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9章 吴亮杀到!
    吴国栋此时的慌乱反应,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陆鸣说的话是真的!

    孙香柔美的脸上满是愤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还是不是医生啊?”

    就连把吴国栋叫过来的护士此刻也看不过去了,“吴医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然后朝陆鸣和孙香告密道:“你们说的吴亮我不知道,他是吴医生的亲戚!”

    吴国栋脸色阴晴不定,慌张辩解道:“你们不要听信他的话,他说的不是真的!”

    但在场的人谁还会相信他的话?

    陆鸣冷笑一声,掏出手机,“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想否认,呵呵,你要是再不说出事情真相,我这就打电话报警,让你这辈子再也当不了医生!”

    吴国栋闻言大惊,哪里还敢隐瞒,急忙阻止陆鸣打电话,求饶地说:“你别报警,我说,我全说!”

    原来当天,他确实检查出李婶只是因为低血糖才胃不舒服,昏迷过去,但就在他想要告知孙香的时候,吴亮出现阻止了他,并让他告诉孙香李婶得了重病,需要动手术,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

    其实他心里是拒绝的,但他没想到吴亮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诱惑人了,说只要他帮忙,那么镇医院主任的位置就是他的。

    他知道吴亮在芒山镇的能量,知道吴亮答应的事情一定能够做到,虽然他和吴亮是亲戚,但却是那种没有什么交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突然能够攀上吴亮这个高枝儿,还能升官,这让官迷的他怎能不动心,所以他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下来。

    当然,他此刻不可能承认是自己鬼迷心窍,一旦被医院和同行知道,就算吴亮能量再大,那他这个医生也铁定当不了了,还得遭人唾骂,说的时候也就变成是吴亮威逼,他无奈之下只能妥协。

    “这位兄弟,我真的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你可千万别报警啊,我一家老小可全指着我呢!”吴国栋强挤出几滴眼泪,哀求道。

    孙香面露同情,但陆鸣和了解吴国栋为人的护士却压根不相信他的“苦衷”,不过陆鸣也知道现在不是惩治这个医生中的败类的时候,冷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李婶重新诊治,如果李婶因为你的关系有什么不测,你就准备坐牢吧!”

    “我这就给阿姨换药,这就换!”吴国栋如蒙大赦,灰溜溜地跑出了病房。

    护士没想到陆鸣这么轻易相信了吴国栋,不甘道:“你们就这么放过他?”

    孙香低声说道:“他也是被逼的!”

    护士无语地摇了摇头,鄙夷地说:“他是乐不得这么干!”

    陆鸣对这个张得不算漂亮的护士的反应有些意外,不但刚正不阿,还是个聪明人,笑着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张晓敏!”张晓敏好奇道:“你是怎么看出来他在点滴里掺了镇定药物?难道你真懂医术?”

    陆鸣笑了笑,“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处置他?”

    张晓敏想了想,说:“就算不报警,也应该上报医院和卫生局,这种人渣就不应该让他继续当医生!”

    陆鸣赞同地点了点头,“那得你帮忙才行,你敢吗?”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别小瞧人!”

    “那你……”

    听完陆鸣的办法,张晓敏双眼明亮,答应一声,拿起那瓶吊瓶离开了病房。

    虽然没有听见陆鸣和那个护士说些什么,但孙香猜到了一些,迟疑道:“你不会是想……”

    陆鸣没有否认,“医者不救死扶伤,反而因为一己私欲拖延病情,这种披着伪善外衣的人,比坏人更可恶,理应得到惩治!”

    他顿了下,耳朵动了动,冷然地说:“而且,那个吴医生也没有悔改的意思!”

    …………

    …………

    过了几分钟,吴国栋满头大汗地回来,亲自给李婶换了吊瓶,又检查了一番,说李婶一会就能醒过来,然后一顿哀求陆鸣和孙香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并承诺所有的医疗费用全部由他出,见孙香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暗松了口气,这才离开病房,不过一走出病房,他就变脸了,目光阴狠起来。

    没过多久,十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走进了李婶所在的病房,为首的壮硕青年看见孙香和陆鸣,冷冷一笑,“呵呵,咱们还真是有缘分啊,又见面了,陆鸣!”

    这个壮硕青年,自然是吴亮!

    吴亮领着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一看就是找麻烦的,孙香顿时急声喊道:“吴老三,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要是敢乱来,我现在就报警!”

    “我怎么乱来了?我来看看未来婆婆不行吗?”吴亮笑道。

    “谁是你未来婆婆,你别胡说八道!”孙香气愤道。

    这时陆鸣突然开口:“是吴国栋打电话叫你来的吧?”

    吴亮眼神凶狠地看向陆鸣,然后咧嘴一笑,“你小子不愧是坐过牢的人,还有点小聪明,以你聪明的脑瓜,应该能猜到你今天的下场吧?”

    对于吴亮能够查到自己的底细,陆鸣一点也没感到奇怪,不以为然地说:“那吴国栋有没有告诉你他已经出卖了你,把你逼迫他做的事情全说出来了?”

    吴亮笑容一僵,啐了句“这个怂货”,然后嚣张道:“那是他干的事情,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跟我有关系,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在芒山镇,还真就没有我吴老三摆不平的事情,今天,咱们还是先算算咱们俩之间的账吧,小兔崽子,敢抢老子相中的女人,你自己说,你想怎么个残废法?”

    陆鸣扫了一眼吴亮身后的帮手,撇了撇嘴,“看来不比划比划,你还真以为没人动得了你了,这里是医院,咱们出去耍耍!”

    见陆鸣同意跟他们干架,孙香急声道:“小鸣,你别跟他们出去,咱们报警,他们不敢拿咱们怎么样的!”

    吴亮讥笑道:“呵呵,小骚寡妇,你别总拿警察吓唬我,实话告诉你,我压根就不怕,今天我就是要废了他,谁拦着也没用!”

    “你听见了吧,他压根就没想放过我!”陆鸣无奈耸了耸肩,安慰道:“放心,这些货色,我还没放在眼里,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他大步朝门外走去,路过吴亮的时候霸气说道:“今天谁跑,谁特么就是孬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