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4章 农村来的怎么了?
    “燕儿,你多少天没去上学了?”

    “一周了!”

    “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不行,明天我就把你送县里去!”

    “可是……”

    陆鸣揉了揉妹妹的头发,宠溺说道:“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要好好复习就行了,我还指望你能考个重点大学,替哥哥完成学业呢!”

    听见儿子这么说,陈秀娥眼神一黯,刚回来不久的王大海更是满脸的自责和内疚。

    把女儿哄进屋,陈秀娥这才担忧道:“儿子,咱家还欠着外债,如果燕儿真考上大学,又是一笔费用,咱家哪里有钱供她读书啊?”

    王大海抽了一口旱烟,悔恨地说:“燕儿这书读定了,我就算卖肾,也不能再委屈女儿一次!”

    陆鸣笑了笑,“爸,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就是几万块钱的事儿嘛,我能搞定!”

    “你?”陈秀娥似想到了什么,急忙劝道:“你刚出来,可千万不能干犯法的事儿啊!”

    陆鸣安慰道:“妈,你儿子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嘛,放心,我心里有谱!”

    王大海目光炯炯地问:“你真能?”

    陆鸣神秘一笑,“真能,不过得靠老爸你帮忙!”

    他还真不是胡乱夸海口,在监狱的最后几个月,他每天想的事情就是出来之后干些什么,怎么干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赚最多的钱。

    通过翻阅脑袋里的修真传承,还真让他找到了致富捷径——制药!

    白山村三面环山,还都是野山,里面不但有野兽,还有许多珍惜药材。

    村民们养家糊口,除了种地,就是上山打猎和挖草药,小时候他就常跟父亲上山采药,现在一回忆,恰好有几种草药是他获得的修真传承中两种奇药所需的成分,这么好的商机,他怎能错过。

    半夜一点来钟,陆鸣和王大海回到了家。

    将两个麻袋扔在地上,王大海舀了口水,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散落一地的灰色小草,问道:“儿子,你确定用它来制药?”

    不是他不相信儿子,只是这种灰色小草根本就不是药材,就是普通的草而已,这玩意要是真有大用,哪还会满山都是,早就让人给挖光了!

    “当然不光是它,还得用上挖的另外两样才行!”陆鸣拍了拍怀里的麻袋,两只眼睛简直要冒光,别提多乐了。

    虽然那两麻袋子灰色小草是野草,但经过他的辨认,他敢确定它就是修真传承里记载的灰劲草,只是他没想到这种在远古时期极为珍贵的灵草不但现在存在,还漫山遍野都是,而另外两种药材生血花和龙骨草少一些,但也只是相对灰劲草而言,在山上也能轻易挖到,他能不激动嘛!

    看着儿子在那里傻乐,王大海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明白这些平时只能喂牲口的野草野花怎么在儿子眼里就成宝了,“儿子,你从哪学到的这些?别是别人瞎说的?”

    陆鸣撒了一个小谎,“在监狱里碰见个老中医,他教我的,他可厉害着呢,后来是被部队的人请走的,听说还是挺大的官!”

    王大海稍稍安了点心,但也不忘叮嘱一句,“制药可得小心点,别到时候给别人吃出病来!”

    陆鸣拍着胸脯保证道:“爸,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干没把握的事儿!”

    …………

    将家里的捣药罐搬出来,陆鸣将灰劲草、生血花、龙骨草存储精华的部分取下,按照一定比例放了进去。

    左右看了看,确认四周没人,他这才将手掌放到捣药罐上方,神情变得肃然,猛一用力,一层淡淡红光便在他的手掌表层浮现,煞是神奇。

    随后,红光溢出手掌,将捣药罐中的药材包裹住,没过几秒钟,药材便奇迹般地风干了!

    紧接着,他用石杵将风干了的药材捣成粉末,装进准备好的塑料袋。

    如法炮制,大约用了一个小时,两麻袋灰劲草和一麻袋生血花、龙骨草就全部变成了药粉。

    做完这些,陆鸣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虽然一下子就将用了两年多时间才修炼出的一丁点灵气全部用尽,恢复起来需要很长时间,但看着十个塑料袋、足足有两斤分量的药粉,他觉得值了!

    修真传承不止教了他杂七杂八的知识,更是教了他如何修真,因为这是一切的基础。

    刚才他用灵气,看似是将药草风干,其实只是把其中的水分去除,精华却保留了下来,这是唯有修真手段才能做到的。

    “等我有钱了,再考虑修炼的事儿吧!”

    陆鸣将十袋药粉小心整理好,洗了把脸,便回屋睡觉去了。

    没过多久,一道身影鬼魅般出现在王家的屋外。

    那人看了看陆鸣所在的房间,浑浊的双眸露出期待,然后转头看向山峦叠嶂的群山,思忖了会儿,自语一声“有点意思”,便一步迈出,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

    翌日一大早,陆鸣和妹妹王燕徒步离开白家村,到了芒山镇坐小客前往宝鸡县。

    十点多钟,兄妹俩才到宝鸡县。

    妹妹执意自己回学校,陆鸣似想到了什么,也就同意了,将寡妇孙香借给他家的一千块钱全交给妹妹,然后向路人打听了一下天宝酒店的地址,离开了客运站。

    看着十分气派的三层独栋小楼和门口停着的十来辆豪华小轿车,陆鸣啧啧称奇,在这个地段拥有这么一家豪华饭店,看来周哥的富有远超他的想象。

    压下羡慕的心绪,陆鸣走了过去,不过刚走到门口,就被门卫拦了下来。

    天宝酒店是宝鸡县相当有名气的饭店,来这里吃饭的大多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再看看他,洗得发白的恤、大裤衩、布鞋,还背着一个麻袋,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当然不能让他进了。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该干嘛干嘛去!”门卫驱赶道。

    陆鸣清楚他这身行头有些寒碜,对门卫小哥的冷傲态度没太在意,笑着说:“我是来这里找人的,不进去也行,小哥你帮我传句话总行了吧?”

    这乡下小子态度还挺好,门卫脸色缓了缓,“你找谁?”

    陆鸣回道:“周勇,周哥!”

    门卫一听脸又冷了下来。

    原本以为这小子是哪个员工的农村亲戚,没想到他竟然要找老板,老板可是纯正的城里人,怎么可能有农村亲戚或者认识农村人呢,讥笑道:“嘿,攀亲戚都敢攀到我们老板头上来了,胆够肥的啊,给我滚蛋!”

    陆鸣笑容敛去,“我真认识你们老板,我和周哥是朋友!”

    门卫狠呆呆说道:“就你?一个农村来的小子?也敢说是老板的朋友?你当我傻是不?你再敢无理取闹,别怪我不客气!”

    这回陆鸣真生气了!

    农村来的怎么了?难道就低人一等了?

    他最烦这种瞧不起农村人、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脸色顿时一沉,一巴掌直接扇了过去,怒声道:“你可以不让我进,但你不能侮辱农村人,你……没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