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2章 一贫如洗!
    跨火盆,用柚子叶水洗手……

    按照出狱之后的习俗折腾了一阵后,陆鸣才走进自家的砖砌平房。

    不过一进屋,他就傻眼了!

    虽然以前家里也挺穷的,但好歹也有几样像样的家具,可现在,空空如也,不但家具没了,就连电视和那台他掏回来的三手洗衣机也不见了,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不为过。

    再看看父母和小妹的衣着,虽然洗得很干净,但明显是三年前的旧衣服,甚至还有着补丁。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家里的状况多么糟糕。

    可是,不应该啊!

    王大海夫妇把儿子的表情全看在眼里,心里也是一酸,王大海无奈一叹,说了句“我去把三轮车还人家”就闷头走了出去。

    “三轮车不是咱家的吗?为啥还别人?”陆鸣皱眉。

    “咱家三轮车毛病太多,太费钱,后来就不用了,闲着也是闲着,去年卖给了村东头的老沈家!”母亲解释了一句。

    陆鸣可不相信老妈的话,那辆三轮车可是家里唯一也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老爸爱惜得很,怎么可能让它出毛病,更别提卖了,卖了它,还怎么去城里卖山货赚钱养家?

    “真的?”陆鸣眼神灼灼地看向妹子王燕。

    王燕看了一眼老妈,然后点了点头,虽然看起来很自然,但闪躲的眼神和看老妈的那一眼,却逃不过陆鸣的眼睛。

    “家里都这样了,难道你们还想瞒我吗?妈,你跟我说实话,家里现在是不是很困难?”陆鸣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这孩子,我们瞒你什么了,你刚出来需要好好休息,家里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陈秀娥挤出一丝笑容,用不在意的口吻说。

    这时,邻居们纷纷来到了陆鸣家里。

    白山村也就百十来户人,不大,村子里面的人住得又近,发生点啥事都知道,更何况王家人去接陆鸣出狱的事情是大事,自然都来了。

    “小鸣,你可要学好啊,以后别再跟人打架了。”黄大叔唏嘘道。

    “鸣啊,你现在出来了,多帮帮家里吧,你看看,燕儿现在都要失学了,唉。”隔壁的张婶子叹了一声。

    “是啊,燕儿虽然没你聪明,但好歹也能考个二本,咱们村里第二个本科大学生,可惜了!”曾经教过陆鸣的小学老师赵老师心疼地摸了摸王燕的头。

    陆鸣一惊,焦急道:“小妹,你辍学了?”

    看向哥哥,王燕抿了抿嘴,“是我自己不想念的,跟家里没关系!”

    这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回答,一下子让陆鸣知道家里究竟糟糕到什么地步。

    妹妹比他小三岁,现在正好念高三,眼瞅着就要高考了,而且,他知道妹妹可爱念书了,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突然不想念了!

    “燕儿说的对,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早晚都得嫁人,现在老马家那小子看上燕儿,彩礼钱就肯出五万,那可是大五万啊,有了这钱,你们王家就能把欠大家的钱还上了,还能剩余一些,多好!”

    陆鸣看向说话的村里媒婆,“你说的是腿有点瘸的马大力?”

    “对,别看人家腿有点毛病,现在可出息了,在城里跟人打工赚了不少钱,村里现在属他家有钱!”

    陆鸣一听就急了,让妹妹嫁给一个瘸子,怎么行,而且这明显是在卖妹妹嘛!

    “妈、小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秀娥满脸的无奈,王燕眼角更是噙着泪,但都没说话。

    俏寡妇孙香实在看不过去了,替她们母女俩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她们什么都没跟你说,小鸣,你不知道,你那个同学的爸爸只付了你爸的手术费,后期的恢复费用他们根本没出,为了彻底把病治好,你们家可是花了好大一笔钱,差不多跟村里面的人家都借了钱,以前你不知道就算了,现在你出来了,大家可都指望着你了。”

    “什么?”陆鸣脑袋嗡的一声,不可置信地看向老妈和妹妹,“孙大嫂说的是真的?”

    事到如今想瞒也瞒不住了,陈秀娥只好如实说道:“小孙说的是真的,前前后后跟村里的人借了四万多,我都让燕儿一笔一笔记下来了……”

    陆鸣双眼一怒,“好个李福,我替他儿子顶罪,他居然说话不算话,我一定饶不了他!”

    陈秀娥一把拉住儿子的胳膊,哽咽道:“鸣儿啊,你爸身子不行,家里以后就靠你了,你要再出点什么事,你让我这个做娘的可怎么活啊,李家咱惹不起,你可千万别冲动干傻事啊!”

    “妈,你放心,儿子不会做傻事的!”

    陆鸣强压下心头的恶气,劝慰了一句,然后看向越来越多的乡亲们,他算是看明白了,大部分人是过来讨债的,但是乡里乡亲的,又不太好开口,所以有些人像媒婆那样就变着法子想逼妹妹嫁给马瘸子还债,心里这个气,但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家确实欠人钱呢!

    陆鸣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各位叔叔婶婶,谢谢你们帮我家度过难关,现在我出来了,欠你们的钱,我陆鸣在这里发誓,半年之内,一定会还给你们,只会多不会少,如果还不上,我以山神发誓,不得好死!”

    听见他竟然以山神起誓,大家伙很是震惊,但一想到他现在不再是那个有出息的大学生,而是一个坐过牢的无业青年,怎么可能短时间挣那么多钱,有些人忍不住了。

    矮胖的媒婆劝道:“小鸣,我知道你有能耐,但四万块不是一笔小数目,以你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一年之内还上呢,依我说,还是让燕儿嫁到马家最好,不但能得到五万礼钱,马家富裕,燕儿也能有个好归宿!”

    “王媒婆这话说得在理,只要燕儿嫁到我们马家,我保准她吃香的喝辣的,不带受一丁点委屈的,亲家,既然乡亲们都在场,咱今天就把日子定下来吧,怎么样?”

    这时,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不是马家父子还能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