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8章 诡异字条!
    直到回家,陆鸣还对之前的轻佻行径懊恼不已。

    倒不是说他怕香嫂子以后不理他,而是他此时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他对香嫂子的看法,是单纯把她当朋友,还是真喜欢上了她。

    如果确定了,什么都好说,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回想起香嫂子的柔美笑容和那善良质朴的性格,陆鸣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心里会很踏实,很温暖,这是他跟林小美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有的感觉。

    可能更多的是依恋,但不可否认,他对这个像大姐姐一样关心他的女人确实很有好感,但还没达到爱的地步。

    毕竟接触的时间不长,而且当初自己年幼,只是单纯地觉得香嫂子好、美丽,并没有动过那方面的心思。

    就是从监狱里出来这几天,看见香嫂子,他才有种心动的感觉。

    虽然他谈过一次恋爱,但也仅限于拉拉手、拥抱而已,而且结局很不美丽,所以他现在对感情方面的事情很慎重,其实也很小白。

    想着想着陆鸣就有些头疼,索性就不想了,反正香嫂子就在村里也跑不了,如果自己真爱上她了,那追就是了,至于香嫂子是寡妇的事情,陆鸣压根就没介意过,他唯一担心的是人家会不会喜欢自己,毕竟自己坐过牢,而且今晚貌似被人家给变相拒绝了……

    爱情太复杂,还是干正事吧!

    理了理心绪,陆鸣把马雯雯叫到屋里,商谈建厂、招工、修路等等事宜。

    不得不说,马雯雯是真有能力,只是根据陆鸣的简单设想便很快去其糟粕,策划好了具体的方案,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简单来说,就是在建大厂的同时,先建个小作坊,同时招工,把活先干起来。

    一是可以试运营,积累经验,发现问题。

    二则可以先把产品做出来,尽快打入市场,抢占先机,顺便看看反响如何,然后再根据市场效应有针对性地布局。

    第三点,就是管人,毕竟白山村乃至周边村子的村民都没有干过这方面的工作,文化水平又不高,需要一段时间培训、观察,才能知道谁适合干什么,谁不适合留下来。

    而具体讲,还有包山种植原料所需药材、修路、设备、人才引进等等,等到马雯雯全部分析完,陆鸣这才发现原来开公司办工厂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考虑非常多事情,而且听马雯雯的意思这才只是经营的其中一环,陆鸣表示很蛋疼,压力很山大!

    不过幸好有马雯雯这个全能型人才在,所以,他直接将全部事情交给马雯雯全权处理。

    但马雯雯就有点无语了,眼神古怪地看向他,“陆总,你就这么当甩手掌柜,不太好吧?”

    陆鸣厚颜无耻地笑道:“作为总,就是应该把人才放到适合的岗位上,我觉得你就适合当总,现在我提拔你当‘鸣天’的副总,总览全局,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马雯雯嘴角扯了扯,然后好笑道:“陆总,你就这么放心我?我可只是林总暂时借调过来的?”

    陆鸣不在意地说:“我相信老八,自然也就放心你了,而且老八的人不就是我的人嘛,什么借不借的!”

    “你这是准备挖墙脚喽?”

    “我这还用挖吗?”

    马雯雯第一次发现陆鸣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一面,打趣道:“我对薪资待遇要求可是很高的,我怕你雇不起我!”

    “你就放心在我这干吧,我绝对亏不了你的,而且……”陆鸣敛去笑容,眼中闪烁着自信和野心,霸气说道:“这只是一个起点!”

    …………

    …………

    虽然大饼画的挺大,但也得给人家点甜头不是,谈完正事,陆鸣便给了马雯雯一小袋壮体药,又根据她的身体情况告知了服用剂量。

    当然,壮体药他也准备给父母吃,去东屋认真检查了一遍父母的身体,当发现母亲的身体很糟糕,父亲出车祸的腿部至今还有后遗症后,心中对李福的恨意更浓。

    悄然用所剩不多的灵气梳理了父母的经脉,叮嘱他们一定要按时按量吃药后,陆鸣这才回屋,倦意上涌,躺炕上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好像有人跟他说了些什么,但他没有听清,当他想要追问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

    他醒了!

    自从开始修行,陆鸣已经好久没有做过梦了,正当他好奇怎么突然做起梦来时,他陡然清醒过来,因为一张字条突兀出现在他的枕头旁。

    陆鸣敢肯定,这绝不是他放的,他拿起字条看了看,脸色一僵,目瞪口呆。

    上面用毛笔写着一行字:要想保命,尽快修炼,山中有缘,听天由命!

    看着上面苍劲有力的毛笔字,陆鸣赫然回忆起昨夜梦里有人跟他说的就是这段话,但怎么可能?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只感觉手上一烫,字条无火自燃,眨眼间便化成飞灰了。

    陆鸣被这突然的状况吓一跳,太诡异,太瘆人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陆鸣嘴里喃喃着那十六个字,前两句话很好理解,不尽快修炼就会小命不保。

    这是威胁,还是提醒?

    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上,只有老疯子知道他能修炼,那么留下字条的人十有**是老疯子,当然,不排除有其他高人,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真是老疯子,再结合自己昨天的情况,那么前两句就应该是提醒了,不过以老疯子神神叨叨的做派,也有可能是敦促他快点修炼。

    这么一想,后两句话也就通了,山里有帮助他修炼的缘,而字条出现在他家,那这个山,指的就应该是芒山了!

    “老疯子想让我进山寻找‘缘’尽快修炼,他怎么知道我住哪?难道,他一直在跟踪我?”

    陆鸣越想越觉得很有这种可能,也越发觉得老疯子神秘了。

    老疯子当初那么做,是出于好心,还是别有用心?

    陆鸣有些头皮发麻,虽然想不明白,但他总觉得未来会有大事在他身上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