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4章 新发现、庆幸 !
    经过三年时间的研究和整理,陆鸣将突然获得的修仙传承记忆划分为两个方面:修炼常识和杂项。

    修炼常识指的是修炼等级的划分,修炼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和修炼的一些方法,不复杂,但却是根本。

    而杂项可就包括太多了,譬如对奇珍异草、兵器甲胃等宝贝的识别,对当时一些修行门派和家族的了解,对一些惊世骇俗的打斗场面的记忆,还有对炼器、炼丹、阵法等一些当时的职业的研究……

    可谓涉猎颇广,博闻强识,不禁让陆鸣怀疑这份修仙传承记忆极有可能是那个时代,某个极为厉害的人的生前记忆,用某种未知的手段将记忆留在红色珠子里,作为传承之用。

    也就是说,这是古代人的传承记忆。

    之所以这么认为,他还有一个依据,这份记忆虽然颇杂,但有关炼丹(炼药)、阵法的记载远胜其它,这也是为什么陆鸣能够一眼分辨出那些奇花异草,能够轻松制作壮体药的缘故。

    而炼丹和阵法,按照记载,只有被称作“丹师”和“阵法师”的人才会那么了如指掌,由此可以推出,留下这份记忆的是人,并且同时拥有这两种身份,而且造诣甚高!

    阵法,就是布阵,将灵气灌入特制的阵旗中,按照不同的方位布置,可以达到不同的效果,譬如能够制造幻象的幻阵,杀人于无形的杀阵,难以脱逃的困阵……,和当今流传甚广的两仪阵、八卦阵、九宫阵等相似,但逼格更高,威力更大。

    自从陆鸣跳下悬崖,发现下方并不是万丈深渊,而是一处山谷后,他就怀疑那茫茫白雾其实是一种幻阵,但他获得的修仙传承记忆应该至少距今上万年,是另一个纪元的产物,而长白山脉的有记载历史也不过四千年,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布置呢?

    不过当他看见石桌上作为阵眼的那枚阵旗和那些灵石碎末,他不得不承认,山谷外面布置的就是幻阵。

    所以他才激动,这岂不说明那些神话传说不一定是想象杜撰,历史并不一定是真的历史,那个纪元的文明流传至今?

    再联想到老疯子,陆鸣更加确信了这一点,他双眸明亮,仿若有一扇神秘的大门打开一角,渐渐显露出一个与他认知完全不同的世界,真正的世界!

    压下激动的心情,陆鸣小心捻起一丁点灵石碎末,悄然运转修为,一股极为精纯的灵气顿时涌入他的体内,但只持续了两秒,那点灵石碎末便化为无用。

    不过这就足够了!

    那些涌入体内的灵气毫无阻碍地化为己用,不但瞬间弥补所缺,更有壮大,连修为都是精进了一些,让陆鸣亢奋喊道:“这果然是灵石,而且还是高阶灵石,也就是灵气浓郁之地固化后形成的高阶灵石,才会有这么精纯、完全不需要炼化的灵气。”

    灵石分三种,一般产自灵气浓郁之地形成的灵石矿或者灵脉,最低等的叫低阶灵石,虽然也是灵气固化,但灵力不纯,含量不高,需要炼化才能使用,第二种是高阶灵石,第三种则是极品灵石,一座灵石矿或者一条灵脉的最精华部分,产量极为稀少。

    虽然不是极品灵石,但高阶灵石就已经让陆鸣大开眼界、亢奋不已了,如今这个时代,灵气十分稀薄,近乎于无,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居然用高阶灵石维持幻阵,简直是土豪中的土豪啊!

    看着石桌上仅剩不多的高阶灵石碎末,陆鸣两眼发光,不过没有再去拿,他知道,如果自己拿走这些灵石碎末,那么这座幻阵便会消失,山谷自然就会暴露出来,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先不说到时候外面的凶兽铁定会威胁到他的生命,就算安然无恙,他也不会傻到那么做,这么好的宝地,不好好藏着,岂不暴遣天物?

    平复心绪,压下贪念,陆鸣这才注意到石桌上边还有一张纸,拿起看了看,不由面色古怪。

    “别怪我无情,国家派人寻了几十年,才找到第五个‘古秘’,非常具有研究价值,我不想让别人给破坏,既然将军带你进来,那就说明你确实是个可以托付的人,我也就放心了,切记,石桌上的东西别动,另外两个房间的东西是留给你的,算是报酬,别忘了我的嘱托,我替国家再次感谢你!”

    陆鸣没想到龙飞居然这么狠,如果是误入进这里的人,铁定是出不去了,如果是将军带进来的人心生歹念,也不可能出去,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事关重大,困死几个人,只能算他们倒霉,要是换作自己,陆鸣可能还得弄几个陷阱,这么一比较,龙飞还算仁慈了。

    宝地,谁不想占为己有呢?

    谁没个私心呢?

    不过让一条狗辨别人性的好坏,龙飞还真是够胆大的……

    陆鸣有些庆幸得到了将军的好感!

    随后,陆鸣将龙飞写的告诉了将军,让它别乱动,好好呆着,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其中一间石室。

    他倒要看看,龙飞会给他留什么好东西!

    不过一进门,陆鸣就吓了一跳,差点骂娘,石室里空无一物,除了,除了一具人类骨头架子。

    用一具骸骨当报酬,要不要这么恶作剧?

    壮着胆子走过去,陆鸣不相信龙飞是那种无聊的人,这一细看,还真就看出了问题。

    死者是男性,但死状很奇怪,盘膝而坐,而且从衣着来看,不是现代人,最奇怪的是骨头,不是正常的颜色,仿若表面打了蜡,泛着玉泽。

    “难道他是这里的原主人?上个纪元的修士?”陆鸣大胆猜测。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肯定是修士的隐居地,现在有一个尸骨,那么身份不言而喻了。

    “骨头玉化,看来这个人生前的修为不浅啊!”陆鸣毫不避讳地敲了敲人家骨头,但刚一触碰,骸骨连同衣物顿时化为灰烬,吓得他连忙拜了拜,连连道歉。

    不过很快他就惊咦一声,将骨灰扒了扒,从里面拿出一个蒲团,捏了捏,感觉很惊讶。

    骸骨和衣物都风化了,按理说这个蒲团也应该风化了,但它却完好无损。

    “这是什么草编织的?这么坚韧?”陆鸣试着用力拉扯,却并未损伤它丝毫,觉得应该是好东西,也不管了,直接拿走。

    他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