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1章 懂人话的土狗!
    夜色将至,陆鸣拖着疲惫的身躯攀上一颗巨树,找了个相对安全、足有桌子宽的树干坐下,这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还残留着震惊和余悸。

    自从从金毛狮子口中逃离,决定继续深入,短短的三个小时时间,他就遇到了更大的危机。

    先是被一只长约两米,堪比巨蟒的蜈蚣偷袭,然后又遭遇一群馒头大小的毒蜂,刚才更被一只通体雪白的豹子追击,要不是他六识敏锐,极度小心,恐怕现在他不是衣衫褴褛、身体多处擦伤那么简单,早就成为那些他从未见过的野兽的口粮了。

    能健全地到这里,真乃万幸!

    不过虽然危险接踵而至,但他也不是一无所获,在路上采摘了好几种在远古时期极为珍贵的奇花异草,其中更是将淬体散所需的成分全部收集到了,对他来说算是很大的安慰。

    也应了那句老话,富贵险中求。

    而且这一路上的所见,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完全颠覆了他以前的认知。

    随着深入,除了遇见各种前所未有的巨型野兽,就连草木,都比之前葱郁太多,能以倍数来算。

    他曾观察过一个直径三米的树根,粗略数了一下上面的年乱,足有几百圈,代表了这棵断树起码几百岁高龄,而且它算是周围比较细的,可想而知这片森林得有多么悠久的历史,再加上那些巨兽,不禁让他恍然,有种进入史前原始森林的既视感,如果此时遇到恐龙,他都不会感到奇怪了!

    “我现在究竟走到了哪里?这里为什么这么原始,这么神奇?”

    陆鸣喃喃自语,除了极度震惊,更有疑惑。

    如今科技这么发达,按理说卫星不可能探查不了这里的奇观,就算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发现,那么那些曾经进入长白山脉深处探险的探险家也应该偶遇到一些怪事,为什么从没有新闻传出?

    仿佛有一层雾霭把这里与世隔绝,更显神秘。

    不解归不解,但现在小命都难保,容不得他研究这些。

    借着月光看了看来时的路,随后将视线投向未知的前路,陆鸣叹了口气,后有追兵,现在想回头都不行了,只能前进!

    这里极度危险,夜晚视线受阻,不宜赶路,他决定在树上睡一晚。

    吃了点干粮,简单处理下身上的刮痕,然后换了套衣服,陆鸣这才躺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

    不过没过一会儿,声声兽吼从四面八方传来,有狼嚎、有鸟鸣、还有他所不熟悉的野兽叫声,让他难以真正休息,好在吼声距离很远,让他稍微安心。

    突然,陆鸣猛地睁开眼睛,随即握紧砍刀,身体紧紧贴在树干上,全神戒备,宛若蛰伏已久的凶兽,等待给敌人致命一击。

    他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他听到了一声犬吠,距离极近,应该就在树下不远处。

    虽然听着像一头小狗在叫,但在这里,指不定是一条加强版的狼狗呢,而且距离这么近没有让他发觉,太过诡异。

    透过树叶,陆鸣循声望去,随后面色有些古怪,更有惊疑不定。

    就在不远处,确实有一头狗趴在地上,但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凶兽,而是一条再正常不过的土狗。

    它通体土黄色,很瘦小,右腿处好像受了伤,正瞅着陆鸣嗷嗷地叫。

    “这里怎么会出现一条狗?它怎么发现我的?”

    陆鸣眼力极好,自然看出那条土狗是真的受伤了,但并未轻举妄动,它出现的太过古怪,金毛狮子的奸诈让他记忆犹新。

    “汪、汪!”

    土狗依旧叫着,仿佛在求救,听着相当可怜。

    陆鸣本打算置之不理,但敌不过土狗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也怕它吸引来其它凶兽,看了看四周,最后还是决定下去。

    慢慢接近它,陆鸣一手攥刀,一手指着它低声说道:“你别叫了!”

    下一瞬,土狗真就不叫了,舔了舔后腿的伤口,然后朝陆鸣吐了吐舌头。

    陆鸣感到奇怪,“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土狗点了点头。

    陆鸣耸然一惊,“你真能?”

    土狗点头,又吐了吐舌头,好像在讨好陆鸣,让陆鸣给它治伤。

    卧槽,这狗成精了?

    陆鸣暗暗咋舌,试探道:“你是想让我给你治疗伤口?是的话摇摇头!”

    土狗很听话地摇了摇头。

    卧槽,真成精了,听得懂人话!

    陆鸣瞠目结舌,还好今天经历的奇事够多,没吓得直接跑路,想了想,问道:“你不会对我不利吧?”

    土狗点头,然后很很虚弱地叫了一声,眼神也很委屈。

    如果放到平时,它的这个举动绝对会萌化人,但现在却挺瘆人的,起码陆鸣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

    又试探了几句,确定它对自己没有威胁,陆鸣这才壮着胆子蹲在它的身边检查它后腿的伤口,然后从背包里拿出药和纱布一边帮它处理伤口,一边说道:“只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上点药,过几天就没事了!”

    土狗把头贴近,用舌头在陆鸣的脸上舔了一口,然后“汪汪”的叫了两声,那双无辜般的大眼睛露出人性化的感激之色。

    …………

    能够遇到一条懂人话、还这么萌的狗,陆鸣感觉十分惊奇,处理完伤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有主人吗?”

    土狗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眼神随之一黯。

    “你是说你原来有主人,现在主人没了?”

    “汪汪!”

    陆鸣觉得自己真聪明,居然听得懂狗语……

    随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妈的,有什么可沾沾自喜的,都快被一条狗给弄神经了!

    陆鸣鄙视了自己一下下,然后说道:“哪来的回哪去吧,这里很危险!”

    土狗站了起来,很听话地朝远处走。

    看见它真的离开,说心里话,陆鸣真有点舍不得,如果有一条这么萌,还能听懂人话的狗在身边,多牛逼啊,不过他也知道有点不现实,现在自己小命都难保,怎么带一条狗?

    正当他准备上树继续休息的时候,一声犬吠再次响起,他回过头,顿时看见土狗站在自己身后,先是吓了一跳,这狗走路用不用这么无声,然后奇怪道:“你怎么回来了?”

    这回土狗只是看着他不叫也不做动作,仿佛在犹豫什么。

    陆鸣苦笑道:“你不会是想跟着我吧?我是挺愿意的,但不行啊,我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我自己都不一定能自保,更别提保护你了,你还是走吧,回你来的地方!”

    土狗又真走了,不过这回一走一回头,还汪汪地叫着。

    陆鸣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惊讶道:“你让我跟你走?”

    土狗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陆鸣没有动弹,有些惊疑不定,到底跟,还是不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