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情愫
    总共两千人进入了这次正赛,第一天便被淘汰一千人,还有一千人,将在明天的对战中至少要被淘汰八百人,第三天就是最终决战。

    排名战只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学校全部停课,这是一年一度最为疯狂的时刻,没有人会错过。

    时间来到六点,十万人的会场渐渐空了下来,沈翊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厅,向外走去。

    “学长!”托雷与蕾蒂已经在等待着了,他们二人没有意外的晋级下一轮。

    沈翊轻笑一声:“走吧,今天的训练项目还没有完成。”

    对于现在高强度的训练,托雷与蕾蒂已经没有丝毫的抵触情绪了,通过今日切身实际的作战之后,发现短短几日时间,指令操控水平竟然提高了不少,这使得他二人非常惊讶,这种看似普通的训练方法竟然有着如此神奇的效果。

    “明天才是关键,能不能晋级到最终决战,需要看你们自身的努力了。”沈翊边走边说。

    “学长要不今晚给我们设计一些战术?”蕾蒂说。

    沈翊摇了摇头:“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这种没有多大作用,等你们把联邦战术手册的所有战术记熟之后,自然就知道在面对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机甲风格,指令动作的情况下用哪一种方式应对了。”

    “还是要背啊……”蕾蒂不断的摇头,“能不能不背啊……”

    沈翊的脚步突然停下了,学长,怎么不走了?

    托雷不解的看着沈翊,沿着他的目光看去,突然见到一位面容清丽的女子站在前方不远处。

    白岫学姐?

    蕾蒂喃喃自语。

    “等你很久了,“白岫看着沈翊的面容露出了一丝微笑:”你今天表现一如既往的好,我都看见了。“

    沈翊狭长的眉梢微微向上扬了一下,整个人古井无波的表情也终于有了变化:“你等我有什么事情?“

    “我想问问你,你当时说的话还算数吗?“她的笑容如同鲜花一样绽放。

    “白岫学姐,我们要去训练了,请你让让!“蕾蒂对着白岫哼了一声,欲要拉起沈翊的手,越过白岫。

    她虽然进入赛博科技大学只有一年的时间,但是却也听同学说了那件事情,至今已经成为同学私下的谈笑之资了。

    托雷看着这尴尬凝滞的气氛,对着蕾蒂喊道:“蕾蒂别闹,白岫学姐找学长肯定有事情,我们就先去训练吧。“

    “我不。“蕾蒂略带敌意的看了白岫一眼,”学长,我们走嘛……“

    沉默了半响的沈翊这才有了动作,把手臂从蕾蒂手中缓缓抽离:“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就去。“

    蕾蒂气的跺了跺脚,这才跟着托雷离去。

    “蕾蒂,你刚才为什么对白岫学姐产生敌意?“托雷不解的问道,他平日里就知道研究指令操作和机甲战术,自然不知道女儿家的心思。

    蕾蒂两侧黛眉瞬间一挑:“哼,要你管,我就是不喜欢她怎么滴……“

    托雷笑着摇了摇头,实在不理解她的古怪心思。

    沈翊走到白岫的身边,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支香烟点了起来:“都这么久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我记得……“白岫一怔,”你以前从不抽烟的?“

    沈翊自嘲一笑:“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比如说……“

    “我出生于天龙大街!“

    她的目光中写满的质疑:“你在说笑气我,是不是?“

    沈翊哑然:“你看,你从来不愿意试图去了解我的生活,直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在说笑气你。“

    “你知道的,我从不说笑。“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想了很多,也不敢见你,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白岫露出温柔的目光。

    “都一年多的时间了啊,还真快啊……“沈翊吐了一口烟圈,无比唏嘘的叹道,”你看,都不知不觉的一年多了,事情早都过去了,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管。“白岫面如桃花的脸庞坚毅无比,”就算你是联邦一号监狱出来的,就算过去一年多时间,我也要!“

    我也要你。

    啪。

    沈翊手中燃烧的香烟突然一抖掉落了下来,烟灰弹开,目光出神的望着燃烧的烟头,不敢看她。

    这一瞬间他心中产生了巨大波动,像是平静的湖水被凶猛的野兽破开巨浪,他犹豫了。

    “别幼稚了。“过了很久,沈翊轻轻挥了挥手,”这种爱情游戏,我再也难以提起兴致,再说你也明确拒绝过我了。“

    “我……“她的表情有些慌乱,”我那时候还没想好,所以有些犹豫,我现在想好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没想好?“沈翊看着她,”你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吗?“

    沈翊目光变的柔和:“就是遇见一个人,不在乎身份,地位,学识,金钱,在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在一起,一句话,就当成一辈子的誓言!“

    “我们是吗?“沈翊露出释怀的笑容看着她。

    “你知道错过一个人的最短时间是多少吗?“

    “一秒钟!“

    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留下了一道背影。

    错过一个人的最短时间,就是拒绝的那一个字说出来的时间……

    她心中终于明白,一个字,一句话,就把他们隔成了两个世界。

    “你别走……“白岫露出哭腔,”沈翊你别走……“

    她蹲在地上流出了眼泪,身后走来一名美丽的女子:“妹妹,怎么了?“

    走来的女子是白羽衣,她看着白岫哭的伤心,柔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岫蹲在地上不断的摇头。

    白羽衣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沈翊离去的身影。

    沈翊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串手链看了半响,最后走到垃圾桶旁随手丢了下去:“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

    这一刻他不禁想到了以前,那晚倾盆大雨下的自己,被雨水打弯的鲜花,还有那一个不字!

    让他身心如同跌落深渊的夜晚,再也一去不返,以后再也不会重现。

    青春啊,就这样平淡的来,平淡的结束吧,仅仅掀起的一丝波澜,还被雨水掩盖。

    那天晚上,沈翊不断的做梦,现实的场景在梦中重现了一万次,直到渐渐麻木,变的铁石心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