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0章 身上染血!
    看了看陆鸣选择的这条僻静胡同,吴亮笑了,“哈哈,不愧是蹲过号子的人,选的地方都这么好,不错,这回你说吧,你想我废你胳膊还是腿,我一定成全你,哈哈!”

    面对十几个人的前后夹击,陆鸣略显秀气的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那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除了平静,便是愈演愈烈的战意,“要打就打,你屁话真多!”

    吴亮敛去笑容,心中莫名生出一抹忌惮。

    己方这么多人,他不但敢一个人过来,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真有什么底气不成?

    但吴亮调查过他,知道他在入狱之前只不过是一名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没有丝毫背景,他凭什么有恃无恐?

    难道就因为他曾经将一个小混混捅成重伤?还是说他仗着自己有几下子?

    不过己方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常打架的混子,更有几个也曾经蹲过号子,十多个人打一个,就算他再怎么能打,再怎么狠,吴亮相信他也只能是挨揍的份儿,自己怕他个卵!

    这么一想,吴亮重新露出狰狞笑容,一挥手,“哥几个,抄家伙,给我往死里弄他,出事我兜着!”

    亮哥发话,手下们纷纷从腰间抽出凶器,有片刀、有铁棒、有钢筋,杂七杂八的,然后目露凶光,狞笑着朝陆鸣扑了过去。

    陆鸣眼神有些凝重,他没想到这些人准备这么充分,竟然随身带着凶器,本来就人单势薄,这不亏上加亏嘛,虽然他身手不错,但还没傻到徒手搏斗。

    他目光下瞄,猛一下蹲,从地上抄起两块砖头,顺势一抡,朝后方砸去,然后再次捡起两块砖头,朝前方的七个混混迎了上去。

    别看陆鸣身体不是很壮,但经过几年的修炼,不但他的速度、柔韧性、六感都得到很大的提升,他那精瘦的身体更是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随手那么一甩,两块砖头便如炮弹般嗖的一声袭向后边两个混混的胸口。

    那两人想要闪躲,但奈何砖头的速度太快,猝不及防之下尽皆中招,前冲的身体陡然倒飞出去,胸口更是凹陷下去一块,狠狠摔在地上,狂喷两口血水后直接失去了战斗能力,昏迷过去。

    只一个瞬间两名同伴就倒地不起,这让剩下的那些混混瞳孔骤然一缩,但不愧是经常打架斗殴的主儿,他们不但没有慌乱、畏惧,反而更被激起了凶性,满脸怒容地继续冲向陆鸣。

    陆鸣没有在意,他也没工夫在意这些,他已经冲进了前方七人中间,手握砖头,依靠灵巧的身手和超快的速度,躲过一轮乱砍乱打,瞅准时间陡然前窜,一砖头糊在了一个留着光头的混混头上。

    砰!

    鲜血四溅!

    下一瞬,他仿若脑后长眼,头也不回地向侧后方甩出另一块砖头。

    砰!

    又一声闷响,另一个混混满脸鲜血,应声倒下。

    但就在这时,三把闪烁着银光的片刀朝他的后背砍去,带起刺耳的破风声,可想而知若是他挨上这三刀,非死即重伤。

    但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不懂打架的大学生,经过监狱三年的锤炼,再加上三年的修炼,他早已脱胎换骨,岂能被三个混混给砍了!

    他顺势前滚,然后迅疾转身横举铁棒。

    叮叮当当!

    三把片刀齐齐砍在铁棒上。

    不过双拳难敌十手,饶是以他的超强应变,还是避免不了受伤。

    就在他挡住背后三人的偷袭时,一条钢筋、一根铁棒狠狠抽在了他的后背和大腿上,让他不由闷哼一声。

    强行压下一口逆血,陆鸣双眼发狠,猛一用力跃起,将三把片刀弹开后豁然横甩铁棒。

    随着三道夹杂着牙齿的血箭摇曳在空中,持刀三人齐齐飞出。

    紧接着,他展现出超人的滞空能力和身体的柔韧性,强行扭转身体,以一种惊人的角度躲开偷袭,右臂后抡,狠狠扫在了另外两人的脸上。

    下一瞬,哀嚎声响彻胡同!

    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十五个人就倒下九人,这么恐怖的战绩,让剩下的六个混混脸上的凶相完全被惊恐取代。

    他们见过打架厉害的,但没见过这么厉害的!

    他们见过狠的,但没见过出手这么狠的!

    看着站在那里,手拿铁棒,身上染血的陆鸣,他们本能地停下脚步,慢慢后退,这回,他们是真的怕了!

    吴亮此时也是大张着嘴巴,几个鸡蛋都能塞下,双眼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自己的手下就这么速度地被他给撂倒了?怎么可能?

    这是绝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啊!

    当陆鸣将目光投向吴亮时,吴亮这才露出惊恐不已的表情,下意识后退几步,慌乱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上,你们没看见他受伤了嘛,给我上!”

    没错,陆鸣后背和大腿处各有一道血口子,尤其是背部,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但陆鸣完全没有在意,在监狱,为了变强,这种伤他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习惯了!

    他面色冷然肃杀,回头看了一眼犹豫不决的六名混混,那一眼,如魔鬼凝视,直接击散了他们刚刚鼓起的勇气。

    呼啦一声!

    六名混混丢掉凶器,撒丫子跑出了胡同,一个比一个快。

    这一幕,顿时让吴亮傻眼了!

    只一眼就把他们给吓跑了,吴亮艹他们八辈子祖宗的心都有了,要不要这么坑?

    虽然吴亮现在气得不要不要的,但也知道此时不是找他们算账的时候,于是做了一个决定,跟他们一样,跑!

    这么多人都干不过陆鸣,现在就剩自己一个人,不跑,还等着被他收拾啊!

    但想跑,经过陆鸣的允许了吗?

    陆鸣一咧嘴,再次露出让周勇记忆深刻的恐怖微笑,猛然甩出铁棒。

    噗!

    随着一声闷响,吴亮就这么应声倒地了……

    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陆鸣,吴亮强忍着背痛,一边向后爬,一边哀求道:“陆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惹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陆鸣居高临下地说:“你不是要废了我吗?”

    吴亮强挤出一丝笑容,“陆哥,我跟你开玩笑的,您……您别当真!”

    陆鸣捡起铁棒,“那我也跟你开开玩笑?”

    看见他这个动作,吴亮不由一哆嗦,急忙惊慌喊道:“我爹是镇书-记,我大舅是副市-长,你不能废了我,你废了我不光是你,你的亲人也得完蛋,你放了我,我保证,我保证再也不找你和孙香的麻烦,我保证和你井水不犯河水,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陆鸣咧嘴一笑,“你是在恐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