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2章 审讯室 一 !
    审讯室内,郑树青和陆鸣隔桌相对。

    虽然两人都是坐着,但待遇却完全不同,陆鸣的双手拷在特制的铁桌上,而郑树青则绝对自由,不过从进来到现在,陆鸣一直很平静,在他脸上丝毫没有畏惧、紧张之类的表情浮现,这让郑树青有些意外,也有些凝重。

    不是善茬啊!

    没过一会儿,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递给郑树青。

    郑树青看了看,又细细打量了一眼对面这个年轻的“暴徒”,冷笑一声,“呵呵,难怪这么镇定,原来是有经验了啊!”

    “啧啧,故意伤人罪,把人捅成植物人,还真是够狠的,被判八年……”郑树青啧啧称奇,不过看到最后,发现他只服刑三年就被放出来了,眼神一凝,没有继续说下去。

    郑树青四十来岁,虽然只是一个小镇的一个小派出所所长,但干警察干了十多年,经验、阅历都很丰富,知道减刑五年,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因为表现良好减刑五年?

    鬼才相信!

    这里面绝对有猫腻,看来这个农村小子不是书面上写的那么简单!

    对付来历不明的嫌疑犯,郑树青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将文件扔到桌子上,严肃问道:“说说吧,为什么要伤人?”

    “吴亮找人堵我,我被迫自卫而已!”陆鸣瞅了一眼这个长着面瘫脸的中年警察,淡淡回道。

    “自卫?呵呵,我看到的可不是自卫,而是你手持凶器伤人的画面,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郑树青冷笑道。

    “眼见不一定为实,你只看到他们受伤,难道你没注意到我也受伤了?而且……”陆鸣双眼微眯,“我的伤口现在还在流血,你们不但不给我包扎,还想审犯人似的把我关在这里,你们就是这么当警察的?”

    “放肆,你打人你还有理了?”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察呵斥道。

    郑树青摆了摆手,吩咐道:“小张,你去把小胡叫来,给他包扎一下!”

    年轻警察没想到所长会这么说,一愣,所长什么时候改性了?

    郑树青一瞪眼,“还不去?”

    年轻警察离开审讯室后,郑树青笑了笑,说:“小兄弟,你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人吗?”

    陆鸣也没想到这个明显和吴亮一伙的民警会真叫人给他包扎伤口,而且现在态度跟刚才完全两样,有些摸不透郑树青的目的,如实回道:“镇委书-记的儿子,副市-长的外甥。”

    郑树青佯装惊讶,“你既然知道,还敢打他?”

    陆鸣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我也是才知道的,不过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找人打我,难道我还能任由他欺负?”

    “冲动,实在是太冲动了!”郑树青叹道:“吴亮这个人极为记仇,我都得让他三分,你这回把他给打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啊!”

    随后,郑树青将他拿着铁棒要打吴亮,警察来了也不肯罢手的一幕说了出来。

    陆鸣眉头皱了皱,虽然那一刻发生的事情他压根就不记得,但他也知道这个民警不会无聊到欺骗他,沉默了下,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么多?”

    郑树青意有所指地说:“因为我知道吴老三是什么德行,在芒山镇,只有他欺负别人,还没人敢欺负他!”

    陆鸣笑了笑,“恐怕不光是因为这个吧?”

    “虽然我是派出所所长,看似挺风光,但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在芒山镇,我真就没啥权利,吴亮来头太大,我不敢得罪,而你能够在被判八年的情况下这么早出来,想必也有一些本事,我也不想得罪,如果你背后有人,你最好尽快让人捞你,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郑树青这么一说,陆鸣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他看出了什么,不过光从减刑这件事便洞悉出自己也有些背景,看来他还真有些本事,就是这想两不得罪、处事圆滑的性格,让陆鸣很不喜欢,也很失望。

    如果警察都这么想,这么干,那谁来主持正义?

    公义何在?

    陆鸣厌恶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忙,我只希望你能看清自己的身份,你是一名人民警察!”

    郑树青当然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也看出他瞧不起自己,说实话,郑树青也挺瞧不起自己的,但那又怎样?

    自己当初报考警校,也是秉着惩奸除恶、主持公义的初衷,年轻时也曾坚持本心,但换来了什么?

    被发配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小破镇,当一个只能抓抓赌、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小所长!

    而且这一当就是十年!

    这就是现实,世道如此而已!

    不知是想到了失意的半生,还是同情陆鸣的年轻幼稚,郑树青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医护人员进来给陆鸣简单处理了下伤口,过了片刻,一个不速之客走进了审讯室。

    不是吴亮还能是谁!

    “郑叔,审的怎么样,这小崽子招供了没有?”吴亮戏虐地看向陆鸣,笑问道。

    “正审着呢!”郑树青勉强笑了笑。

    “郑叔这审犯人的水平下降了啊,还是我帮你审审吧!”看见陆鸣完好无损,吴亮有些不乐意了。

    “不用了吧?”郑树青自然明白吴亮是什么意思。

    “郑叔,你这手段太温和了,对付他这种‘暴徒’,得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行!”

    “亮子,这小子点子有点硬,你最好还是别胡来!”

    吴亮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他能有多硬?郑叔放心好了,我都把他底细查得一清二楚,就是个坐过牢的乡下小子而已。”

    见郑树青还在那里犹犹豫豫的,吴亮脸一沉,“郑叔,我可是向我大舅推荐你调回b市你这个表现,让我有点后悔了啊?”

    郑树青双眼一亮,然后一咬牙,朝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察招了招手,走了出去。

    审讯室现在只剩下吴亮和陆鸣二人,吴亮一屁股坐在郑树青的座位上,得意地看向陆鸣,猖狂大笑道:“哈哈,姓陆的,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陆鸣没有回话,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吴亮,然后嘴角微弯,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笑你麻痹啊笑!”看见陆鸣不但不害怕,反而笑了,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吴亮猛地抡起凳子砸向他,骂道:“**崽子,敢打老子,今天老子废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