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6章 活着,就好 !
    火炎子原本以为这个小子会求自己照顾他的亲人之类的遗言,没想到他竟敢辱骂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火炎子没有直接灭了陆鸣的魂魄,而是讥笑道:“呵呵,我本想给你个痛快,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不但要一点一点吞噬你的魂魄,等离开之后,还要杀光你的亲人,朋友,只要跟你有关的人,我统统杀掉,这就是你对我大不敬的代价。”

    陆鸣大惊失色,怒骂道:“你特么敢碰我的家人,我下辈子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你被我夺舍,很快将会魂飞魄散,那是真正的死亡,意味着你不会有下辈子,不过……”火炎子不以为然地说完,话锋一转,“你可以求我,只要你求我,我兴许会考虑不杀你的家人。”

    求你奶奶个逼!

    陆鸣虽然修为低下,但并不傻,岂能看不出这老不死的是在耍他,根本不会说话算话,他此时已经不在乎生死,唯一在乎的是家人,自己不但没有让他们幸福,反而连累了他们,他自责、内疚,但又无可奈何。

    不过无可奈何又怎样?修为低下又怎样?

    想要这么轻松地夺舍,不可能!

    就算结果注定,小爷也要抗争,也要恶心这个老不死的一下!

    “我求你麻痹,来啊,夺舍我啊,让小爷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陆鸣嘴上骂着,心中却凄然想道:“父母、小妹,对不起了!”

    “还算是个硬骨头,很好,老夫破天荒想做回善人,你既然不愿,那老夫就成全你!”

    火炎子微微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在意,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随即身影化成一团幽影,朝陆鸣脑海深处掠去,那里,就是陆鸣的灵魂所在。

    虽然死到临头,但陆鸣从不轻言放弃,他立刻集中全部注意力,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阻止火炎子夺舍,他只能用这种办法还击。

    “幼稚!”

    随着这两个字响起,一阵刺痛后,陆鸣渐渐失去了意识,生前的一幕幕不由在他眼前浮现。

    “对不起,我尽力了!”陆鸣闭上眼睛,两行泪水从他的眼眶无声滑下。

    就在他即将完全失去意识时,一道极度惊恐的声音炸响。

    “这是什么?你这里怎么会……,不要,不要,老夫苟延残喘千年,才重见天日,我不想死,我……我不甘啊!”

    声音戛然而止。

    …………

    …………

    一张狗脸出现在陆鸣的视线里。

    看清是将军,陆鸣歉意说道:“将军,你也被那个火炎子杀死了吗?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汪汪!”

    将军露出不解的眼神,叫了两声,然后伸出舌头在陆鸣脸上舔了几口。

    “说实话,我挺不喜欢你舔我脸的,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咱俩都死了,舔就舔吧!”

    苦笑说着,突然,陆鸣意识到了什么,大睁着眼坐起,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温度,

    然后看向四周,发现自己还在石室里,而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的,他呆住了。

    我没死?

    怎么可能?

    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疼!

    陆鸣陡然站起,看着自己的双手,激动喊道:“我没死,我真的没死,哈哈!”

    看着又哭又笑、手舞足蹈的陆鸣,将军眼神疑惑,随后用爪子拍了一下脸,顿时龇牙咧嘴,心想挺疼的啊,难道主人疯了?

    陆鸣当然没疯,而且好得很,前所未有的好。

    他把自己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发现身体不但没什么事情,头脑更是比以往更有精神头,而那个火炎子,早就不见踪影了。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火炎子没夺舍成,嗝屁了!

    难道是我灵魂强大无匹,反而把火炎子给灭了?

    开什么玩笑!

    貌似,临死之前,我好像听到火炎子惊恐的喊叫声,难道……

    陆鸣没有再想下去,不管怎样,他活了下来。

    活着,就好!

    抱起将军,狠狠在它脸上亲了两口,陆鸣大笑道:“哈哈,再次见到你,真好!”

    但换来的却是将军躲避的举动和极度嫌弃的表情。

    陆鸣毫不在意,依旧大笑着,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真特么棒,不过他不想再来一次了!

    “走,咱们收拾收拾,回家!”笑着说完,陆鸣便走出石洞,小心采集一些现在用得着的药材和红果,把该带的都带齐直接放进乾坤戒中。

    他现在归心似箭,他十分想念家人和朋友,前所未有的想念,在这种思念面前,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他甚至都没检查乾坤戒中的好东西就直接让将军领路离开了山谷。

    这两天的经历,尤其遇到火炎子这个生死危机,陆鸣有些明悟,有生死的明悟,也有对人生的重新感悟,他觉得自己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

    不是金钱权力地位,不是修为逆天,不是探索未知神秘,也不是成仙长生不死,而是人,他的亲人,所有他在意的人!

    为了他们好,他可以做到一切,也可以放弃一切……

    …………

    …………

    由于有将军在,再加上龙飞的地图,陆鸣只用了六个小时,便无惊无险地离开了危险区域,来到芒山外围与深处的交界处。

    看见那个刻有“危险勿进”的石碑,陆鸣松了口气,不再多留,朝山下奔跑而去。

    当陆鸣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但王家灯火通明,显然还没睡觉。

    一进屋,他便看到父母一脸愁色地坐在炕上,而马雯雯正劝说着什么,双眸顿时红肿,二话不说就扑向父母,一人给了一个熊抱,激动道:“爸、妈,我回来了!”

    二老有些懵,当看清抱着自己的人是儿子后,陈秀娥热泪盈眶,打着儿子的后背哽咽道:“混小子,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妈多担心你,你出点啥事,你让妈可怎么活啊!”

    “你哭个啥,儿子不是留了信儿嘛,就你瞎担心!”王大海损哒了两句,然后瞪向陆鸣,红着眼喊道:“你也是,老大不小了,出去也不说给家里报个平安,半夜才回来,说,你上哪了?不说清楚,别看你现在能耐了,我照样揍你!”

    还没等陆鸣开口解释,陈秀娥就不干了,“姓王的,你长能耐了是不,损哒完我还想打儿子,你打个试试,老娘跟你没完!”

    王大海没脾气了,嘀咕道:“你刚才不就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