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9章 叶晨君、现!
    叶东升此刻凄惨无比。



    不仅七窍流血,散发出来的修为气息也是急速萎靡,整个人更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那是元神被摧毁造成的反噬。



    虽然那个绿色元神只是他的真正元神的具象化表现,并不代表他的元神真的被毁,但却跟他的元神息息相关,如今那个绿色元神被毁,他的真正元神自然也就遭到重创。



    而元神乃是修士的立身之本,一旦元神遭到不可逆的重创,不仅意味着修士受了恐怖的重伤,还有可能影响以后的修行高度,也可能让修为直接跌落,更有甚者,会直接沦为废人。



    修士,强在元神,弱点,也在元神,如同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



    但按理来说,以他暂时获得的神我境修为,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元神会受创,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放心的一环偏偏出了问题。



    而这个问题,直接关乎他的生死。



    果不其然。



    陆鸣将绿色元神摧毁之后,宛若瞬移般出现在他的身前,眼中一片寒芒,抡起手臂就是一拳,冷冽喝道:



    “这一拳,是替我父亲打的!”



    “这一拳,是为我母亲!”



    “这一拳,是为我自己!”



    三拳过后,叶东升的肉身直接爆成一团血雾,只剩下虚弱的元神。



    压根不给叶东升求饶的机会,陆鸣一把攥住叶东升的虚弱元神,冷酷道:“血魂**、搜魂!”



    “啊啊啊!”



    未过几秒,叶东升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他的元神眼神呆滞,仿佛没了灵魂、神智,一动不动的被陆鸣攥着。



    可以说,他现在的状况,与死了无异……



    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陆鸣便欲捏爆他的元神。



    不过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执法大殿的阵法被强行破坏,紧接着一道娇喝声传来,让陆鸣的动作微微一顿。



    “放了他,否则……死!”



    那声音,极为冷漠,蕴含着无尽的威压,就好像如果陆鸣没有按她说的做,那么陆鸣的下场,唯有死,没有第二种选择。



    陆鸣自然也感受到了那股恐怖威压,虽未见其人,但闻其声,他就能断定说话之人必然是踏入神游境的真神。



    但真神又如何?



    他要杀之人,就算真神来了,也阻止不了。



    陆鸣四象神体骤然爆发,扛住了那话语中蕴含着的恐怖威压,手掌用力一捏,叶东升的元神便如气球般爆了,化为点点绿光,消散于天地。



    叶东升,古武叶家的伪神,在这一刻,真正的魂飞魄散了。



    ……



    “当着本神的面儿还敢行凶,真是好胆,那你就去死好了!”



    当那道冷漠声音再次响起,一道仿佛要切开天地的刀芒豁然出现在陆鸣的头顶,散发着可以毁灭一切的恐怖气息,猛然斩了下去。



    面对真神的含怒一刀,就算陆鸣再如何惊才绝艳,也难有还手之力,哪怕一丝。



    但陆鸣俊逸的脸庞不见丝毫的慌乱和绝望,相当平静。



    既然敢独闯古武叶家,他岂能没有应对真神的底牌?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几乎就在这记刀芒落下的瞬间,一缕青气从陆鸣的体内掠出,眨眼间幻化出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虚影,同样散发出神游境的绝强气息,咆哮着朝刀芒迎了上去。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响声,刀芒和青龙虚影齐齐消失,宛若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但下一秒,执法大殿瞬间消失,夷为了平地。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身姿婀娜的貌美女子悬停在陆鸣的身前,只不过那倾国倾城的脸蛋上蕴着拒人于万里之外的冷漠,仿佛世间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



    但她没有继续动手,一双美眸紧紧盯着陆鸣,仿佛要把陆鸣整个人看穿一样。



    陆鸣也在看着她,有些惊讶。



    但惊讶的不是她的美貌和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清冷高贵气质,而是惊讶于她跟叶青岚非常像,不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至少有七八分相像。



    叶青岚没有姐妹,那么这个绝世女子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叶青岚的母亲——叶晨君!



    不过在叶东升的记忆里,叶晨君只是神我境的修士,怎么一下子成了真神了?



    陆鸣可以确定,方才出手的真神,就是她无疑。



    难道说,叶晨君晋级真神的消息,连叶东升这个伪神都不知道?



    就在陆鸣狐疑之际,一道道身影出现,将他团团围住。



    “陆鸣,就算你是天机宗的宗主,就算你和叶东升老祖有恩怨,也没权利在我们叶家放肆,更没权利杀害叶东升老祖,还不束手就擒,等候晨君老祖发落!”



    叶阚连忙喊道:“陆鸣,你可千万别自误!”



    说着,叶阚还朝陆鸣悄悄使了个眼色。



    虽然叶阚的话听起来是在威胁,但陆鸣哪里听不出来叶阚是在提醒自己。



    原本他还疑惑叶阚为什么要帮自己,当瞧见站在叶阚身旁的叶白霜,他就释然了。



    于是朝叶晨君抱了抱拳,咧嘴笑道:“晚辈陆鸣,拜见晨君阿姨!”



    听到陆鸣居然称呼叶晨君为“阿姨”,叶家一众强者皆是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向他,面容很是古怪。



    这小子当着叶晨君的面儿杀了叶东升,竟然还舔着脸叫叶晨君“阿姨”,这个时候套近乎真的好吗?



    而且有用吗?



    ……



    叶阚也是有些懵逼了,我是提醒你别反抗,但也没让你嘴花花啊?



    别人可能不清楚叶晨君的性格,但叶阚可是她的二爷爷,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哪里不清楚她的性格。



    这招不但对她没用,只会适得其反啊!



    这不是玩现了嘛!



    叶白霜和叶青岚虽然差一个辈分,但却亲如亲生姐妹,自然也知道叶晨君这个表姐的性格,连忙焦急地朝陆鸣使眼色。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叶晨君没有动怒,似猜到了什么,清冷开口,道:“你认识青岚?”



    陆鸣微笑点头:“青岚是我大哥陈凡的未婚妻,算起来,应该是我的嫂子,不仅认识,关系还很好!”



    听见他这么说,叶白霜心里绝望道:“完了完了,表姐并不知道青岚和陈凡的事情,这下完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