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4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
    “英雄救美,替天行道?呵呵,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废人!”

    梁杰仿佛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冷笑连连,不过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我也不是不能放过他,晓婉,只要你肯答应做我的女人,并且今晚陪我,我一高兴,说不定真就大人有大量放了他,怎么样,考虑考虑?”

    季晓婉气得浑身发抖,从来不说脏话的她此刻也忍不住了,怒骂道:“亏我还曾经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这么无耻下流,你休想!”

    “我无耻下流?呵呵,等我收拾了他,看我怎么让你心甘情愿跟我这个无耻下流的人在床上翻云覆雨!”梁杰再次冷笑,随后向找来的几个帮手使了个眼色。

    不过还没等他们动手,陆鸣已经……动了!

    他顺手抄起一个木凳,一个箭步掠至一个留着一头红发的青年身前,二话不说抡起木凳就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木凳碎裂,红发青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身体抖了两下就不动了,昏死过去。

    一击得手,他并未停顿,将仅剩的一条凳腿用力砸向梁杰的头部,然后一脚踹翻另一人,朝其余人冲了过去。

    梁杰原本以为陆鸣是害怕了才不敢吱声,没想到他竟然率先发难,而且还这么突然,等梁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凳腿快速飞来,吓得梁杰脸色煞白。

    但屋子不大,凳腿飞过来的速度又快,梁杰根本来不及躲,只能眼睁睁等着自己挨上这记飞来横棍。

    砰!

    啊!

    一声闷响和一声惨叫不分先后响起。

    梁杰应声倒地,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一个紫红紫红的包,差点没把他疼哭。

    紧接着,砰砰声和惨叫声继续响起。

    等梁杰从巨痛中缓过来时,一个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正是陆鸣。

    而他找来的七八个帮手,则跟他一样倒在地上,痛苦万分地哀嚎着。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自己连同那些帮手就全部被陆鸣给撂倒了,这让梁杰惊恐万分,差点没吓尿。

    反观作为始作俑者的陆鸣,却一脸的淡然,丝毫没有摆出得意的姿态。

    他也应该这么平静,连那些真正的大混混都摆平了,这几个一看就是外弱内也弱的小流氓怎么可能是他的敌手,甚至连作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他手下留情,这几个弱鸡就不会有力气哀嚎了。

    陆鸣一脚踩在梁杰的胸口,淡笑道:“呵呵,你不是很能说嘛,你不是要把我打成废人嘛,来啊,我等着呢?”

    被人这么踩着,梁杰羞愤不已,早知道这小子这么能打,他就多叫些人了,何至于让人这么羞辱。

    好汉不吃眼前亏,但他不是好汉,所以他白痴似地叫嚣道:“你别以为你能打就了不起,我爸是人民医院的院长,你动我一下试试?”

    陆鸣乐了,没想到这帮纨绔子弟都特么一个尿性,欺负人的时候踢到铁板,就喜欢搬出老子啊爷爷啊什么的出来吓唬人,以为对方只要听到他们背后的依仗就会立马吓得屁滚尿流,束手就擒,然后任凭打骂,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优越感和这种傻-逼思维!

    都快被你欺负死了,有能力不反抗,还要向你摇尾乞怜,那得是懦弱到什么程度的人才会干的懦弱事儿啊?

    这种人有,但陆鸣绝对不是!

    更何况区区一个医院院长,陆鸣还真就没放在眼里,所以他将脚抬起,正当梁杰以为他害怕了,要放过自己的时候,他又将脚落下了,不过这次不是踩在梁杰的胸口,而是脸上,还……碾了碾。

    然后蔑然说道:“我不但动你了,还动好几下,你爸不是很厉害嘛,让他过来咬我啊?”

    梁杰此时的怒火简直可以焚天,他这辈子还从没受到过如此屈辱,从前都是他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

    而且还是被人用鞋底踩脸,还特么碾了碾……

    “你有能耐今天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以后铁定弄死你!”梁杰愤怒喊道。

    “还挺有骨气,不错,我这就满足你的要求,希望你真的有骨气!”陆鸣蹲下身子,用力拍了拍梁杰的脸,然后回头冲季晓婉眨了眨眼,说道:“晓婉,递我一把手术刀!”

    季晓婉立马明白他的意思,迟疑道:“你不会真想杀了他吧?”

    陆鸣瞥了梁杰一眼,不屑说道:“他敢欺负老子的女人,老子非宰了他不可,反正老子坐过牢,杀过人,不差他一个!”

    季晓婉假装犹豫了下,幽幽叹了口气:“咳,这里人多眼杂,给他个痛快吧!”

    说完,她便翻柜子去了。

    他俩的对话梁杰听得是一清二楚,简直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给我个痛快,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季晓婉说出来的话吗?而且这小子坐过牢,还特么杀过人,他不会真敢杀了我吧?”

    越想,梁杰越觉得可能,他可不想死,他还这么年轻,他急忙哭着哀求道:“兄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骚扰晓婉了,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啊!”

    “呦,刚才不是挺硬气的嘛,怎么还哭上了?你不是说必须弄死我吗,我可不想留个祸害惦记我,所以不好意思,就算你现在跪在我面前磕头,我也不可能放过你,你今天死定了!”陆鸣嘴角一弯,继续吓唬道。

    看见季晓婉真的拿了一把手术刀过来,梁杰吓得脸色惨白,立马爬向季晓婉,但被陆鸣一脚踢了回去,不过命都要没了,梁杰此时哪里还在意多挨这一下,朝季晓婉求救道:“晓婉,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才那么对你,我错了,晓婉,你知道我其实不是这样的人,你让他别杀我,求求你了!”

    季晓婉冷着脸说道:“你不是要撵我走吗?你不是想让院长开除我吗?你都要让我失业了,你还想让我放过你?”

    梁杰连忙保证道:“我让我爸升你当护士长,我还可以给你们钱,只要你们不杀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季晓婉偏过头看向陆鸣,想了想,说道:“其实他也没把我怎么样,要不就放了他吧!”

    陆鸣知道她同情人又开始泛滥了,挑了挑眉,“真放了?”

    季晓婉看了一脸期盼的梁杰一眼,点了点头。

    陆鸣叹了口气,随后瞪向梁杰,佯装凶恶地喝道:“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不过要是再被我发现你骚扰晓婉,老子一定让你死翘翘,而且还是最痛苦的死法,听见没有?”

    梁杰连连点头,“听见了,我再也不敢了,肯定不敢了!”

    陆鸣哼了一声,霸气说道:“领着你的狗,滚吧!”

    瞧见梁杰要跑出去,陆鸣立即一瞪眼,“我让你滚,不是走,听不明白话吗?”

    梁杰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连忙说了句“我这就滚”,便真的翻着跟头滚了出去。

    滚得很标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