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8章 死神降临!
    此时的陆鸣浑身浴血,宛若血人。

    不过他身上的鲜血,不止是他的,大多数更是别人的。

    而在他身前,横七竖八躺着十来个壮汉,有的断胳膊,有的断手,惨不忍睹,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闭着眼。

    昏迷还是死去?

    谁知道呢!

    陆鸣没在意,他也没力气在意。

    他抹了一把嘴上的血渍,将卷刃的砍刀扔到地上,看向刀疤身旁仅剩的五人,再一次笑了,因为他从他们的眼中和脸上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突然,陆鸣沙哑问道:“刀疤,你真名叫什么?”

    刀疤是所剩几人中唯一没有露出恐惧、甚至惊恐表情的人,看向陆鸣的目光除了震撼,便是钦佩。

    但刀疤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想了想,如实回道:“严飞!”

    然后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几处刀伤,抬起头郑重问道:“你呢?”

    陆鸣答非所问地喃喃着:“严飞,很好,你在我身上砍了四刀,后腰一刀,左肩一刀,右臂一刀,小腹一刀,我全都记下了。”

    “记下了又如何?难道你还能宰了我不成?”严飞双眸微凝,坦诚道:“我承认,我低估了你,我也承认,你是一条硬汉,我严飞这辈子敬佩的人不多,你算一个,不过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以死护着冷雪?难道你是七爷手下的人?可我怎么没听过道上有你这号猛人?”

    “你也是我见过最猛的对手,不过有句话你说错了,我并没有以死护着冷雪!”陆鸣狂傲说道:“因为我根本不会死,而你们,就不一定了,所以,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

    闻听此言,严飞瞳孔骤然一缩,然后讥笑道:“我欣赏你的勇气,不过你已经是强弩之末,难道真认为能打过我们?呵呵,真是笑话,我看是你今晚非死不可!”

    “你确定要杀我?”陆鸣笑问道。

    “没错,我虽然很敬佩你,但你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我必须得杀了你,才能对上头有所交代,所以,对不住了,要怪就怪你站在了我们对立面!”严飞怅然一声,随即向手下使了个眼色。

    但五人没有动弹,一脸的挣扎。

    瞧见他们被陆鸣吓破了胆,严飞不由怒斥道:“怕什么,他现在虚弱不堪,连你们其中一个都打不过,你们怕个卵,还不给我上!”

    这时,陆鸣微笑劝道:“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没力气了,你们过来吧!”

    但他的笑容,此时在他们眼中无异于恶魔的笑容,而他的话,更无异于地狱的召唤,他们更不敢了……

    “一群饭桶,他只是在虚张声势,你们都看不出来吗?”严飞破口大骂:“你们要再不上,就算我不砍了你们,龙爷也会砍了你们,给我特么上!”

    五人闻言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一横,拿起刀朝陆鸣扑了过去。

    陆鸣看了看四周,然后瞅向扑过来的五人,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语气喃喃道:“我确实不想杀人,我也确实没力气了,不过……”

    他突然双眸一寒,抬起右手,“我还有别的手段,而且这是你们逼我的!”

    瞬间,他的手掌仿佛被滚烫岩浆浸泡过一样,蒙上了一层红光。

    下一刻,五道红色灵气匹练如闪电般飙射而出,直奔五人的胸口袭去。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的胸口尽皆出现一个烧焦的血洞,而他们眼中的焦距渐渐消散,向前踉跄了几步后摔倒在地,彻底没了气息。

    直到死去,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用修士的手段击杀五人,陆鸣内心再起波澜,但只一刹那,不舒服的感觉便被他压了下去。

    他看向此时一脸惊骇的严飞,淡淡说道:“这回,你知道谁会死了吧?”

    严飞仓惶后退,他的眼中终于出现惊恐的神色,而且是惊恐万分,惊吓万分。

    严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有生之年,会看到那么诡异、恐怖的一幕,那个年轻人只是抬了抬手,五名手下就死了,那道红光是什么?

    人手怎么可能释放出类似激光的射线?

    是武器,还真是他的手?

    未知,便恐惧!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严飞哪里还有再打下去的胆气,惊恐喊着,掉头就跑。

    但既然暴露了自己的修士手段,陆鸣哪里还会放他离开?

    陆鸣轰然运转修为,一道更为粗大的红色灵气匹练刹那射出。

    眨眼间,还在跑动的严飞便成为了一个火人,连悲嚎都没有发出就化为灰烬,消散在夜色中。

    做完这一切,陆鸣缓缓闭上眼睛。

    过了几秒钟,他猛然睁开双眼,眼中除了淡漠,还有决然。

    低头看向躺在自己身前一动不动的十来个人,视线停留在其中一个紧闭双眼,看似昏迷身体却瑟瑟发抖的壮汉,陆鸣叹了口气,“装死,有用吗?”

    被陆鸣识破,那人急忙睁开眼睛,哀求道:“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我……”

    还未说完,一道火焰便将那人吞没。

    陆鸣手指连点,一团团火焰如烟花般连连绽放,转瞬即逝。

    一同消失的,还有生命之火。

    此时的陆鸣,宛若死神降临,收割着一条条人命。

    当他把所有在场的人全部焚尽后,看着满地的灰烬和鲜血,他突然浑身颤抖,双眼红肿。

    他想哭,因为他杀人了,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而且其中大部分本不应死!

    但他终究没有哭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做得是对的,如果不使用灵气,那么他就得死,而一旦使用,那这些人就必须死,他别无选择!

    但自己真的别无选择吗?

    他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他迷茫了!

    不知何时,一股风刮过,将满地灰烬一扫而空,也扫去了他心中的挣扎与内疚。

    杀都杀了,还在这里自怨自艾什么?

    而且他们本来就想杀自己,难道就许他们杀自己,自己就不能杀他们吗?

    陆鸣自嘲地笑了笑。

    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陆鸣看了眼四周。

    夜店后门是一条昏暗的胡同,再加上夜店内音乐声足够大,并没有惊动里面的人,也没有无关的人在场,更没有监控摄像头,放下心来。

    随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安全,他才从乾坤戒中拿出纱布和药物,简单处理下伤口,然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离开了这里,消失在昏暗的胡同深处。

    仿佛,一场杀戮,从未在这里上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