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议论权
    晚霞铺彻,在天边镶起一片惊艳的图案,自远方吹来的风带有微微热意,已经春末夏至的时间,赛博科技大学校内弥漫着一股燥热气息。

    沈翊站在图书馆门口抬头瞧了瞧,见远处空旷地带聚集了一大群人,人群噪杂弥漫着几道哭声。

    “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沈翊随手拉住一位同学,向着前方指去。

    被他拉住的同学微微一愣,沈翊也是一愣,这才看清面前同学的面容:“威廉?加纳?”

    威廉沉默,沈翊笑道:“还真是巧啊。”

    “呵呵。”威廉微微冷笑:“你想知道不会自己去看啊。”

    听了这话沈翊乐了:“呦,脾气还挺大,怎么,还在生气,不会这么没出息吧……”

    “没有,我可不是那种记仇的人,我就是看你不爽而已。”威廉哼了一声。

    得,沈翊嘿嘿一笑的摇了摇头,搞不懂这个家伙的逻辑,于是越过威廉,来到人群外围。

    “沈翊学长!”几名同学向他打着招呼,随后向后边微微靠了靠,让出了一条通道。

    沈翊点了点头,从让出的通道走了进去,他目光微微一怔,见地下躺了一具尸体,身旁还有一位女同学跪地哭泣。

    躺在地下的是一位女同学,身体上染满了血液,看样子已经没有了气息,让沈翊微微一怔的是,死者他认识。

    “为什么不送医院?”沈翊开口问道。

    跪在地下的女孩子不断的哭泣,听了沈翊的话又在摇头,接着哼哼唧唧的哭道:“已经叫了救护车,但是……但是人已经死了。”

    她嚎啕大哭。

    沈翊眯着眼睛看向死去的女同学,心中没有犹豫的对着超凡者系统下达了修复程序。

    滴,未满足修复程序触发条件,指定修复目标无法启动!

    哎,沈翊叹了口气,有心救人却无力回天,也罢,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站起身子准备离去,这个时候终于来了很多老师。

    “沈翊?”人群中一道清丽的嗓音穿了过来,沈翊目光移过:“白老师!”

    白羽衣还是如此的美丽,浑身散发着知性气息,但是沈翊总是感觉,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一股异样,不知由来。

    另一边副校长带着医务室的工作人员在尸体上检查了半休,才微微叹道:“已经断气了,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围同学都摇摇头,最后目光都放在已经呆滞住的女同学身上。

    “这位同学,能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副校长露出一丝笑容。

    “杜校长。”她的目光这才稍微有了神韵:“是费利克斯。”

    沈翊隐隐听到了,萨托吉尔德的字样,这个名字他是知晓的,费彻伽罗有名的富豪家族,而费力克斯他就更不会陌生了,曾经还与对方有过几次摩擦,是一个十足嚣张的浪荡公子。

    费力克斯在他心中不过是个锦衣玉食的蠢货而已,沈翊没有关心这些,见救护车终于来到,把尸体送进了医院之后,众人才渐渐散去。

    “白老师,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沈翊微笑的看着面前成熟的女子。

    他刚想抬起脚,却听白羽衣笑吟吟地说道:“等等,有一件事情你似乎忘记了。“

    呃……忘记了的事情,沈翊想了想道:“哎,忙忘了,住院的费用我等下就转给你,你把身份序列号告诉我,我转过去。”

    沈翊上次在赛博科技康复医院花费了接近十八万的医疗费,全部都是白羽衣垫付的。

    白羽衣却气道:“不是这件事情。“

    “恩?不是这件事情?那还有什么事情?”沈翊微微一愣。

    白羽衣细长的眉梢上有一股愤愤不平的怨气,又回道:“白岫的事!“

    “我跟她有什么事情?”沈翊的话突然停住了:“她是白老师妹妹?“

    “知道就好,说吧,你是怎么欺负我妹妹的……”白羽衣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回道。

    沈翊呵呵一笑:“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白羽衣一个人楞在原地,这个家伙竟然解释都不愿意,于是气的破口大骂:“沈翊,你这个混蛋。”

    这姐妹两脑袋似乎都不灵光,沈翊心中想着,走了一会却见周围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

    “喂,听说了吗,林丽清死了。“

    “啊,不会吧,怎么可能,上午我还看见她了呢。”

    “听说是被费力克斯开车撞死的,这费力克斯以前不是很喜欢林丽清吗?”

    “情杀呗,得不到的东西就要亲手毁了,可怜了林丽清了,大好的青春年华。“

    “喂喂喂,别胡乱猜测,还没有确定的事情,小心被费力克斯的走狗听到。”

    “切,不少同学都看见了,再怎么狡辩谋杀罪名也是必然的,我们是学法律的,本身就要秉持公义,有什么不敢说的?“

    看来是法学院的同学,他们口中所说的倒与沈翊猜测的不谋而合,费力克斯他素有了解,平日里仗着家里淫威,在学校横行霸道,如今做下这等恶事也并不让人奇怪。

    “同学,你认为费力克斯谋杀罪名会不会成立?”沈翊笑着走了过去,低声问道。

    “沈翊学长好,我叫张辅正。“张辅正惊讶的看着走过来的沈翊,连忙回道:”如果故意杀人罪名成立的前提下,按照联邦法律的,他必然会被执行死刑,而且他这种情节恶劣的,说不定会采用枪决,而不是化学毒剂注射。“

    张辅正旁边的同学暗暗拍了拍他的手臂,似乎让他不要多说,怕他卷入这件事情当中。

    “没关系,我们同学私下里闲聊,我不相信还会惹来什么事情。“沈翊看出了那位同学的担心,于是笑道。

    张辅正直起腰杆正义凛然的回道:“我们学法律的,日后免不得要遇见这种事情,如果连大声议论都不敢,如何为联邦三百亿公民伸张正义,再说,如果联邦连公民的议论权利都剥夺了,那岂不是证明联邦的腐朽深入骨髓了。”

    是啊,腐朽的味道早已弥漫在繁华的星空之下了。

    “禁言!“同学低声沉道。

    沈翊哈哈大笑:“无妨,我认为张学弟说的话很对。”

    他不知觉的连称呼也变了。

    “那你认为,故意谋杀罪名会成立吗?“沈翊再次问道。

    这次张辅正沉默了许久,一直没有说话。

    “怎么?”沈翊看着他:“是拿捏不准还是不敢说?“

    “怎么不敢!”张辅正叹抬起头颅露出正义的目光。

    “我坚信联邦法律的公正,如果事实真的如同艾美莎同学所说,那故意杀人罪名一定成立,死刑不可更改。“

    沈翊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会是个好律师好法官。”

    张辅正疑惑的看着沈翊,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沈翊也没有解释什么,跨步走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