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3章 审讯室 二 !
    砰!

    一声闷响,凳子结结实实砸在了陆鸣的手臂上。

    幸好凳子是木制的,也幸好陆鸣及时抬起手臂护住脑袋,要不然吴亮这含怒一击,足够他头破血流的了!

    但胳膊处传来的疼痛感,饶是以他的强健体魄,还是不由眼角挑了挑,闷哼一声。

    “你不是很能打吗,来啊,打我啊?怎么不打了啊?”

    吴亮叫嚣着,抡起凳子又砸了过去。

    哗啦!

    手铐与铁桌子之间的铁链崩得极紧。

    一只手死死攥住木凳的凳腿,没有让吴亮再次得逞,但也付出了一些代价。

    手腕顿时出现一道血痕,但陆鸣好似没有感受到一样,仰起头,眼神冰寒地看向吴亮,仿若一头蛰伏的野兽,即将暴走。

    “你别逼我!”陆鸣强行压制着怒火,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吴亮使劲拽了拽凳子,没拽动,然后嚣张笑道:“我就逼你了怎么地?有能耐你咬我啊?小兔崽子,我特么最烦你用这种眼神瞪我,老子告诉你,今天老子不但要狠狠教训你一顿,还要让你回去吃一辈子牢饭,然后把孙香那个小骚寡妇给办了,哎呀,这么生气干嘛,你不会还没上过她吧?等我玩腻了她,给点录点片段让你过过眼瘾,怎么样,够意思吧?哈哈!”

    “你敢碰她一下,我弄死你!”陆鸣猛地站起,怒吼道,双眼不觉间又有开始变红的征兆。

    吴亮下意识后退几步,瞧见陆鸣被手铐锁在铁桌上过不来,吴亮暗松了口气,继续叫嚣着,“弄死我?来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

    被吴亮连番的话语刺激,陆鸣只感觉一股怒意要破体而出,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低吼:“杀了他,杀了他,高贵的你不容任何人亵渎。”

    这道充满诱惑性的声音他曾经听过,就在胡同里的时候,他知道就是因为这个声音,那时自己才会失去意识,他更知道,如果听从了这个声音,那么自己肯定会真杀了吴亮。

    虽然吴亮可恶,但罪不至死,最主要的是他如果在这里杀人,就算七爷、老八他们再怎么找关系,他也铁定会回到监狱继续坐牢,而且很有可能是一辈子,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面露挣扎之色。

    “杀了他,杀了他!”

    “我不能,我绝不能!”

    陆鸣在心里竭力跟莫名冒出来的这股子杀意对抗。

    看见他一副极为痛苦的模样,吴亮冷笑连连:“呵呵,别以为你摆出这个表情,我就会饶了你,就算你现在跪地求我,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吴亮拎起另一个凳子,眼神一狠,作势就要砸向他,但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猛地被推开,几道身影走了进来,当看见吴亮的举动后,其中一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女人面色大变,急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紧接着,一个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小亮,把凳子给我放下!”

    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吴亮偏过头,看见门口的两个中年人、一个美女和郑树青,顿时愣住了,“爸,刘叔,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这两个中年人,正是芒山镇的镇委书-记吴国梁和镇长刘军,而那个年轻美女,自然是马雯雯了!

    趁着吴亮愣神之际,马雯雯一个箭步掠至吴亮身前,一把夺过凳子扔到一旁,然后来到陆鸣身旁,关切问道:“陆总,你没事吧?”

    瞧见陆鸣不回答,闭着眼很难受的样子,马雯雯怒视向吴国梁几人,“你们芒山镇还真是厉害啊,不但将我们陆总给抓了,还允许嫌疑犯对我们陆总动私刑,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们陆总一个交代,这事儿我们少擎集团决不会善罢甘休!”

    “你特么是什么人,有你……”

    吴亮刚想说话,一个巴掌糊在了他的脸上。

    “不肖子,你给我闭嘴!”吴国梁怒斥一声,沉声问道:“郑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实话!”

    郑树青心头一惊,这个场面,他哪里还敢说谎,急忙说道:“我接到一个女人的报警,说有人聚众打人,到了那里才发现是亮子,不,是吴亮,当时看见吴亮的几个朋友都受伤躺在地上,而陆鸣正举着棒子要打吴亮,我们立刻将陆鸣给逮捕了,我说的是实话,有很多同僚在场,他们可以作证。”

    吴国梁问道:“那这个不肖子怎么在这里?还要殴打别人?”

    “这个……”郑树青看了眼吴亮和陆鸣,咬了咬牙,说道:“吴亮说要亲自审问陆鸣,我也没想到吴亮会……”

    “他是警察吗?他有什么资格审问别人?啊?”吴国梁质问道。

    “是我的责任,是我疏忽了!”郑树青低下头。

    “你的事一会儿再说,还不让人先把这个不肖子给我抓起来!”

    “是是是,我这就办!”

    郑树青硬着头皮叫来两个年轻警察给吴亮铐上了手铐。

    吴亮没想到父亲不但打自己,还让人抓自己,不可置信地嚷道:“爸,我是你儿子啊,你抓我干什么?”

    吴国梁别过头,“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吴亮急忙看向郑树青和刘军,求救道:“郑叔,刘叔,你们帮我说说话啊,我……我没有打他,我就是进来看看,我是冤枉的啊!”

    “你还敢说你冤枉……”吴国梁作势又要扇儿子耳光,但不知是不是怒极攻心,踉跄后退一步,捂着心脏位置,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老吴,别动怒,小心伤了身子,兴许这是个误会!”个子不高、长相儒雅的刘军连忙扶住吴国梁,低声劝道。

    吴亮连忙说道:“对对对,刘叔说的对,这就是个误会!”

    这时,马雯雯指着吴亮,冷笑道:“误会?呵呵,我朋友打电话报警,说你找人到医院堵住我们陆总,还扬言要殴打陆总,怎么到后来变成我们陆总是嫌疑犯,你却是受害者了?而且你刚才要打陆总,要不是我们及时出现,恐怕你已经得手了吧?这也是误会?”

    “臭娘们,你别血口喷人,你们陆总是谁啊?我打的是陆鸣,不是你们陆总,你……”骂着骂着,吴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了指陆鸣,惊愕喊道:“他就是你口中的陆总?”

    “没错,陆鸣就是我们少擎集团的副总!”马雯雯冷然回道。

    “怎么可能?他就是一个乡下小子,而且刚出狱没多久,怎么可能……”吴亮不敢相信地喊道。

    然而就在这时,陆鸣睁开了眼,冷冷地看向吴亮。

    “为什么不可能?”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