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7章 李婶的心思!
    回去的路上,陆鸣意外看见香嫂子低着头站在自家门口,好像没有要进去的意思,有些奇怪,走过去笑问道:“香嫂子,怎么不进屋?”

    一抬头,见是陆鸣,孙香双眼一亮,柔美一笑,“我刚出来,你干什么去了?”

    “上山溜达溜达!”陆鸣看出她是特意等自己,好奇道:“香嫂子,找我有事?”

    孙香点了点头,说:“我婆婆想感谢感谢你,让你上我家吃饭!”

    陆鸣洒然一笑,“感谢啥啊,这是我应该做的,告诉李婶别破费了!”

    孙香急忙说道:“菜都做好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要是再不去,那就真客套了,陆鸣说了句“那好吧,我进屋取点东西,等我下”,便走进院子。

    没过一会儿,陆鸣提留着一个小袋子走了出来,见状,孙香连忙劝阻:“小鸣,你别拿东西了。”

    “你们请我吃饭,我空着手过去多不好,再说也不是啥贵重东西!”说着,陆鸣便率先往外走,孙香看拗不过他,只好跟了上去。

    到了孙香家,李婶就拉着陆鸣进屋,一顿感谢猛夸,那热情劲儿,着实让陆鸣有点受宠若惊。

    上了饭桌,李婶不好意思地说道:“俺也买不起山珍海味,都是些家常菜,你别介意哈!”

    陆鸣连忙摆手,“李婶你客气啥,咱都是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

    他可是知道李婶过日子多细,这一桌子菜,有鱼有鸡的,也就过年的时候能这么奢侈,可想而知李婶是真心先感谢自己,这让陆鸣很感动,把小袋子递给李婶,说:“我拿了点我弄的补药给你和香嫂子,对身体好!”

    “你说你这孩子来就来呗还拿啥东西啊,婶子不能要!”

    “李婶您就收下吧,我自己弄的,不值啥钱!”

    陆鸣劝了劝,然后根据李婶和香嫂子的身体情况,将壮体药的服用方法说了出来,并且告知了壮体药的好处。

    得知这补药这么神奇,李婶好奇道:“小鸣,这个就是你办厂要弄的东西?”

    陆鸣点了点头,“李婶,你放心,这药有益无害,经过国家机构检验了!”

    听见他这么一说,李婶满心欢喜地说:“那婶子就收下了!”

    然后夸赞道:“刚出来就能捣鼓出这么好的东西,还当起了老板,你爸妈有你这么个有孝心又有出息的儿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不像我家那位,命薄啊!”

    说到最后,李婶想起了她那个死去的儿子,双眼不觉间湿润起来。

    孙香没想到婆婆突然提起这茬,也是有些伤感,抽了抽鼻子,嗔怪地喊了句“妈”。

    李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抹了把眼泪,“怪我怪我,这个时候提他干啥,小鸣你别介意哈!”

    陆鸣劝慰道:“李婶您就别伤心了,您不是还有个好儿媳妇嘛!”

    李婶一脸欣慰加心疼地拉着孙香的手,“对对对,老天还算待我不薄,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女儿,就是苦了香儿了!”

    孙香听闻哽咽道:“妈,我不苦!”

    陆鸣有些奇怪,李婶怎么叫香嫂子“女儿”了,不过也没在意,可能是情绪失控叫错了,然后讲了几个笑话,缓解了有些伤感的气氛,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吃起饭来。

    吃饭的时候聊起办厂招工的事情,李婶没有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说想让香嫂子到陆鸣厂里上班,其实不用李婶说陆鸣也是这么打算的,一口答应了。

    吃得差不多了,李婶便说出去溜溜神,让孙香陪陆鸣待会儿,了解下工作的事情。

    但具体让香嫂子干什么陆鸣还没想好,聊了一会工作就没什么可说的,而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被李婶劝着喝了点酒,看着香嫂子柔美的脸蛋,陆鸣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瞧见陆鸣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孙香俏脸微红,两手在桌子底下乱揉,低声问道:“雯雯一直在你家住吗?”

    “嗯,咱们村里也没旅馆,她只能住我家,不过是住我小妹的房间!”陆鸣解释了一句。

    孙香哦了一声,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说:“其实雯雯挺好,跟你挺配的!”

    陆鸣哪能听不出来她是在暗示什么,哑然失笑道:“我和她只是工作关系,没什么的,再说人家这么漂亮,还那么有能力,我却坐过牢,怎么配得上人家呢!”

    “你怎么就配不上她?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坐牢还不是因为你孝顺,我觉得你好,没有什么女人你配不上的!”孙香脸色一急,不过说完,她就发现这话说得有些暧昧了,低下头,两手紧紧攥着,脸也更红了。

    陆鸣一愣,他没想到自己在香嫂子心中地位这么高,莫名有些骄傲了,然后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你觉得我配得上你吗?”

    “当然!”孙香下意识回道,不过随即剜了它一眼,“你瞎说什么呢!”

    可能是酒精作用,也可能是好奇心作祟,陆鸣生涩地问道:“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孙香心头一惊,急忙别过头,佯装生气地说:“你再开这种玩笑,嫂子真生气了,你喝多了,早点回去吧!”

    竟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下回不敢了,我可能真喝多了,那我先走了!”陆鸣尴尬说完,匆忙离开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陆鸣猛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喝点酒被人一夸就不知道北了,什么话都敢往外秃噜,真以为自己牛逼上天了,什么德性!

    以后还怎么见香嫂子?

    陆鸣有些忧愁,但也莫名有些失落。

    …………

    “香儿,小鸣走了?”

    “嗯!”

    看见儿媳妇有些神不守舍,李婶问道:“香儿,你跟他说了吗?”

    孙香摇了摇头,“没有!”

    李婶怜爱地拉着孙香的手,叹道:“咳,都是我不好,我们李家耽误了你这么多年,我不想再耽误你一辈子啊!”

    孙香眼含热泪地说:“妈,您别这么说,我从来没觉得你们耽误了我,真的!”

    李婶也是眼眶红肿,“可是我心疼你啊,我儿子没那个福分,我认了,我不想你也没福分,你是个好姑娘,应该有丈夫疼,应该过上好日子,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会让你改嫁,但小鸣不同,他是看着长大的,不但心肠好,孝顺,还有能耐,最主要的,我能看出他喜欢你,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怕有人在我背后说咱家闲话,怕小鸣和王家不肯接受你这个寡妇,还怕王家因为你被别人戳脊梁骨,但我清楚王家人,他们不会那么想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难道你还怕小鸣会对我不好吗?”

    孙香知道婆婆是好意,是真心为自己好,可是,“是我配不上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