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你也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白霜姐,我……我还活着!”

    随着虚弱的话语传出,一道黑乎乎的人影艰难从深坑最深处爬了出来,若不是叶白霜熟悉陆鸣的声音,此刻真的很难认出这个宛若泥人的身影就是陆鸣。

    叶白霜顿时喜极而泣,纵身一跃便跳进深坑,也顾不得陆鸣身上的泥土,一头扎进陆鸣的怀里,紧紧搂着,生怕陆鸣再从她的眼前消失一样,哽咽喊道:“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陆鸣眼神温柔地看着她,想要伸手反搂住她,但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了,最后只能安慰道:“放心吧,我还没跟你白头偕老呢,怎么可能死呢!”

    她和叶晨君方才的对话,陆鸣全都听见了,心里前所未有的温暖。

    自己的女人,愿意为了自己去死,还有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事情吗?

    “他生,我生;他死,我随”,这句话,深深烙印在陆鸣的心里,几生几世都忘不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而且这般深爱自己的女人,他不止拥有一个……

    叶白霜哭泣道:“答应我,下回别干这么危险的事儿了,好吗?”

    “好,我答应你!不过……”陆鸣龇牙咧嘴地说:“如果你再抱得这么紧,我可能会被你活活勒死了!”

    叶白霜仿佛受惊的兔子,连忙松开陆鸣,慌乱道:“对不起,我忘了你受伤了,你没事吧?伤得重不重?”

    “没事,歇一会儿就好!”陆鸣安慰了一句,随后望向叶晨君,咧嘴笑道:“多谢晨君阿姨手下留情!”

    叶晨君淡漠道:“本神并没有留情!”

    “恢复好了,来我住处见我!”说完,叶晨君化为一道流光远去。

    虽然叶晨君嘴上没有承认,但陆鸣十分清楚,叶晨君不但最后关头手下留情了,而且还帮他将境界给稳固住了。

    换句话说,叶晨君压根就没想杀他,只不过是在考校他,顺便帮他夯实境界。

    要不然以叶晨君的修为,怎么可能只是让他脱力,并没有真的伤到他?

    不过既然叶晨君这么说了,陆鸣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吞下一粒丹药,用清水诀将身上的泥土清除,便和叶白霜走出了深坑。

    ……

    瞧见陆鸣不但没死,还好好地出现在大家面前,叶家一众强者皆是面面相觑。

    叶晨君说只要他能接下自己一掌而不死,就对他在叶家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

    无论是叶晨君故意放水,还是他凭实力活了下来,他现在确实没死,也就是说,他不是叶家的敌人了。

    但叶晨君一离开,众人还真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陆鸣了。

    毕竟因为他,叶家折损了将近三分之一的高端战力,连伪神老祖都死了一个。

    但他却是圣女的道侣,还将一个潜力无穷的圣女带了回来。

    而且他还有天机宗宗主这一层身份。

    这尼玛是亲近好,还是冷漠些呢?

    真是一个让人伤脑筋的问题啊!

    好在陆鸣也看出了他们的为难,嘱咐了叶白霜几句,然后将三名昏厥过去的半神放了出来,便不再留在这里,朝叶晨君的宫殿飞去。

    他一走,众人长吁了口气。

    叶阚看向叶南龙,低声问道:“老祖,您说晨君叫他过去,是干什么?”

    叶缺猜测道:“不会是晨君想要支持天机宗吧?”

    叶南龙瞥了二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背着双手悠悠离去。

    但心里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问我,我特么问谁去?

    ……

    当陆鸣进入自己所在的宫殿,叶晨君便清冷说道:“放出麒麟之火,让本神看看!”

    陆鸣点点头,将一簇麒麟之火放了出来。

    望着那宛若火之帝皇的金色火焰,叶晨君眸中不禁浮现一抹追忆之色,唏嘘道:“不愧是那个负心汉的儿子,拥有的陆家血脉,居然也达到了返祖的程度!”

    几十年前叶家、陆家交好,而且叶晨君和陆千帆并称“绝代双骄”,想必当年叶晨君不仅和陆千帆认识,还十分熟悉,否则不可能知道陆千帆的血脉返祖了。

    陆鸣忍不住问道:“晨君阿姨,您能不能跟我说说,我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相貌出众,修行资质不亚于我,如果不出当年那件事,恐怕他会比我先一步踏入神境!”叶晨君评价道:“不过人品却不怎么样,沾花惹草、见异思迁,是个不折不扣的负心汉!”

    陆鸣顿时面容古怪,这转折转得,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而且听她的语气,怎么感觉她像是沾花惹草里的花呢?

    不会我那个没见过面的老爹,也和她有些不能言说的故事吧?

    似乎看穿了陆鸣的心思,叶晨君大方承认道:“没错,我是曾经喜欢过那个负心汉,但当他和我妹妹晨星有了婚约,我就斩断了情丝!”

    我去,还真有故事!

    陆鸣耸然一惊。

    不过既然她敢承认,就说明她早就放下了陆千帆。

    陆鸣于是试探道:“那我爹喜欢晨星阿姨吗?”

    “晨星喜欢他,他却不喜欢晨星,只是把晨星当做妹妹!”叶晨君淡淡道:“但既然他们两个有了婚约,就不应该再喜欢别的女人,这是原则问题,如果他和晨星解除婚约,他愿意和谁在一起都行,我没意见,但他却愚蠢到中了陆千元的诡计,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晨星,这就让我不能容忍。”

    说到这儿,叶晨君紧紧盯着陆鸣,清冷道:“我能看出你和白霜是真心相爱,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了白霜,学你那个负心汉的爹,明白吗?”

    陆鸣:“……”

    这话没法接啊!

    如果按她这么说,自己貌似比老爹还要花心!

    因为他不止一个女人啊!

    叶晨君眼神骤冷,“怎么,你也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陆鸣避重就轻地回道:“晨君阿姨放心,我可以发誓,这辈子决不会辜负白霜的!”

    “你要敢有负于白霜,不用你保证,本神自会让你付出代价!”叶晨君哼了一声,而后岔开话题问道:“你现在跟我说说那个陈凡吧!”

    这关过去了,陆鸣暗松了口气。

    他从白霜姐那里知道叶晨君不希望女儿因为儿女私情误了修行,旋即将陈凡夸得天花乱坠,就差直接说陈凡是独一无二的好男人了。

    听完,叶晨君没有表态,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可以离开叶家了,但白霜得留下!”

    陆鸣一愣,“为什么?”

    (本章完)超级无敌小神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