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5章 一语惊众人!
    一块钱?

    这不明摆着侮辱人吗?

    这比一分不给还气人,有么有?

    刚才还纳闷陆鸣怎么突然这么大度了,原来是在耍马三福玩,周围的乡亲们皆是面容古怪,强忍着没笑出声来,看向马三福的目光满满都是同情。

    王大海和陈秀娥先是一愣,然后赞赏地看了儿子一眼,真是解气。

    站在屋门口的马雯雯笑着摇了摇头,有着另一番评价,“还真是够坏的!”

    活了一大把年纪,马三福岂能看不出陆鸣是在戏弄自己,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火辣辣的。

    “小崽子,你成心的是不?”马三福怒声骂道。

    “怎么,嫌钱少?要不我再多给你一块?”陆鸣又掏出了一个钢镚,邪邪一笑。

    “你……”马三福差点没气出内出血,缓了口气,狞笑道:“好,很好,大家伙看到了吧,他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在他爸生病需要钱的时候,我拿了两万多块,算是咱们村里最多的吧,可他倒好,不但不感恩,如今有钱了反而翻脸不认人,真是一家子白眼狼啊,而且这钱,指不定是什么黑心钱呢,要不凭他一个刚出狱的小崽子,怎么可能弄到这么多钱,大家伙当心点吧!”

    “马三炮,你别血口喷人,我儿子这些钱都是干净的!”王大海急了,儿子是为了他才进监狱的,他最不能容忍别人拿他儿子坐过牢这件事说事儿。

    陆鸣双眼微冷,示意父母别生气,冲马三福说道:“黑心钱?黑心钱你可以选择不要!”

    马三福急忙捂住口袋,“我凭什么不要,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不过谁知道你被警察抓了后,我们还能不能保住这些钱!”

    马三福的话不可谓不阴险,一下子让在场的乡亲们担忧起来。

    说实在话,大家也奇怪这陆鸣刚放出来没几天,就又是小轿车又是钱的,如果他之前那么有本事,就不可能替别人坐牢了,可想而知是坐牢之后才有的,在监狱里他能认识什么人?

    当然不是好人,好人谁会蹲监狱,这么一想下来,再结合马三福的话,大家就不淡定了。

    借据都还给老王家了,如果这钱最后保不住,找谁说理去?

    “老王,这钱到底是什么来路,你能告诉我们吗?当然,我不是怀疑小鸣干犯法的事情,就想了解了解,大家伙也安心嘛!”

    “是啊,王家嫂子!”

    “小鸣,不是张婶不相信你有能耐,我们也是图个心安!”

    ……

    瞧见大家七嘴八舌问了起来,马三福抱着膀子斜眼旁观,心里幸灾乐祸地想道:“小兔崽子,敢跟我耍,你在吃几年盐吧!”

    王大海夫妇没想到就连跟自家关系很好的张翠英几人也这么问,失望得很,急忙解释道:“这些钱都是我儿子卖药赚的,我以山神起誓,绝对是干净的,大家伙千万别被恶毒的人给挑拨了!”

    马三福冷笑道:“卖药?卖什么药这么赚钱?呵呵,不会是害人的药吧?”

    王大海抄起一根棍子就要去打马三福,“马三炮,你再敢给我们家抹黑,我跟你拼了!”

    不过一道身影比王大海更快。

    砰!

    随着一声闷响,刚才还得意洋洋的马三福直接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而一个人站在马三福刚才的位置,正是陆鸣。

    “你儿子找人打我的账还没跟你算,你倒是咋呼起来了,再敢说一句,我让你后半生下不了炕,别以为我在吓唬你!”

    “你……”马三福大睁着眼,猛地吐出一口血水,晕了过去,至于是真晕还是装晕,就见仁见智了。

    解决完马三福,陆鸣回头扫了一眼正用惊恐目光看着他的乡亲们,朗声说道:“你们不是担心钱的来路不正嘛,好,我这就告诉你们钱是怎么来的!”

    陆鸣进屋拿出一小袋壮体药,指着药说:“这药叫壮体药,是我在监狱里跟一位老中医学的药方,它能够强身健体,对人有大补作用,百利而无一害,我就是靠它赚的这些钱。

    而且大家想必都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才进的监狱,各位乡亲也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应该知道我陆鸣是什么样的人,我会害大家吗?

    我之所以那么对马家,是因为马家借我们家钱,完全是为了逼我妹妹嫁给他儿子,那晚的事情这里大多数人都看到了,大家说对待这种动机不良的人,我们王家还会多还他钱吗?”

    他们当然知道他是为了替他爹治病才坐牢的,此时听见他这番话,再联想到马家父子平时的德性,皆是松了口气。

    “我就说小鸣是个好孩子,不可能真做犯法的事情,完全是马三炮胡咧咧,该打!”

    “是啊,小鸣说得对,除了他们马家,谁家没多拿到钱,我看就是马三炮嫉妒!”

    “张婶说得对!”

    ……

    随后有人岔开话题问道:“小鸣,这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使?”

    这时,未等陆鸣开口,马雯雯走了过来,含笑说道:“没错,这种中药已经经过政府部门的化验,不含任何有害物质,而且经过临床初步检测,不但对人体有益,还益处良多,堪称奇药!”

    早就有人注意到这个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漂亮姑娘,问道:“你是……”

    马雯雯将一张名片递给其中一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中年人,然后郑重说道:“各位乡亲,你们好,我是少擎集团总裁助理,马雯雯,现在是陆总,也就是陆鸣的秘书,我这次过来,就是帮助陆鸣处理建厂的相关事宜!”

    村里几个曾经到县城打过工的年轻人立马双眼一亮,急吼吼说道:“我知道这个少擎集团,听说是县里最大最牛的公司,老厉害了!”

    “我也听过,我还买过他们公司的饲料呢,可好使了!”

    接过名片的中年人认真看了看,然后问道:“马小姐,你们要建厂,建什么厂?”

    马雯雯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陆鸣。

    不得不说马雯雯真的是眼光独到,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山村的村长——赵建设!

    陆鸣瞬间明白她的意思,笑着说:“本来我准备跟赵叔先商量完再宣布,既然话赶到这儿,我就直说好了,我准备在咱们村建一个原料厂,并且承包周围几座野山!”

    建厂?承包野山?

    一语惊众人!

    就在大家处于震惊当中时,最先反应过来的赵建设紧张问道:“那工人……”

    陆鸣微微一笑,“当然是优先咱们村里的人了!”

    马雯雯补充道:“其实这里原本不适合建厂的,但陆总执意如此,可见陆总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乡亲们,希望大家都能脱贫致富,试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好好好,以后谁再敢说小鸣一句坏话,那就是跟我赵建设过不去,跟全村人过不去!”赵建设简直激动得不要不要的,用力拍了拍王大海的肩膀,感慨道:“老王,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