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3章 逼婚?
    马三福这么一开口,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

    陈秀娥勉强笑了笑,“马大哥,这事儿容我们再考虑考虑!”

    马三福瞥了一眼陆鸣,然后从兜里掏出五沓子钱扔到桌子上,抬起下巴说道:“弟妹,我今天可把礼金都带来了,只要你答应这门亲事,这五万块钱就是你们家的了,如果今天要是不答应……”

    马三福冷笑一声,“呵呵,我儿子还就不娶你家丫头了,而且你们家欠我的钱,今天必须得还!”

    听见爹这么说,马大力急忙拽了拽他爹的袖子,想要说些什么,但被马三福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村民们看见桌子上的五沓子红票,大多数人眼都绿了。

    媒婆急忙笑着劝道:“秀娥妹子,马大哥跟你闹着玩呢,不过你看人家连礼钱都拿来了,多有诚意,你就答应吧,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其他人也是纷纷劝道,黄大叔摇头苦叹,唯独寡妇孙香和赵老师没有开口,还露出嫌弃的神色。

    被乡亲们一起哄,陈秀娥一时没了主意,王燕更是把头埋得低低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陆鸣爆发了。

    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五万块钱砸向一副趾高气扬模样的马三福,然后厌恶地看了眼还在用色眯眯眼神盯着他妹妹的瘸子马大力,怒喝道:“我妹妹决不会嫁给你这个废物儿子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众人一愣。

    马大力颤抖着手指向陆鸣,一张丑脸布满怒容,“你特么说谁是废物呢?你再说一遍试试?”

    陆鸣一字一顿地说:“我说的就是你,瘸了腿的废物!”

    “我特么削死你!”

    马大力最忍不了别人喊他瘸子,作势就要一脚踹向陆鸣,但陆鸣更快。

    砰!

    一声闷响,马大力摔倒在地,疼得龇牙咧嘴。

    儿子被打,马三福脸色气得铁青,“你……你敢打我儿子,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陆鸣不屑说道:“是你儿子先动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警察来了我也有理!”

    “你你你……”马三福被驳的哑口无言,转头看向陈秀娥,“陈秀娥,你可真是捡了个好儿子啊,今天你们王家要是不给我个交代,这事没完!”

    还敢威胁我妈,陆鸣更怒了,“你再**一句,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马三福被他的凶狠眼神吓得倒退几步,此时马大力也站了起来,威胁道:“你别以为你进过监狱我就怕了你,你要再敢乱来,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

    “废了我?”陆鸣冷笑道:“呵呵,你废一个试试,反正我也是吃过牢饭的人,大不了继续吃,不过在那之前,我铁定让你们父子玩完,信不信?”

    马家父子这才想起他刚从监狱里放出来,正所谓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此时在他们眼中,陆鸣就是那个不要命的,岂能不怕?

    马三福急忙说道:“我告诉你,你爹出事我可是出了力的,你不能忘恩负义!”

    陆鸣不傻,岂能猜不出他们马家之所以帮他家,只是为了这门亲事而已,冷声回道:“你借我们家的钱,半年之内肯定会还你,而且只多不少,但想要我妹妹嫁过去,休想,你们现在给我滚,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陆鸣抄起一根烧火棍。

    见他真要动手,马三福和马大力哪还敢留下,屁话不敢放就撒丫子跑了。

    陆鸣瞅了一眼媒婆等人,“不早了,各位请回吧,钱也不会少你们的!”

    被他那凶狠的眼神一瞪,心虚的村民也灰溜溜走了。

    “鸣,以后别再冲动了,你可不能再进去了!”黄大叔唏嘘道。

    “我知道分寸,黄大叔放心吧!”该走的走了,陆鸣将烧火棍扔在一旁,真诚说道。

    “小鸣,你做得对,马家这种暴发户,决不能让燕儿嫁过去!”赵老师欣慰说道。

    陆鸣点了点头。

    “没想到小鸣长大了,越来越像个男子汉,嫂子没看错你!”寡妇孙香挑了下他的下巴,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口袋递给陈秀娥,“姨,这钱你先拿着应应急!”

    “这哪行呢,你……”陈秀娥连忙拒绝。

    “我也没有用钱的地方,等你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还给我,而且小鸣不是回来了嘛,他可是向山神起誓会还钱的!”孙香朝陆鸣眨了眨眼,然后直接走出了屋子。

    陆鸣一愣,貌似自己刚才被孙嫂子给挑逗了?

    她最后那一眼,是在向我抛媚眼吗?

    陆鸣脸红了!

    人都走了,陈秀娥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儿子,欲言又止,最后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陆鸣一眼就看出母亲想说什么,收起那点歪心思,转头看向妹妹,问道:“燕儿,你跟哥说实话,你喜不喜欢那个瘸子马大力?”

    王燕低声回道:“不喜欢,他不是好人!”

    陆鸣又问:“那你想不想继续读书?”

    这回王燕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想!”

    “妈,我知道你和爸也是为了燕儿好,但她不喜欢马大力,就算嫁过去也不会幸福的,而且您今天也看见他们父子是什么德行了,所以您也没必要为难了!”

    听儿子这么一说,陈秀娥想明白不少,拉过女儿,哽咽道:“是妈不好,差点让你进火坑!”

    “妈!”王燕躺在陈秀娥的怀里,放声大哭。

    陆鸣双眼也有一些红肿,抽了抽鼻子,走过去抱住母亲和妹妹,认真说道:“妈,燕儿,你们放心吧,我回来了,不但要让燕儿继续念书,还会还清债,更会让咱家的日子越来越好的,我保证!”

    这是对她们的承诺,也是对他自己的……

    就在王家亲情满满的时候,回到家的马家父子气愤不已,将陆鸣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当着那么多乡亲的面让我下不来台,这口气不出,我马家还怎么在白山村立足!”马三福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

    “爹,你别气坏身子,我明天就回县城,找几个哥们回来好好教训一顿那个野种!”马大力恨声说道。

    “别弄出人命来!”马三福提醒了一句。

    “放心,我还得娶王燕呢,怎么可能打死我的大舅哥!”马大力眼中有怨毒之色一闪而逝。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