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5章 马家父子!
    陆鸣不是跟谁都爱开玩笑的,他只会跟亲近的人,譬如亲人、真朋友!

    而陆鸣交真朋友,有两种方式,一是有眼缘,脾性相投,二则是得到他的认可,不关乎身份地位,不在意好人坏人,仅此而已。

    所以,他的真朋友很少,不过今天,多了一个,马雯雯!

    马雯雯虽然年轻貌美,博学多才,但却没有一丝傲气,也没有一点瞧不起陆鸣的意思,这不是装的,陆鸣感觉得出来。

    或许是出于工作的原因,马雯雯才没有任何埋怨来到穷乡僻壤,但与陆鸣父母说话聊天时的自然与亲切,足以看出她的品性如何,再加上这次她将陆鸣及时解救出来的方式和态度,更让陆鸣刮目相看,心生感激。

    可以说,马雯雯用自己的正常表现博得了陆鸣的认可,可能她自己并不在意,但未来,她会知道成为陆鸣的真朋友是多么的幸福。

    …………

    来到医院,将在派出所发生的事情美化性地告知了孙香,解除孙香的担忧后,陆鸣便把已经舒醒过来的李婶扶到车里,四人开车返回白山村。

    当然,陆鸣没有忘记吴医生这个帮凶,交代了马雯雯一声,他相信马雯雯一定会将吴医生“处理妥当”。

    回到白山村,将李婶和香嫂子送回家,陆鸣和马雯雯也回了家。

    不过刚一进屋,看见两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在家里,陆鸣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们怎么在咱家?”陆鸣语气不悦地问道。

    看见儿子这个表情,陈秀娥和王大海也是深有同感,他们起初也纳闷马家父子怎么还有脸过来,但人家带着一大堆礼物,还摆出一副要和解的态度,即使再怎么厌恶,他们也不好意思赶人家走。

    没错,这两个很不让陆鸣待见的人,正是马家父子马三福和马大力。

    见陈秀娥和王大海不说话,马三福朝儿子使了个眼色,马大力心领神会,噗通一声跪在陆鸣身前,然后扇了自己一个嘴巴,“陆哥,我错了!”

    马大力突然来这么一出,着实让在场的几人愣住了!

    不过王家人依旧沉默,而作为旁观者的马雯雯,嘴角则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陆鸣自顾自地喝了口水,然后瞅了一眼明显被人打过,脸还没消肿的马瘸子,心里冷笑一声,问道:“你怎么错了?”

    马大力愧疚地说:“我不该痴心妄想娶王燕,也不该找人堵你,我错了,陆哥,你看在咱们是同村的,还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你就原谅我吧!”

    这时,马三福也站起了来,将一沓子钱放到桌子上,笑呵呵地说:“小陆,我这个当叔的也不对,昨晚不该那么做,这钱我们不要了,权当做我们给你赔不是了!”

    马三炮的这个举动让王大海和陈秀娥很意外,马三炮可是村里有名的财迷、铁公鸡一毛不拔,今天怎么了,把一身鸡毛都给拔了?

    不过随即反应过来,陈秀娥陡然站起,怒声道:“马小子,你说什么,你找人堵我儿子了?什么时候的事?”

    马大力没想到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想到了什么,没敢吱声,用求饶的眼神看向陆鸣。

    “就是我进城的那两天,正好碰见他!”陆鸣解释了一句。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说呢?你伤到哪没有?”陈秀娥担忧道。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放心好了,那天是他们被我给打了!”陆鸣说完,看了马大力一眼。

    马大力心领神会,急忙附和一声:“是是是,陆哥老厉害了,那天我们让陆哥打的屁滚尿流!”

    得知儿子没事,王大海夫妇松了口气,王大海随即眼神不善地看向马三福,呵斥道:“马三炮,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还敢找人堵我儿子,你们拿着东西给我滚,我们王家不欢迎你们!”

    马三福连忙赔笑道:“王大哥,你别生气,我也才知道这事儿,这不就让他过来赔不是来了嘛!”

    王大海冷哼一声,“哼,用不着!”

    “这……”马三福一脸的尴尬,一咬牙,说道:“王大哥,你不会想让我跪下来给你们赔罪吧,行,只要你们能原谅我们,我跪!”

    说着,马三福就要下跪,但被王大海拦了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咳,我们原谅你们了,你们可以走了!”王大海没想到马三福真下跪,叹了口气。

    陈秀娥虽然很生气,但脸色明显缓和不少,说到底,老两口都是老实人,心善心软。

    爸妈吃他俩这一套,但陆鸣可不吃,说了句“马大力,你跟我出来”,便扭头朝屋外走去。

    看着唯唯诺诺跟出来的马大力,陆鸣淡淡说道:“你身上的伤是杨铭打的,还是杨德利?”

    马大力低声回道:“是杨铭!”

    陆鸣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说吧,这么兴师动众的为了什么,别跟我说只是过来道歉,我要听实话,要是敢有一句假话,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马大力内心一紧,哪里还敢说假话,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原来杨铭醒过来知道动不了陆鸣,一怒之下就胖揍了马大力一顿,并把他给开除了,还扬言他再敢出现在县城,就让他下辈子生活不能自理,所以他只能回家了。

    他将这事儿告诉了他爹马三福,马三福一听急了,这才立马过来赔罪,一是知道陆鸣不好惹真心想来赔罪,二是因为陆鸣要开工厂,想为儿子在陆鸣这里谋条生路。

    听完,陆鸣冷笑道:“呵呵,你们爷俩想得还真是美,我是可以原谅你们之前的行为,但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德性,你觉得我会用你吗?”

    马大力讪讪说道:“我没什么文化,腿还瘸了,到县城打工,根本没什么地方要我,没办法我才跟杨铭他们瞎混的,时间一长,就……就这样了,其实我也不想……”

    没等他说完,陆鸣打断道:“你不用跟我这儿打苦情牌,没用,你什么德行我比你还清楚,你要没什么有用的话说,你可以和你爹走了,不过想在我这儿工作,我明白儿告诉你,没门!”

    马大力顿时急了,“我有,我还有一个重要消息告诉你,离县城之前我听一个朋友说,杨铭正派人调查你呢,说要暗地里给你使绊子,报复你!”

    “哦?”陆鸣眉头一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