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3章 讨债(一)!
    讨债?



    讨什么债?



    当年发生那件“耻辱”事情的时候,在场的三名半神均在闭关冲击天人大圆满境界,所以并没有参加那场婚礼,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了解内情,毕竟那场婚礼造成的影响太过轰动了,不但让叶家、陆家在其他顶级势力面前丢尽了脸面,更是直接导致叶家、陆家两大古武势力从亲密盟友的关系变成老死不相往来的陌路人。



    可是那件“耻辱”事情的罪魁祸首,分明是古武陆家的陆千帆,古武叶家才是受害者。



    如果说讨债,也应该是古武叶家向古武陆家讨债,这个陆千帆的儿子,怎么反过来了?



    而且这个横空出世、一鸣惊人的天机宗宗主,怎么就成了陆千帆的儿子?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不过震惊归震惊,三名半神还是忍不住反驳道:“就算你真是陆千帆的儿子又怎样?当年是你父亲有负于叶晨星,有负于我们叶家,我们叶家没有找你们算账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凭什么来我们叶家讨债?”



    “没错,你父亲就是个负心汉、白眼狼,没想到他的儿子竟敢跑到这里来倒打一耙,真是岂有此理,当年我们没能手刃那个负心汉,正所谓父债子偿,今天我们就拿你的命来洗刷叶家当年所受的耻辱!”



    “你不提陆千帆,我们兴许还会放你一马,但现在,呵呵,你就留下来偿命吧!”



    叶晨星当年可是叶家仅次于叶晨君的修行天才,而且单纯善良,一直深受他们的疼爱,但却因为那个负心汉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在他们心里一直是个心结,要不是叶家神境老祖们阻止,再加上陆家放低姿态赔礼道歉,他们当年早就杀上陆家了。



    而现在陆鸣自称陆千帆的儿子,不用想也能猜到他是陆千帆和那个卑贱女人生的孽种,他隐姓埋名也就算了,可偏偏跑来叶家嚣张跋扈,还特么叫嚣着替父讨债,简直欺人太甚,他们怎能不怒?



    但不同于三名半神,伪神叶东升听见陆鸣的话语后,瞳孔骤然一缩,脸色大变,心里更是掀起滔天巨浪,难以平静。



    叶东升这回不再怀疑陆鸣来此的目的了,可是陆鸣居然是陆千帆的儿子,这太让人难以想象了……



    这时陆鸣眼神冰冷地注视着叶东升,冷笑道:“呵呵,我到底该不该来上门讨债,你们应该问问他!”



    听到他这么说,三名半神不由看向叶东升,当看到叶东升脸上的神情变化,皆是心头一惊,难道这里面还有他们不知道的隐情不成?



    陆鸣继续冷笑道:“怎么,不敢说?那我替你说?”



    “不错,陆千帆的死,确实跟老夫有关,但他明明和晨星有婚约,还与一个卑贱的世俗女子相恋,相恋也就罢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他非要作死,偏偏在大喜的日子跟那个卑贱女人私奔,害得我们叶家丢尽了脸面,更是害得晨星失踪,老夫弄死他,有错吗?”



    叶东升厉声吼道:“只是老夫没想到你这个孽种居然没死,还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老夫今日就宰了你,让你下去陪你爹!”



    陆鸣没想到事到如今,这个老匹夫居然还死不承认,狞笑道:“老东西,原来你的脸皮比叶弘还厚,还真是一脉相承啊,陆千元什么都说了,就算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小爷今日必杀你!”



    叶东升哪里还肯废话,寒声吩咐道:“杀了他!”



    三名半神虽然心有疑虑,但还是朝陆鸣扑杀了过去。



    他们毕竟是叶东升这一系的人,他们不得不听。



    不过他们刚刚逼近陆鸣,就鬼魅般凭空消失了,而且消失的毫无征兆。



    这一幕,顿时让叶东升惊恐不已。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叶东升不相信陆鸣连手都没动就把三名半神给灭杀了,那是唯有达到神境第三步的真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在昆仑派时,陆鸣表露的修为只有半神之境,这才过去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算陆鸣再如何逆天,也绝不可能成就真神。



    猛然想到了什么,叶东升喝问道:“你布置了困杀阵,是也不是?”



    其实陆鸣压根没布置新的阵法,只不过将那三名半神收进了宇宙雏形中,因为他从三名半神方才的言行中能够看出,他们并不知晓当年的事情,也并未参与。



    他曾答应过叶白霜,不会在叶家乱杀无辜,自然要说到做到。



    但叶东升这个当年的主谋之一,就算大罗真仙降世,他也必杀之。



    “现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也该好好算算账了!”陆鸣没有回答叶东升的喝问,而是将陆千元的魂魄放了出来,戏虐一笑:“老匹夫,你看看这是谁!”



    被麒麟之火灼烧得奄奄一息的陆千元看见叶东升,就好像看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急急求救道:“东升,救我,救我!”



    看见陆千元虚弱至极的魂魄,叶东升双眼一寒,陡然一指点出。



    陆千元没想到叶东升不但不救自己,反而二话不说就对自己下杀手,顿时吼道:“你……”



    不过刚刚吐出一个字,陆千元的魂魄就被一道无形剑气彻底绞杀,魂飞魄散。



    直到死,陆千元都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陆鸣的手上,反而死在了老朋友的手上……



    陆鸣并未阻止,因为陆千元已经没什么用了,旋即讥笑道:“呵呵,你还真是够狠的,连老朋友都下得去手!”



    “我们从来就不是朋友,只不过是合作关系罢了,他出卖了我,我岂能留他?”



    叶东升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盯着陆鸣说道:“陆鸣,老夫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低估了你,当年之事也确实跟老夫有关,但那都是陆千元的主意,而且你父亲也确实做了对不起我们叶家的事情,如今陆千元已死,咱们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