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0章 为什么?
    “林总,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工地就被查封了?”

    少擎大厦顶楼会议室内,李福满脸焦急地看向林少商,但林少商只是阴沉着脸盯着他,没有吱声。

    “林总,你倒是谁句话啊?”李福急声说道。

    “哼,还不是因为你!”林少商冷哼一声。

    李福顿时一愣,诧异地指了指自己:“我?”

    “难道你还想瞒我吗?”林少商厌恶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警局和税务局都找你谈过话,你的资产现在也全部冻结了!”

    听见林少商这么说,李福面色一变,他没想到到林少商会知道这些。

    没错,就这几天,先是税务局找上门来,说他逃税漏税,而且还说掌握了一定证据,不但冻结了他的资产,更是暂时查封了他旗下的好几家公司。

    然而并没有完,紧接着警察也来了,说他涉嫌经济诈骗、故意伤人、洗黑钱等等一系列罪状,要不是他有些人脉,估计他现在还在拘留所拘留呢!

    说实话,这年头做生意做到一定程度,谁敢说自己是清清白白,没犯过一点法的,但他没想到这几天,仿佛所有的坏事一股脑摊在他的头上,简直不要太点背。

    他现在愁得都瘦了十来斤,没有一宿睡安稳过。

    他知道这是有人在阴自己,但他这些年做生意,确实不干净,得罪的人太多,一时间根本查不出来是谁干的。

    不过这种事他不是没经历过,只要熬过这一段,他自信可以摆平这些破事,但他没想到他几乎把全部身家都压上的项目居然也出事了,他再也不淡定了,这才火急火燎跑到少擎集团问个究竟。

    “是,我公司现在确实出了点状况,但那只是暂时的,而且这跟那个项目有什么关系啊?”李福索性承认了,问道。

    “坪市市政府知道了你的事,怕那个项目也有问题,就给查封了,你说关不关你的事?”林少商一瞪眼,“你知道停一天工,我损失多少钱吗?钱倒是小事,但有这一回,你让我还怎么在坪市做生意?这个损失你负得起吗?”

    李福急忙说道:“是我的错,我保证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不会牵连到那个项目,林总,坪市你不是有关系嘛,你就没找找人,活动活动?”

    林少商沉声说道:“能不找嘛,但人家也怕惹麻烦,而且我朋友跟我说,是有人把你的事儿捅到了坪市,所以只能封着!”

    李福讪讪道:“林总,那你知道封多久吗?”

    林少商举起三根手指。

    “三个月?”李福耸然一惊。

    林少商没好气地说:“是至少三个月!”

    这回李福真着急了,他可是贷款投资的,因为贷的金额太大,只能按月付利息,还很高,现在资产被冻结,公司被封,他哪里能挺过三个月啊!

    李福哪还敢隐瞒现在的状况,跟林少商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然后求救道:“林总,那我投的那些钱,能抽回来一些应应急吗?”

    这时,林少商看了眼手机,脸上突然没了冷冽之色,佯装惊讶地反问道:“什么钱?”

    李福还以为林总没听明白,解释了一遍,“就是我投在那项目的几个亿,我知道有一部分钱压在坪市政府,你能不能跟坪市政府说说,先要回一些让我救救急?”

    林少商一口回绝,“要不出来!”

    李福胸口一闷,然后可怜兮兮地说:“林总,那您能不能先借我点?或者托托关系,给我的资产解冻,让我的公司重新运营?我知道林总能量大,人脉广,您就帮帮兄弟我吧,我要是还不上利息,我的公司就没了,我也就破产了啊!”

    林少商身子往后一靠,斜眼看向他,嘴角一勾,“我确实有钱,有人脉,但我为什么要帮你?你公司没了,你破产,关我什么事?”

    “你……你什么意思?”李福一愣,不敢相信林少商会这么说。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道戏虐的声音传了进来。

    “他的意思不是很明白嘛,就是有钱不借你,有能力也不帮你!”

    李福猛然回头,当看见进来的人是谁后,脑海轰鸣,一下子想通了什么,手指颤抖地指向林少商,哆嗦喊道:“是你们,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

    林少商用嘲弄的眼神看向他,“原来你不傻啊!”

    李福踉跄后退一步,胖脸上布满怒容,“咱们是合作伙伴,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林少商不屑道:“谁跟你是合作伙伴,你配吗?要不是为了帮我兄弟报仇,你以为我会跟你这种人做生意?我实话告诉你,从头到尾,这就是我给你做的局,你还傻乎乎想着赚大钱,呵呵,你等着破产吧你!”

    李福如遭雷击,瘫坐在椅子上,猛地看向门口,他此时哪里还不明白林少商说的兄弟是谁,怒声吼道:“陆鸣,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为什么?啊?”

    没错,进来的人自然就是陆鸣。

    陆鸣怨毒地看向他,冷笑道:“呵呵,为什么?为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你害得我爸每到阴天就难受,你害得我家欠外债抬不起头做人,你害得我小妹差点辍学嫁给一个瘸子,你说为什么?”

    “那是误会,我……”

    李福刚想解释,陆鸣冷声打断道:“误会,误会你奶奶个腿,你真当我傻呢会相信你的鬼话?”

    “好,很好,**崽子,你等着,老子早晚有一天弄死你!”李福撂下一句狠话,怒看向林少商,“姓林的,咱们可都是投了钱在那个项目,我完蛋,你就不怕你也玩蛋?”

    林少商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我以前可是诈骗犯啊,你觉得我会傻到做了一个局然后把自己搭里?没错,那个项目确实是真的,不过没有你,我完全可以再找个生意伙伴合作开发那块地皮嘛,而且我已经跟你合作的那几家抵押公司和银行谈好了,等你一破产,我就用低价收了你的公司,既能帮兄弟报仇,还能不费吹灰之力吞并你的地产公司,你觉得我的计划怎么样?”

    随后,林少商似想起了什么,奸诈一笑,“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咱们的钱压根就没压在坪市政府,都在我兜里,现在想想,其实不用再找别人,我用你的钱就可以自己做了嘛,哈哈!”

    听见林少商这么说,李福双眼怒睁,一把捂住胸口,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

    气吐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