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2章 世外桃源!
    陆鸣有些后悔跟着土狗了。

    原本他认为土狗这么弱还能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活着,应该是土狗的原主人生活的地方比较安全,想着反正也是休息,倒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

    可谁曾想跟着土狗在森林里绕来绕去能有四五个钟头,天都快亮了还没到地方……

    看了眼蒙蒙亮的天色,陆鸣有些无语地喊道:“小黄,还得走多长时间啊?”

    小黄是他给土狗起的名字!

    土狗似乎看出了陆鸣的不爽,“汪汪”地叫了两声,然后朝一个方向快速奔跑起来。

    跟它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陆鸣自然明白它是在说不远了。

    陆鸣摇了摇头,都走到这儿了,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又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凌晨四点多,土狗终于停了下来。

    不过当陆鸣看到它停的地方后,宰了它的心都有了。

    这货居然把他领到了悬崖边上……

    难道跳崖玩吗?

    他还没活够呢!

    陆鸣走到悬崖边,向下望去。

    只见下面层层白雾,什么都看不清楚,目测非常之高,掉下去必死无疑。

    瞥了一眼正注视着自己的土狗,陆鸣有些生气了,“这就是你要领我来的地方?”

    土狗欠揍似地点了点头。

    陆鸣一头黑线,怒道:“你耍我玩呢?”

    土狗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朝悬崖的方向吐了吐舌头。

    “你想让我跳下去?”

    “汪汪!”

    真特么欠揍了!

    陆鸣刚想暴走,突然,土狗纵身一跃,竟然真特么跳了下去,压根没给他反应的机会,想要阻止都不可能。

    看见土狗的瘦小身影消失在茫茫白雾中,陆鸣一脸的莫名其妙,不就是说你两句嘛,用得着一言不合就跳崖吗?

    不过等了一会儿,陆鸣有些意外,居然没听见“哐当”一声。

    按理说即使再小的东西,从高处落地也会有动静,更何况几十斤的土狗,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还没落地呢?

    还是说另有玄机?

    陆鸣摸了摸下巴,猛然想到了一些问题。

    土狗让自己给它疗伤,一看就是惜命的主儿,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跳崖自杀呢?

    而且这一路走来,没有任何危险,好像那些凶兽都集体睡着了一样,但怎么可能,当时他可是亲耳听见四面八方的兽吼声,再联想到土狗像走迷宫似地领路,难道说土狗知道哪里有危险,特意避开?

    越想越觉得可能!

    “它让我也跳下去,难道底下不是悬崖?”

    陆鸣细细打量了一眼悬崖下方的茫茫白雾,果然发现了端倪。

    别的地方都没雾,只有悬崖下方有,绝对有蹊跷!

    跳下去?

    陆鸣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这可是一场极不公平的豪赌,赢了不知道会得到什么,输了肯定嗝屁,正常人都不会赌,但貌似陆鸣不是正常人,……

    “我救了它,它不可能害我,特么的,拼了!”

    骨子里的冒险基因让他做出了决定,他闭上眼睛,从土狗跳下去的地方也跳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幻觉,过了十几秒,一点滞空感都没有。

    就在他好奇的时候,脚踏实地的感觉突然出现,他知道,自己落地了。

    大胆睁开眼睛,白雾消失,他赫然置身于一个草木葱郁的山谷中。

    他倒吸一口冷气,震惊莫名。

    别有洞天啊!

    这时,“汪汪”的狗吠声惊醒了他,只见土狗蹲在一个木屋门口,正对他吐着舌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高兴之色。

    但陆鸣哪有心思搭理它,急忙打量起这个山谷。

    山谷不大,也就两个足球场的面积,四面都是石壁,没有出口。

    谷内有个木屋,紧贴一侧石壁,门前有两颗不高的小树,上面结满了红彤彤的不知名果子,木屋对面的大部分区域被两条呈交叉状的青石板路隔成两个园子,一看就是人为的,里面生长了奇花异草,散发出阵阵幽香,沁人心脾。

    好一个世外桃源!

    土狗的原主人真是一个雅人!

    陆鸣暗赞一声,然后细细看了看园子里种的植物,顿时眼前一亮,急忙跑了过去,呼吸又急促了。

    “这是血焰草,这么多,这个应该是九命花,这个是曼托兰,这个是……”

    陆鸣越辨认越心惊,虽然有些叫不上名字,但光认出的,就足以让它亢奋莫名了。

    因为这些植物都是他修仙传承记忆中有助于修行的药材,虽然大多数像血焰草比较低级,但也有不少很高级的药材,譬如那个有九片花瓣,通体雪白的九命花,按照记载就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只要人没死透,吃下一片花瓣,就能完好如初,所以叫做“九命花”,代表着九条命,在远古时堪称圣药,可见其珍贵程度。

    看着满园子的珍宝,陆鸣激动得不要不要的,他要是再猜不到这是土狗原主人的药园,那他真就是白痴了!

    就在陆鸣乐得差点没把嘴咧开时,土狗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咬着他的裤腿,汪汪叫着。

    瞧见土狗往木屋的方向拽他,陆鸣压下激动的心绪,跟着它走进了木屋。

    木屋很简易,里面也很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一个木柜和一张木床,上面积满了灰尘,显然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了!

    这时,土狗跳上桌子,用爪子抹了抹上面的厚厚灰尘,露出几页纸和一张地图。

    陆鸣明白土狗是想让他看这个,拿起纸,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而且还是华夏文,有些意外,读了起来。

    “我叫龙飞,华夏特别调查局的探险队员,奉命带队来长白山脉深处调查‘古秘’,不幸遇到蛮兽攻击,小队仅有我一人逃脱,误入进这处山谷。

    偶然得知这处山谷便是‘古秘’之一,十分庆幸,由于身负重伤,只好在此居住下来,悉心照料这些奇珍异草,但苦等数年无果,又因任务为重,必须返回,只能选择离开。

    自知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遂写下这封信,希望对误入此地的人有帮助,若是‘将军’领进的人,想必是值得信赖、托付的,希望你能将我们小队和这里的信息告知华夏特别调查局,国家必有重谢,也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将军’,当然,山谷内的一切你都可以自行处理……”

    下面几页,是有关龙飞小队调查的结果和一个电话号码,而那张地图,则是长白山脉的地图,但却是手绘的,而且比他的要详尽得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