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威胁
    所谓天道系统,是成立了近千年时间而屹立不倒的庞大组织,如今的天道系统已经不是组织的形势存在了,而是由数十个异能组织组成的庞大体系,就如同金字塔一般,而灰格子组织,就是处在金字塔最底层的位置。

    灰格子依附天道系统,专门为其清除外围的抵抗者,天道系统等级森严,从最低的灰格子组织到最高层级,都划分明确的等级制度,不同的等级享有不同的权利和组织义务,同时也享有常人所无法享有的利益。

    从蓝鹊口中所知晓的天道系统仅此而已,这些在异能界也并不是太大的秘密,不过灰格子组织的组成情况让沈翊搞清楚了大半。

    灰格子组织上设一名最高领袖,三名事物卿,中设九司,吕伯佘便是第三司的组长,下有成员三百多名,大多数都是初级异能师,因为六面体魔方的匮乏,多数异能师只能日常自我修炼提升异能等级,只有少部分位列高职的成员才能享有大量的魔方资源。

    是以加入组织的成员大多数目的很明确,或是为了六面体魔方,或是为了寻求强大庇护,或是追求荣华富贵,但是加入组织之后其身便不能由己,一旦上层派下任务,必须要无条件执行,哪怕为此丢了性命。

    组织对叛逃成员零容忍态度,一旦发现,便由执法司按组织规定杀伐惩处。

    回到一秀的搏击馆,沈翊把蓝鹊放下,蓝鹊身上的伤势颇重,躺在地下一动不动,沈翊走了过去踢了一脚:“别装死了,立即联系你们组长。”

    “嘶……别踢,疼。”蓝鹊龇牙倒吸一口凉气:“该怎么说?”

    沈翊轻轻的哆了几步回道:“就如实说,把今夜的情况告诉他,当然别提你被抓的事情。”

    “沈翊,不如杀了,留着总是个祸患!”一秀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别别……”蓝鹊连忙求饶:“不能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再说我现在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你们手上。”

    沈翊见一秀没有异议,于是目光冰冷的看着蓝鹊:“记住,我随时可以让你死去,只要你听话,按照我的指示潜藏在吕伯佘的身边,为我提供情报,等灰格子组织覆灭之后我自然会放了你。”

    “一言为定?”

    “当然!”

    叮叮叮,讯息接通。

    “组长,是我蓝鹊!”蓝鹊低声说道。

    “为什么是你联络我?你们副组长姬崖司呢?”讯息那头似乎沉默了好久,冷淡的声音才传过来。

    面对质问蓝鹊心中一惊,深呼一口气才轻道:“副组长他……死了,第三司在费彻伽罗的成员,除了我之外,全军覆没!”

    “什么?”一道声音低沉到极致,犹如冷彻的寒冰一般,在吕伯佘心中,第三司全组的成员也比不上姬崖司,听见姬崖司死亡的消息,怎么能不让他震惊。

    “他是精神系风火元素异能师,已经接近十级了,对付两个区区的初级异能师怎么会把自己填了进去?”吕伯佘再次质问。

    “副组长他……大意了,被对方压缩到极致的灵能炸死的,相距不过半米距离,明天早晨你应该能够看到电视报道,就在费彻伽罗南平街区。”蓝鹊看着沈翊,见他点头后便继续说道:“对方虽然是初级异能师,其中一位还是刚觉醒没多久,但是能力太过诡异,只要中招必死无疑。”

    吕伯佘眼中已经喷出了火焰,心中愤怒再也压制不住,怒吼道:“那么,你他妈的怎么没死!”

    他怀疑了?

    周围空气有些凝滞,蓝鹊沉默半响再次回道:“我的能力是念力掌控,可以在身体形成一道念力盾,侥幸的挡了下来,才逃出生天。”

    吕伯佘沉默了很久,听了这话之后怒气也消了大半,如今事情已经不可挽回。

    “你就先留在费彻伽罗监视对方,暂时不用出手,只要监视就好,等我这边事情处理好,到时候我带人去找你!”

    “知道了组长。”蓝鹊回道。

    “以后就直接用这条线路与我联系,把这件事情做好,我让你做第三司的副组长!”

    通讯直接断开,蓝鹊看着沈翊:“这样可以了吧?”

    沈翊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他该怎么处理?总不能一直让他住在这里……”一秀目光看向沈翊,走到旁边倒了一杯清水。

    “口好渴,给我来一杯!”蓝鹊笑着说道。

    沈翊走过去给他倒了一杯,蓝鹊咕咕咕的一饮而尽:“你要如此处置我呢?”

    沈翊没有理会他,目光从具现程序上掠过,看着压缩的灵能持续时间。

    这是他异能等级升到二级之后的能力,压缩的灵能目前最多可以存在一周时间,时间一过就会自动爆裂。

    “我现在性命掌握在你手里,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喽……”蓝鹊露出一丝微笑。

    沈翊点点头:“那好,以后你每过一周,我们见一次面,我的能力最多在你身上持续一周时间,到时候没有新的灵能注入,你的心脏就会像西瓜一样,崩的爆开。”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解除的方法了?如果哪天我超过时间限制,那不是死的太冤了?”蓝鹊气道。

    “当然……不知道,我可是刚觉醒的异能师,异能情况连我自身都还没有完全摸清楚,你只能自求多福,祈祷我的平安。”沈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他并没有骗蓝鹊,压缩灵能的解法他确实不知晓,而且重新注入灵能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把身上的魔方全部叫出来吧,我时刻保持灵能压缩的状态是需要耗费大量灵能的。”

    “没有,有的话早就被我自己吸收掉了。”蓝鹊眼中冒火的气道。

    沈翊哈哈一笑:“那算了,哪天我的灵能突然耗尽了没来得及补充,那你死的可就太不值得了……”

    蓝鹊连忙投降:“好好好,贪婪的家伙,我可是存了三年的魔方,全部便宜你这家伙了,就存在皇家酒庄的182号自助存储柜里。”

    等到蓝鹊把密码告诉沈翊之后,沈翊这才满意的笑道:“很好,现在请你多睡一会吧。“

    沈翊一个手刀砸了上去,蓝鹊瞬间晕厥了过去。

    “这样保险吗?“一秀怔怔的看着沈翊。

    沈翊摇了摇头:“你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不建议当场杀了他。“异能者的生命在他眼中似乎已经不在是人命,而是抹杀的野兽,自从经过那夜的经历之后,心中仅剩的一丝怜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