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8章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第二天一大早,孙香来到陆鸣家,刚进院儿,就看到正在屋外用井水洗漱的马雯雯和陆鸣,尤其看到马雯雯,顿时一愣。

    这么好看,而且看穿着就是大城市里来的姑娘,怎么出现在陆鸣家?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陆鸣也看到了她,笑着打招呼:“香嫂子,你来啦!”

    孙香“啊”了一声,然后好奇道:“这位是……”

    “她是我的合作伙伴,马雯雯,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孙香,香嫂子!”陆鸣连忙介绍道。

    马雯雯打量了一眼孙香,双眼不由一亮。

    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虽然穿着朴素,但身段不赖,一米六五的身高,********的,肤色很白,长相更是精致,五官清秀,一双大眼睛透着干净和柔美,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很难想象这大山沟子怎么能养出这么水灵的美女,要不是亲耳听陆鸣说,马雯雯更难想象她已经是快要奔三的寡妇。

    没错,孙香的真实年龄是28岁!

    “你好,你真漂亮!”孙香含笑说道。

    “你好,你比我漂亮!”马雯雯夸赞道。

    孙香脸一红,羞涩道:“我就是个村妇,哪能跟你比!”

    马雯雯笑了笑,“我说的是实话!”

    陆鸣没想到这俩人一见面就互夸起来,哭笑不得,女人的心思还真不是他这个男人能懂的,附和道:“香嫂子可是我们村里公认的美女,就算是全镇,也妥妥排在第一,要不是香嫂子早就嫁人了,恐怕追香嫂子的人能从村东头排到村西头。”

    “小鸣,你别瞎说!”孙香剜了他一眼,脸更红了。

    马雯雯看着陆鸣调侃道:“陆总,如果孙姐没嫁人,恐怕追孙姐的人里面就有你吧?”

    “那可不!”顺嘴说完,陆鸣就意识到这话说得有点暧昧了,连忙看向孙香,“香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孙香此时的脸已经红得快熟了,哪里还敢继续这个话题,说了句“我进屋看看姨和姨夫,你们完事了叫我”,便低着头跑进了屋里。

    陆鸣这个尴尬,埋怨道:“你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马雯雯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有**份的话,歉意道:“陆总,我以后不会了!”

    …………

    过了一会儿,在陈秀娥和王大海再三叮嘱陆鸣一定要帮孙香治好她婆婆的病后,陆鸣三人开车接上赶来的村长赵建设,离开了白山村。

    到了芒山镇,马雯雯和赵建设处理建厂、修路的事情,陆鸣和孙香则第一时间前往镇医院。

    在医院的一间病房,陆鸣看见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孙香婆婆——李桂华李婶!

    昨晚他从香嫂子那里了解到,到医院之前,李婶还很清醒,只是说胃疼,但自从医生看完,李婶就昏迷不醒了,说是脑出血导致的,才需要做手术。

    但陆鸣一直有个疑问,如果是脑出血,怎么会胃疼呢?

    虽然李婶五十多岁了,但身体一直健朗得很,也没听说有高血压等能够导致脑出血的疾病,怎么突然一下子脑出血了?

    看着香嫂子在床边一脸伤心地照顾李婶,陆鸣犹豫了下,最后一咬牙,走过去,说道:“香嫂子,我也懂点医术,我想检查一下李婶的身体!”

    站在旁边负责看护的护士见一个这么年轻的男人要碰病人,急忙问道:“你是医生吗?”

    陆鸣摇了摇头,“我不是,但我……”

    话没说完,护士便打断道:“你不是医生,不能胡乱碰病人,出了事谁负责?”

    陆鸣没有动怒,他知道护士是好意,转头看向孙香,“香嫂子,你相信我吗?”

    孙香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你看看吧!”

    见陆鸣执意要这么做,护士有些黑脸,但既然家属都同意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气呼呼地离开了病房。

    陆鸣坐在床边,手指搭在李婶的手腕上,闭上眼睛,下一瞬,一丝灵气从他的手指传入李婶的身体,顺着血管游遍李婶的全身。

    过了几秒,陆鸣微微皱眉,然后再次检查了一遍,方才睁开眼。

    瞧见陆鸣眉头紧锁,额头更是浮现细密汗珠,孙香担忧道:“小鸣,我婆婆怎么样?”

    陆鸣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而是站起身看了看挂着的吊瓶,然后突然将扎在李婶手背上的针拔掉,滴出几滴药液闻了闻,双眼不由一寒,“香嫂子,依我看,李婶并无大碍,不需要做手术!”

    孙香被他的所言所行吓了一跳,惊愕道:“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护士走了回来,身边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护士指着陆鸣说道:“就是他!”

    那个明显是医生的中年男子看见陆鸣手里的针头,脸色一沉,一把夺过针头,愤然喊道:“你干什么?谁让你把针头拔下来的?”

    陆鸣回过头,双眼微眯,不答反问道:“你是主治医生?”

    孙香被吴医生吼得有些懵,急忙解释道:“是我,我……”

    吴国栋一边将针头重新扎在李婶的手背上,一边训斥道:“胡闹,出了事怎么办?你不想要你婆婆的命了?”

    这时,陆鸣伸手阻止,笑着说:“我想,病人应该不需要打生理盐水,而是葡萄糖吧?”

    吴国栋瞳孔一缩,然后冷着脸说:“你给我松手,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陆鸣突然问道:“吴亮是你什么人?”

    吴国栋内心一慌,随即故作镇定地喊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要是再在这里胡闹,我报警了!”

    虽然吴国栋掩饰的很好,但还是难逃陆鸣的双眼,陆鸣不以为然地说:“报警?可以啊,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警察是抓我,还是抓你这个没有医德的医生了!”

    听见陆鸣这么说,孙香瞬间明白了什么,急声问道:“小鸣,你是说……”

    陆鸣大声说道:“李婶根本没得脑出血,只是由于低血糖导致的胃不舒服,昏迷而已,这位医生,我说的对吧?”

    “你胡说!”吴国栋立马辩解道:“如果病人是低血糖,那她现在早应该醒了,我根本没有看错,你如果再在这里大放厥词,我……我……”

    陆鸣冷笑道:“你要怎么样?李婶之所以没醒,是因为你在生理盐水里面惨了类似安眠药的药物,呵呵,用不用找别的医生再来检查一遍,再找人化验一下点滴里的成分?”

    吴国栋张了张嘴,但没有说出一个字,踉跄后退一步,彻底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