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9章 为尊严而战!
    陆鸣抬头看去,当看清拦住他的人是谁后,他还真有些意外,这家伙昨晚还在白山村呢,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意外,马大力更意外,准确的说是兴奋,刚和哥几个商量完明天回村里堵他教训一顿,没曾想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简直不要太惊喜!

    马大力冷笑一声,“刚才还念叨着你,你就出现了,真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你点子背!”

    一听这话,陆鸣就知道马大力这是要找他麻烦的节奏,冷声回道:“马瘸子,昨晚我已经给你留面儿了,如果你再打什么歪主意,别怪我不念同乡之情!”

    这时,一个染着红头发的高瘦青年问道:“大力,这小子谁啊?”

    “杨哥,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陆鸣!”马大力低声说完,怒视陆鸣,“今天老子就是要揍你,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杨铭打量了一眼陆鸣,看见他穿的这么寒酸,不耐烦地说道:“还跟他废什么话,****,别耽误我上去嗨!”

    杨哥发话了,几人立马一脸蔑然地朝陆鸣走了过去。

    “姓陆的,今天看你怎么嘚瑟,不教训你一顿,你还真不知道你妹夫我的厉害!”马大力捏了捏拳头,怨毒喊道。

    “妹夫”二字一出,陆鸣目光骤冷,想当我妹夫,凭你也配,寒声说了句“这是你自找的”,便双拳紧握,迎了上去。

    前台小姐一眼便认出杨铭,瞧见自家公子爷和周哥的朋友要打起来,急忙派人上去通知周哥和老板。

    不过当她回过头时,满脸的震惊,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几人全部躺在了地上,而周哥的朋友却完好无损地站着。

    杨铭此时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几个手下几秒钟就被人家给了,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看向陆鸣的眼神满是惊恐。

    陆鸣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便把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马大力,一脚踩在马大力的胸口,然后碾了碾,霸气侧漏地说:“马瘸子,看来你找的几个帮手也不给力啊,用不用再叫点人?”

    马大力哪里想到陆鸣会这么生猛,龇牙咧嘴地朝杨铭喊道:“杨哥,救我!”

    “姓陆的,你别太嚣张!”杨铭大喊道:“保安呢,都特么给我下来!”

    门外的四名保安率先跑了进来,没过十秒钟,从二楼也跑下来十几个保安和七八个男工作人员将陆鸣团团围住。

    一下子跑出来二十多个帮手,杨铭又恢复了底气,冷笑道:“**崽子,你不是能打吗,今天小爷让你打个够,呵呵,我忘了告诉你,这家会馆是我老子开的,怕了吧?”

    说实话,陆鸣还真有点怕了!

    就算他再能打,也干不过二十几号人啊,而且瞅这架势,还会有人源源不断地下来,这么大的一个会馆,保安加上工作人员,怎么说也得有个四五十人吧,更无语的是叫人的是老板儿子,真是日了狗了!

    b的,点子真背!

    他知道现在只能拖时间了,希望有哪个认识周哥的人能够通知周哥一声,要不然真就完犊子了!

    陆鸣说道:“我跟他有仇,跟你没仇,而且我也没动你,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杨铭骂道:“算你麻痹,你打了我的人,还想算了,你以为你是谁?”

    陆鸣只好搬出周勇来,“周勇周大哥是我朋友,既然他领我来这儿,想必你们都认识,你不会不给周哥面子吧?”

    “你真认识周哥?”

    “没错!”

    杨铭讥笑道:“我特么还说七爷是我拜把子兄弟呢,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一个乡下小子,也敢学人家找靠山,哈哈,笑死我了!”

    周围人也是用嘲笑的眼神看向陆鸣,大笑不已。

    陆鸣算是看出来了,就算他搬出七爷,他们也压根不会信,而且他们嚣张的嘴脸,鄙夷他的目光,让他很不爽,尤其“乡下小子”四个字,仿若四根刺扎进他的心里,让他怒火喷涌。

    为什么他们都瞧不起农村人?

    难道农村人就必须低人一等吗?

    难道农村人就不能结交大人物,不能成为大人物吗?

    跟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还废什么话,一个字——打!

    陆鸣身形猛地窜出,直奔杨铭袭去。

    这个时候,什么忍耐,什么拖时间,他统统不管了,他要出这口恶气,为农村人,更为这个不公的世道!

    砰!

    随着一声闷响,还在狂笑的杨铭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这突然的一幕,让众人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他敢在这个时候,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动手!

    这时,杨铭的怒吼声传来,“还特么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揍死他!”

    他们惊醒,呼啦一声朝陆鸣扑了过去,但陆鸣比他们更快。

    他一个闪身掠至一名保安身前,一拳轰出,顺势夺下棒子,未回头,棒子却向后方抡了过去。

    哐!

    一声重响,身后一人迎头撞上,直接昏迷了过去。

    但双拳难敌四手,更可况这么多手和脚,不到一分钟,陆鸣的身上就挂了彩,勃颈处更是见了血。

    不过陆鸣早就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浑不在意,依旧拿着两个棒子一顿乱打,干翻两个够本,干翻五个就是赚!

    没一会儿,就有十来个人躺地上起不来了!

    众人被他的凶猛着实镇住了,没人敢再上,但杨铭不干了,怒吼道:“一群废物,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人,养你们干嘛的,他就是个有点蛮力的农村仔,给我上,谁废了他,我赏十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人一咬牙,又扑了上去。

    陆鸣好似没有看见扑过来的众人,眼神冰冷的盯向杨铭,农村仔怎么了,想废了我,那我就先废了你!

    下一秒,陆鸣硬抗了一人的狠踹,借力朝杨铭窜了过去。

    杨铭大惊,急忙后退,但哪里有陆鸣快!

    一棒子抡了上去。

    砰!

    头破血流,杨铭摔在地上,彻底昏死过去。

    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后脑也挨了一棍,鲜血直流。

    就在陆鸣举起棒子,还要朝杨铭的头上砸去时,两道焦急的大喊声传来。

    “陆鸣,不要!”

    “我草泥马,你敢动我儿子,我杀了你!”

    陆鸣回头看了眼跑过来的周勇还有另一个中年胖子,咧嘴一笑,狠狠砸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