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3章 经常犯错误的好人 !
    “杀人?”

    季晓婉瞪大着双眼,显然被陆鸣的话再一次惊到了。

    在她想来,陆鸣所说的“错事”,顶多也就是打架斗殴、伤人,以她那单纯的脑袋瓜,怎么也无法联想到“杀人”,更不会把这么恐怖的罪行与陆鸣联系到一起,这下子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对于她的反应,陆鸣早就预料到了,说心里话,其实他也不想吓她,但既然她想和自己在一起,那么有些事就必须得提前说,要不然等到以后让她被动知道,会害人害己,伤害更大。

    他不想让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儿受伤,索性一股脑将前不久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怎么杀人,杀了多少人,他没有具体说,一是怕把季晓婉吓坏,二则是他也有私心,就算和季晓婉成不了情侣,但他也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虽然我杀的那些人都是坏人,而且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但我终究还是杀人了,所以我并不算什么好人!”陆鸣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又语出惊人,“而且我还是孤儿,更是曾经坐过三年牢……”

    听完陆鸣自述经历,季晓婉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无法想到,陆鸣的人生经历会如此坎坷,简直可以拍一部超长版的悲情电影了!

    她自幼家境殷实、阖家幸福,并没有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连上学、步入社会,她都是被身边的人呵护着,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22岁,依旧如此单纯善良的原因,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的菩萨心肠。

    所以,她无法体会陆鸣的辛酸。

    不过虽然无法体会,但她能够感受到陆鸣的坦诚,能够体会到陆鸣之所以说这么多的良苦用心,她知道,陆鸣是关心她,怕她受伤,试问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她沉默,是因为陆鸣所言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她需要时间消化。

    陆鸣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再说什么,抬头看向天花板,若有所思。

    过了好一会儿,季晓婉开口了,“陆……陆鸣,你过得很苦吧?”

    陆鸣鼻子莫名一酸,洒然一笑,道:“我没觉得苦,我有疼爱我的养父母,有个可爱的妹妹,我很庆幸,也很知足!”

    随后,季晓婉又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说道:“那就好,嘻嘻,虽然你做的一些坏事在我看来确实很过分,也确实吓到我了,但我还是相信你,而且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陆鸣原本只希望还能和她继续做朋友,没想到她竟然……,诧异道:“你确定?我坐过牢,杀过人,你还想和我在一起?”

    季晓婉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我确定,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

    陆鸣脱口而出道:“为什么?”

    季晓婉想了想,说:“虽然你做过错事,但都是有原因的,而且我想了想,如果是我处在你的位置,我也没别的办法,应该还不如你呢,但最主要的,我还是认为你是好人,只不过是经常犯错误的好人!”

    “很有可能以后我还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你就不怕吗?”

    “怕啊,但为了避免你犯错误,所以得有我看着你啊!”

    陆鸣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可我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啊?”

    季晓婉又想了想,然后说:“确实,按理说我应该报警,但你是我喜欢的人,我不想你再坐牢,所以我不会举报你,可那怎么办呢,我就只好监督你以后多做好事,弥补你之前犯的错了,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回轮到陆鸣瞠目结舌了,这也行?

    这个逻辑,貌似……有点意思嘛!

    陆鸣似乎找到了解开心结的办法……

    …………

    紧接着,从惊吓中缓过来的季晓婉眨眼间变成了一个好奇宝宝,问陆鸣农村是什么样的,农村人冬天上厕所怎么办,牢里是不是很恐怖,救了人后那个女的是怎么感谢他的,那个女的会不会报警啊等等,问题真是五花八门,天马行空,着实让陆鸣暗暗咋舌,没想到她还是个小话唠,真有些犹豫要不要跟她在一起了。

    家里有个老妈够唠叨的了,再加上个小媳妇,陆鸣顿时一激灵,不敢再想下去……

    不过陆鸣还是耐心解答她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看着她一惊一乍的可爱小模样,什么烦心事都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时,大力敲门声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氛围。

    季晓婉打开门,看清来人是谁后,便要关上,但下一瞬,她的娇小身体就被弹开了。

    陆鸣急忙扶住季晓婉,看见来人正是刚刚被自己教训了的那个混蛋,双眼一寒,不过还未等他开口,梁杰便愤怒说道:“好你们这对奸-夫****果然在这里,小贱人,这回被我堵住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季晓婉俏脸愠怒,反驳道:“我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不关你的事,我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看见陆鸣扶着季晓婉,举止这么亲密,梁杰更是妒火中烧,嚣张道:“这家医院都是我家的,你撵我走?真是笑话,是我撵你这个小贱人走才对!”

    季晓婉冷声回呛:“你别以为你爸是院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医院是公家的,才不是你们家的,我是医院的正职员工,你没权利撵我,就连院长也没权利!”

    梁杰冷笑一声:“呵呵,你也知道我爸是院长,对,我是不能撵你,但我可以让我爸开除你,你被开除了,你以为你还能留在这儿吗?”

    “你……”季晓婉没想到梁杰会用这种下三滥的办法威胁自己,喊道:“我没犯错,院长不可能开除我的!”

    “真不知道你是天真还是傻,开除你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等会再收拾你!”梁杰不屑地撇了撇嘴,怒视向陆鸣,恨声开口:“小崽子,你居然敢打我,我今天就让你血溅当场,让你知道知道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惹得起的!”

    随后,梁杰一摆手,“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揍他,出了事我兜着!”

    跟着梁杰过来的七八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哗啦一声进了屋,冷笑着朝陆鸣走去。

    这时,季晓婉站在陆鸣身前,张开手臂喊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要是敢乱来,我报警了!”

    梁杰叫嚣道:“小崽子,你刚才不是很行嘛,怎么现在不吭声,让一个女人替你出头了?孬货!”

    扫了一眼梁杰的帮手,陆鸣笑了,把季晓婉拉到身后,无奈耸了耸肩,“看来我今晚又得犯一次错误了!”

    季晓婉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并没阻止,反而纠正道:“你这不叫犯错,是英雄救美,替天行道!”

    “……”

    闻听此言,陆鸣竟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很显然,季晓婉也已经被气得不要不要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