无市,他们很惊讶,不明白村长为什么送这么值钱的东西。

    他们不明白,但马雯雯却一眼就看明白了,有些意外地看了赵建设一眼。

    赵建设歉意说道:“贵重啥,要不是因为我的判断失误,也不会让你多掏好几百万修路,而且修路、建厂,这都是造福咱们村的大好事,我这个当村长的感激你都来不及,送你点东西不是应该的嘛,不过你也知道赵叔家没啥值钱的,也就这棵野山参能拿得出手,跟你对全村的贡献比,我这点东西真不贵,你就收下吧!”

    听见村长这么说,乡亲们释然,但也更震惊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修路不但是陆鸣掏的腰包,居然还花了那么多钱,那可是几百万啊,他们恐怕几辈子也赚不来,看向陆鸣的目光越发感激了。

    陆鸣苦笑一声:“赵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况且做这些对我也有好处,心意我领了,但东西我真不能要!”

    赵建设脸一板,固执说道:“这是我代表咱们村给你的,你必须收,不收不行!”

    人家都这么说了,陆鸣只好收下,不过他没想白要,从马雯雯手里要了五万块钱给赵村长,不容置疑地说:“这是五万块钱,虽然不多,但你也得收下,要不然这棵野山参我肯定不会要的,赵叔,你知道我的性格,说一不二,而且我现在也不差这点钱!”

    赵建设无奈一叹,只好收了钱,不过双眼有些红肿,夸了句“好孩子”,便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还需要说什么,都在心里……

    瞧见这一幕,乡亲们也很是动容,不少乡亲急忙拿出家里珍藏的药材,他们原本是想卖给陆鸣,但现在他们决定送给陆鸣,不为别的,只是单纯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情。

    陆鸣自然能够看出他们是不是发自真心想送还是耍心眼变相卖,他本意想拒绝,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让他们回报什么,但当他看见那些药材都很不错,而且都是他需要的后,他决定要了。

    但不是免费要,而是买!

    跟对付赵村长的办法一样,不一会儿,马雯雯手里仅剩的十几万全花光了,但这回马雯雯没有一点怨念,反而很高兴。

    替陆鸣感到高兴,也替这帮质朴的村民感到高兴,因为他们很幸运,村里出了个重情重义的陆鸣!

    等到乡亲们走得差不多了,一个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的壮硕青年终于鼓起勇气走到陆鸣身边,拿出一个小布袋子出来,腼腆说道:“小鸣,这是前些年俺在山里捡到的,虽然不值啥钱,但也是俺大牛的心意,给你!”

    陆鸣仔细看了看,这才想起这个壮得像头牛的黝黑青年是谁,铁牛,小时候关系最好的朋友,但自从铁牛父母去世后,铁牛初中没上完就离开了白山村,被一个亲戚接走了。

    久别重逢,陆鸣立马给铁牛一个大大的拥抱,兴奋说道:“大牛,你啥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去找我?一晃这么多年没见,我都想死你了!”

    铁牛没想到陆鸣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心里那点生疏感和胆怯一下子没了,摸了摸脑袋,憨厚一笑:“我也是刚回来,昨天去找你,你不在,嘿嘿,其实俺也挺想你的!”

    陆鸣锤了铁牛一拳,佯装埋怨地说道:“你这些年去哪了,也不说回来看看兄弟我!”

    铁牛以为他真生气了,急忙解释道:“俺一直住在新叶村我叔家,后来听说你考上重点高中,又上了大学,俺就没好意思回来找你!”

    新叶村陆鸣知道,也属于宝鸡县,就是距离白山村有点远,但也远不到哪里去,无语道:“怎么,你怕我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铁牛摇了摇头,“是俺觉得不配再当你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