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5章 变故、火炎子 !
    来到第二个石室,陆鸣嘴角微扬,那个叫龙飞的家伙还算靠谱,居然留了好几口大箱子给自己。

    不过当他迫不及待打开后,他笑不出来了。

    空的!

    空的!

    还是空的!

    这是要闹哪样?

    说好的报酬呢?不闹行吗?

    看着箱子底部都残留着一层粉末,陆鸣知道这几口箱子里原来放着的应该是高阶灵石,只不过由于时间太过悠久,灵气散尽,化为了齑粉。

    但他可不相信那几箱子灵石会是短短十年时间才没的,也就是说龙飞压根连根毛都没给他留。

    陆鸣黑着脸将视线投向最里面、也是最小的一个箱子,不能说是箱子,应该叫木盒才对,如果那里面再没东西,那他就真生气了,这么没诚信的家伙,之前的承诺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兑现!

    还好,里面不是空无一物,而是放着一枚戒指,看着像青铜所制,入手冰凉,很是古朴。

    “他说给我留的东西就是一枚铜戒?”陆鸣怒气稍缓,但还是很不爽,他一个大男人戴什么戒指啊,而且,它就像一个铜环,根本和漂亮挂不上钩,送人都嫌丢脸。

    期待越高,失望越大,这次陆鸣真正体会到了这种强烈的落差感。

    其实还真不赖龙飞,龙飞当初进来的时候这里面就空空如也,龙飞有点守旧,尸骨没有碰,只找到一枚戒指,能把唯一发现的古物留给陆鸣,已经很大方了……

    陆鸣没法知道龙飞的想法,不过蚊子肉也算肉,不要白不要,但报信的事儿,等自己有时间的吧……

    刚想随意把戒指扔到背包里,陆鸣突然停住了动作,急忙跑回另外一间石室,看了看四周,最后又把视线投向手中的铜戒,一个大胆的猜想从脑袋里冒了出来。

    这个戒指应该不是龙飞自己的,那就属于死去的那个人,按照那个时代修士的习惯,他们习惯把重要的东西装进自成空间的储物袋里带在身上,因为根据记忆记载,储物袋在当时不算什么太过稀奇的物件儿,虽然在当世可以被称作奇迹。

    以这个死人的不俗修为,不可能没有储物袋,但这里没有。

    被龙飞拿走?

    不可能。

    通过跟将军的交流,他知道龙飞不了解这些,要不然龙飞也不会把修士的洞府叫成“古秘”了!

    而且以龙飞的尿性,如果真发现储物袋,一定会像戒指一样留给他,但也没有。

    所以要么是这个人死之前将储物袋毁灭了,要么就是……,这个人根本没有储物袋,而是拥有比储物袋逼格更高的乾坤戒!

    陆鸣手里,不就有一枚戒指吗?

    乾坤戒,内有乾坤,故名“乾坤”,制作工艺比储物袋要复杂很多,携带方便,美观,价格虽然昂贵,但其内空间极大,一直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修士的标配。

    “我不会这么走运,居然看到在那个时代堪称奢侈品的乾坤戒吧?”陆鸣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他咽了口口水,决定试试。

    如果是,那真就赚翻天了,如果不是……

    千万别不是!

    修仙传承记忆中讲,要想打开自己的储物袋或者乾坤戒,只需要念头一动就了,但想打开别人的,需要输送灵气,并用灵念抹去原主人的印记,而一般修为高的修士,都会留下禁制,毕竟全部身家都在里面,防范措施是必须的,这时就需要灵念攻击禁制或者别的手段。

    灵念他懂,就是现在的精神力,别的手段他也不会,所以他只能碰碰运气,万一没有禁制呢?万一对方没有自己的精神力强呢?

    抱着侥幸的心理,陆鸣紧张地往戒指里输送一缕灵气。

    果不其然,一种难言的阻碍感油然而生,有禁止!

    但他此时却乐了,有禁制,那不就说明这个铜戒真是一枚乾坤戒吗?

    这次开不开,等他修为上去了,想到办法,打开不是迟早的事儿吗?

    老天开眼啊,没白走这一遭!

    这下子陆鸣不紧张了,尝试集中注意力,冲破那层阻碍。

    噗!

    一声轻响在他脑海里响起。

    开了?居然开了?

    他懵了,这也太容易了吧?

    还未等他缓过神来,下一瞬,一个能有百平米的空间出现在他的眼前,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八排架子,占了空间一半,但上面只有几本小册子和一些玉瓶,地上散落着大量的玉瓶,瓶口大开,显然里面的东西被用了。

    不过没关系,有东西就好,而且还有十几个同外面一样的箱子放在角落呢。

    陆鸣两眼放光,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就在他想要念头一动,将里面的东西都搬出来时,突然,一声桀桀怪笑在他耳畔炸响,与此同时,无法形容的刺痛直击他的脑海,让他如遭重击,猛地吐出一口血水。

    “哈哈,老夫终于能重见天日了,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哈哈哈!”

    听见那道猖狂的笑声,陆鸣忍着剧痛问道:“你……你是谁?”

    “你问我是谁?哈哈,你到了我的洞府,居然猜不到我是谁?”

    “你是这里的主人?你……你不是死了吗?”

    “小娃娃,怎么说你也是修行中人,虽然修为弱不可言,但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我身体没了,但魂魄还在啊,哈哈,让老夫检查检查你的身体,看适不适合老夫夺舍!”

    “夺舍”二字一出,陆鸣陡然回忆起了修仙传承中有关夺舍的介绍,心惊胆寒,夺舍,不是只有元婴期的强大修士才能做到的吗?

    难道这个家伙是……

    夺舍意味着他的所有思想将被完全抹去,虽然身体还在,但人已经不再是他,而是夺舍的人。

    也就意味着,他将死去,彻底的消亡!

    他可不想死去,急忙惊慌喊道:“我身体不好的,你别夺舍我!”

    这时,一个身影在他脑海里漂浮着。

    那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穿着一袭黑色长衫,面容虽然很仙风道骨,但眼中却闪现着奸诈之芒,此时一脸嫌弃地说:“身体确实很差,才开始修行的毛头小子,不过还好,是火灵根,虽然资质一般,但还算符合老夫的要求。”

    陆鸣岂能猜不到这个老头就是想要夺舍他的恶人,急忙开口:“前辈,我可以帮你找更适合的人夺舍!”

    “你以为我不想吗?老夫在这里困了几千年,如今魂魄极度虚弱,要是再不夺舍,就真死了,老夫也就只能委屈自己了,看在你帮了老夫这次,老夫可以答应你一个请求,说遗言吧!”

    陆鸣知道这老不死的是看他太面,才敢这么直言不讳地说这些,十分不甘心,但真就无可奈何,谁让他是真的面,咬牙问道:“前辈叫什么?就算是死,我也想做个明白鬼!”

    火炎子傲然说道:“老夫火炎子,乃是赤火门的大长老,能让老夫夺舍,是你小子的福气,说吧,遗言是什么!”

    “遗言是……”陆鸣眼神陡然变得疯狂,破口大骂道:“我草泥马勒戈壁,你个老不死的,我咒你不得好死,敢夺舍我,小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火炎子双眼一寒,“你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