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6章 担忧!
    如果可以,马大力真不想来王家,更别提赔礼道歉下跪了!

    但被杨铭无情抛弃,还威胁不准进县城,也就意味着断了财路,以后可怎么活?

    干农活?

    他这种半残废人士不方便干,也不屑干!

    更何况他在县城混得好好的,突然回来种地,让乡亲们怎么想?

    脸面何存?

    最后没办法,经过父亲的指点,他只好来求陆鸣谋份工作了,谁让陆鸣今非昔比,成为他再也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了呢!

    原本他以为按照父亲的吩咐将姿态放得足够低,陆鸣一心软,看在同村的份上就能答应了,但没想到陆鸣心肠这么硬,死硬死硬的,不但洞穿了他们父子的想法,还一口回绝了……

    好在他留了一个心眼,能不能再次过上滋润的小生活,就看这次了。

    马大力认真说道:“陆哥,我说的是真的,杨铭这个人记仇,虽然明面上不敢怎么样,但背地里他真敢对你不利,指不定怎么报复你呢,你可得小心他点!”

    陆鸣眯缝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喜欢之前的生活吗?说实话?”

    马大力不明白陆鸣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想了想,讪讪回道:“也不能说喜欢,就是……就是习惯了!”

    陆鸣又问道:“你想真心跟我吗?”

    马大力无奈说道:“如果是以前的你,我不会,而且还会报复你,但现在,我没得选!”

    对于他的如此坦诚,陆鸣有些意外,“如果有的选呢?”

    马大力咬了咬牙,“陆鸣,咱俩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吧,我当初很不服气,凭什么你就有本事考上好大学,而我就得在家种地?所以我一直很嫉妒你,我也想混出个人样让乡亲们看看我不比你差。

    但自从到了县城,见得多了,我也就不那么想了,有本事的人太多,我有了自知之明。而且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我懂要想混的好,就得忠心,而且我知道你是好人,咱们知根知底,只要我忠心,你就不会亏待我的,当然,这些都是在你有本事的前提下,也就是现在。”

    陆鸣说道:“如果将来有一个更有本事的人叫你出卖我呢?”

    反正都掏心窝子了,马大力也不怕了,咧了咧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得看情况了,谁不想活得更好呢,不过我真不想当三国里的吕布,成为三姓家奴!”

    真小人!

    绝对的真小人!

    陆鸣对他有了另一番看法,有些刮目相看了!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当吕布的机会,因为你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陆鸣自信说完,话锋一转,“不过你想在我手下做事,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我这里不要废物。”

    “你别看我没什么文化,但……”

    未等马大力说完,陆鸣便打断道:“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现在让你办件事,如果办好了,我就要你,并且保证你以后的生活绝对不会比现在差。”

    马大力眸光一亮,“什么事?”

    陆鸣眼珠子转了转,神神秘秘地说:“你……”

    听完,马大力耸然一惊,“这……能行吗?”

    陆鸣诡异一笑,“行不行看你能力了!”

    马大力想了想,最后咬牙说道:“成,我干了!”

    …………

    …………

    马家父子离开后,马雯雯来到陆鸣的房间,问道:“陆总,你跟那个马大力在外头聊什么了?”

    陆鸣笑道:“你猜猜!”

    “他想在你这求份工作?”

    “我家雯雯助理真厉害!”

    马雯雯不由白了他一眼,有些无语,这家伙怎么突然之间那么没正形了呢!

    “你拒绝他了?”

    “当然!”

    “我说他走的时候怎么一脸的不乐意呢,不过他看你的眼神挺奇怪的!”

    “怎么奇怪了?”

    “被你拒绝,应该很愤怒才对,但他没有,反而有些敬畏!”

    陆鸣心里顿时一惊,不愧是老八的得力干将,这种察言观色的水平,不去当特工真是白瞎了。

    “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他不敬畏才怪呢!”陆鸣打了个哈哈,然后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我在派出所的时候看你出手夺凳子挺麻溜的,你练过功夫?”

    马雯雯微微一笑,“我练过跆拳道,跆拳道黑带!”

    黑带?我的乖乖!

    陆鸣暗暗咋舌,没想到马雯雯这苗条的身体里竟然隐藏着一颗女暴龙的心,看来以后还是少开她玩笑比较安全。

    “那啥,今天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吧,我出去一趟!”陆鸣麻溜跑出了屋子。

    看着陆鸣颇有点逃之夭夭的背影,马雯雯无语喃喃:“至于吓成这样吗?”

    离开家,陆鸣便上山了,不过脸色有些凝重。

    来到山上无人处,陆鸣停下脚步,摊开手,悄然运转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一丝像火苗般的红色灵气突兀出现。

    仔细观察了会儿,确认灵气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陆鸣又感受了下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眉头微皱。

    今天连续两次听见的声音,陆鸣可以肯定不是幻听,之后发生的事情和那股子嗜血的杀意更可以佐证这一点。

    但这是什么情况?

    自从他按照修仙传承里教的修行方法开始修炼,一直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失控了?

    没错,就是失控!

    他记得当时随着那道弥音响起,他杀心大起,之后发生了什么就完全不记得了,这不是失控是什么?

    警察和香嫂子说他当时完全是想杀了吴亮,双眼还猩红如血,可是他只是想揍吴亮一顿,根本没想杀人,而且在派出所的时候他对吴亮又起了杀心,要不是马雯雯几人及时进来,恐怕他又要被那道声音蛊惑失控了!

    我到底怎么了?

    陆鸣不解,也很担忧。

    杀人是犯法的,他真怕哪天一失控,真杀了人,那么父母和小妹怎么办?

    决不能再发生这种事!

    坐在地上,陆鸣闭上眼睛,细细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又仔细翻阅脑海里有关修炼的信息,仿若老僧入定。

    时间飞快,眨眼间太阳就要落山了。

    苦思冥想了几个小时,陆鸣还是没在修仙传承里找到为什么会听到那个声音,但也不是一无所获。

    他隐隐猜到,自己之所以会失控,可能是因为在打架的时候同时受到了吴亮言语上的刺激。

    其实他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心底还是有些自卑的,譬如农村出身,譬如坐牢。

    不是他瞧不起自己的出身,而是自从上学他被别人用这个嘲笑侮辱了多次,久讥成刺,反应自然就会过激。

    坐牢同理!

    而且吴亮还威胁伤害他关心的人,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这一切,导致了失控。

    可能并不准确,但陆鸣相信一定有这些因素存在。

    “老疯子给了我珠子之后就消失了,脑袋里的秘密又不能跟别人说,看来我只能尽量不跟人动手,尽量心平气和了,希望这个方法可以有效!”

    陆鸣长叹了口气,起身朝山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