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1章 磕头?
    李福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从始至终,这就是一个圈套,一个会让他掉入无尽深渊,再也爬不上来的圈套。

    他恨啊!

    当初要是听杨虎的话,好好调查姓林的背影,谨慎些,或许就不会……

    如果当年将陆鸣父亲的那点治疗费给了,就算没有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至少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但说什么都晚了,世上没有后悔药!

    现在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解决。

    李福红着眼看向陆鸣,颤声喊道:“陆鸣,我不是给了你一百万嘛,难道还不够还欠你们家的?”

    陆鸣笑了,不过是冷笑,“要不是因为老八的关系,你会给我一百万?呵呵,估计你早就派人打我一顿,然后给我扔出城了吧?”

    陆鸣说的没错,要不是知道他和林少商有不同寻找的关系,就凭他一个毫无背景的农村小子,李福怎么可能会给他那么多钱,还和颜悦色的,早就让人把他轰走,如果再闹,就真像他所想的那样对待了。

    李福知道问题的关键现在就在陆鸣身上,咬了咬牙,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林少商和陆鸣有些意外但在预料之中的举动。

    李福跪下了!

    “我错了,是我不好,我当年不该言而无信,不过我也没想到会把你家害成那样,陆鸣,求求你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不能破产啊,我还有几十口子人要养活呢,只要你肯原谅我,你让我怎么补偿你都行,我求求你了!”

    李福一边扇着自己嘴巴,一边满脸真诚地哀求道。

    林少商看向陆鸣,想要知道他会怎么处理。

    陆鸣沉默片刻,说:“你是成心悔过?”

    李福见有戏,急忙点头,“真的,我真的知道错了!”

    陆鸣随后叹了口气,“咳,那你给我磕几个头吧,我就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听见他这么说,林少商松了口气,同情地瞥了李福一眼。

    “磕头?”李福脸色大变。

    “怎么,你不愿意?”陆鸣眯了眯眼。

    “我愿意,我磕,我这就磕!”形势逼人急,李福知道自己就算再不愿,也得按他说的做,连忙磕头,不过心里早就把陆鸣和林少商恨得要死,今日之耻,必当加倍奉还。

    一连磕了九个响头,额头都出血了,但李福丝毫没有在意,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陆鸣,可以了吧?”

    陆鸣笑了笑,“让你一个堂堂大老板,给一个你之前丝毫不放在眼里的农村小子磕头,你现在心里一定恨死我了吧?”

    李福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呢,做错事认罚是应该的!”

    “你瞅你,明明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偏不承认,真是不诚实啊!”陆鸣玩味说完,咧嘴一笑:“我可不像你,其实我压根就没想放过你,刚才是骗你,耍你玩的,哈哈,我够诚实吧?”

    未等李福发火,陆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讥笑道:“呵呵,你这种人,如果我今天放了你,不用等明天,你今天晚上就会报复我,你以为我会傻到相信你的话?是你傻-逼,还是把我想的和你一样傻-逼了?”

    陆鸣双眼一寒,“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只有这样,我才能解气!”

    闻听此言,李福双眼赤红,满脸怒容,喉咙动了动,一口血箭喷射而出。

    竟又被气吐血了!

    李福此时要是再不明白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放过自己,那他就白活好几十年了!

    “小崽子,你敢玩我,好,很好,老子今天认栽了,不过你们别以为你们就赢了,老子在宝鸡县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你们给我等着,老子早晚弄死你们,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李福咬牙切齿地吼完,作势就要离开,但肥胖的身躯眨眼间便倒飞了回来。

    “想弄死我兄弟,我特么先弄死你!”紧跟着周勇走了进来,斜睨了一眼摔在地上的李福,朝陆鸣劝道:“小陆,要我说直接把他宰了得了,一了百了,你怕惹麻烦,我来做!”

    看见踹飞自己的人是周勇,又听见周勇的话,李福瞳孔骤然一缩,慌张喊道:“我来这里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你们敢杀我,一定会被警察逮到的!”

    “哔哔个毛,想让你消失,办法有的是,用不着你操心!”周勇上去就是一脚,然后回头看向陆鸣,等着他的决定。

    林少商没有说话,也是想看看陆鸣会怎么做。

    瞧见这架势,李福哪能不知道他们是真对自己动了杀心,不由一哆嗦,哪里还顾得上疼痛,急忙爬到陆鸣脚下,哀嚎道:“小陆,我刚才说的只是气话,你别当真啊,我保证,我保证以后肯定不会再找你们麻烦,我……我离开宝鸡县,我出国,永远不回来了,只要你不杀我,怎么都行,我不想死啊!”

    陆鸣一脸嫌弃地看向跪在自己脚下的李福,然后闭上眼睛,斥道:“要是让我发现你贼心不死,我肯定不会再放过你,给我滚!”

    李福心中大喜,急忙说了句“我这就滚,这就滚”,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出了会议室,生怕他反悔。

    “小陆,你怎么……,咳,那老东西肯定会报复你的啊!”虽然猜到陆鸣会这么做,但周勇还是叹了口气,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林少商反而笑着说:“我觉得陆鸣做的对,如果咱们杀了他,不但自己有麻烦,还会成为他那样的人。”

    周勇没想到老八居然也赞成,郁闷地说:“放了他,麻烦会更大!”

    林少商倒是不以为然,“我已经放出风声,相信不用等到明县的人都会知道他破产了,到时候银行和贷款公司都会找他要债,还有他的那些仇家也会闻风而动,到那时,他没钱没势,就算想要报复咱们,他拿什么来斗?”

    周勇还是有些担忧,“就算是这样,但像他说的,在宝鸡县混了这么多年,总有些底牌的,不得不防啊!”

    “他现在连自保都来不及,哪有闲心管咱们,你以为他那些靠山还会帮他?呵呵,他现在就是个过街老鼠,没有一点利用价值,谁还会帮他,估计现在都在忙着跟他撇清关系呢,更有甚者,更会借机落井下石!”林少商扶了扶眼镜,冷冷一笑,“呵呵,如今这个世道就是如此,我相信他不会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