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怪异的小男孩
    沈翊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没关系,这些指令内容光靠死记硬背本来就很难记住,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专门训练才能记得。“

    说到这里,沈翊目光看着他:“这些东西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在作战的时候用出来,而且在那么一瞬间做出十几道乃至数十道基础指令组成的复合型指令输入,本来就不容易,记住了,指令和战术是死的,但是人是活的,迎敌之时的思维,反应,指令动作,心态才是最主要的,缺一不可,这样才能做出超出常规的操作和战术。“

    “明白了,我会努力的!“托雷起身恭敬的向沈翊鞠了个躬。

    “从明天起,每日跟着我在机械网络世界学习吧!“丢下一句话,沈翊便走出了休息室,看着腕表上显示的时间,向着已经布置好的婚礼大厅走去。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沈翊原以为会有第三者前来捣乱,置于第三者是谁,杜林心里应该很清楚,就这样吃吃喝喝的又过去了大半日,时间已经来到晚上的九点钟了。

    与杜林单独交谈之后,沈翊离开了安德尔家的商业大楼,搭载自动驾驶的反重力悬浮列车返回了天龙大街。

    乘坐在人群稀疏的列车上,沈翊陷入了沉思中,下方是不断闪过的明亮灯火,反衬着费彻伽罗的繁华。

    外界的繁华与他心中的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一个车窗便把世界隔成了两半,一个华彩缤纷一个失色落寞。

    对于今日发生的闹剧,沈翊像卡了根刺般如鲠在喉极不舒服。

    “请问,这里有人吗?“

    失神很久的沈翊突然听见旁边有一道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问话的是一位似乎不到十岁的男孩,男孩身材矮小的诡异,他声音有些怯意,目光中流露出的神态犹如清澈的水流,极为干净。

    沈翊愣了一下,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小男孩似乎有些奇怪,这种感觉一闪而逝,于是没有在意的微笑看着小男孩:“这里没有人。“

    小男孩哼着歌做了上去,似乎极为开心,他转头对着沈翊露出了一丝天真的笑容:“谢谢大哥哥!“

    沈翊摇了摇头:“不用客气。“

    他准备低头眯一会,但小男孩似乎很能折腾,一边欢快的哼着歌一边在座位上蹦来蹦去,吵得他烦闷无比。

    “大哥哥对不起,是不是吵到你了?“小男孩似乎感受到了沈翊不快的情绪,失落的低着头颅。

    沈翊看着他委屈的表情实在不好去责备他,于是笑着摇头。

    见他没有生气,小男孩高兴的伸出了小手臂:“我叫许鸷,大哥哥你呢?“

    看着天真的少年伸出了一只手臂,沈翊不由自主的伸出了一只手:“我叫沈翊!“

    “真是好名字,谁给你取的啊?“

    小男孩高兴的说道:“是我妈妈,我妈妈取名字最好听了……“

    说到这里,许鸷的表情瞬间又低落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情,沈翊松开了握住少年的手臂。

    “大哥哥真好,大哥哥要去哪里啊?“许鸷仰着头颅,露出少年特有的懵懂眼神。

    沈翊目光窗外从急速掠过的繁华世界抽回,看着男孩懵懂的表情,心中也打消了疑惑:“哥哥要去天龙大街,你呢?“

    男孩瞬间欣喜的叫道:“耶好巧啊,我也要去天龙大街,去找妈妈……“

    沈翊愕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不过还好,男孩渐渐安静了下来,悬浮车又行驶了几分钟,终于停了下来,沈翊出了站台,向着天龙大街的方向走去。

    夜晚十点钟,天龙大街依然如同往日一般没有什么人影,大道两旁的路灯晃晃悠悠的闪着昏暗的光芒,空无人影的街上只有一个被倒映出来的影子。

    “大哥哥,等等我啊!“

    是刚才的小男孩,沈翊看着许鸷急匆匆的跑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目光有些严厉的看着少年:“你跟着我干嘛?“

    “我……我……“许鸷看到沈翊露出严厉的目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找不到妈妈了,妈妈不要我了,大哥哥……“

    许鸷眼中注满了迷茫的眼泪,蹲在地上呜呜呜大哭,抽泣的嘴角混合着鼻涕一起滚在地面上,沈翊看着男孩悲伤的哭泣,心中突然想到了从前的自己,那时候与这小男孩不是一模一样吗,悲伤,无助,满世界寻不到找父亲下落的绝望。

    沈翊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少年不断的低声哭泣,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处理,沉默的一动不动。

    似乎过了很久,少年的眼泪终于哭干了,露出通红的眼睛看着沈翊:“大哥哥,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妈妈?妈妈说她会回来的,她说会回来的……“

    “我……“沈翊喉咙发干,不知该怎么回复少年。

    “你妈妈……在哪里?“最终,沈翊还是没有抵挡住少年求助的眼神,他那清澈稚嫩的眼中充满了绝望。

    许鸷垂头丧气的站起了身:“妈妈就在天龙大街……“

    看来这个小男孩赖上自己了,沈翊毫无办法的苦笑一声,现在又不能撒手直接离去,就先让他在自己那里住上一晚,待到明日找托雷说说,让他托人把许鸷安排到费彻伽罗区的孤儿院。

    联邦政府对于流离失所的孤儿专门在各大区设立了很多孤儿院,不过以沈翊当下的身份很难申请到名额,对于这一点沈翊一直很不理解,孤儿院若是连身份低微的平民都申请不到名额,那么设立了又有什么意义,毕竟家境良好的人是不会去申请孤儿院的名额的。

    所以他与杜林在很小的时候连孤儿院都住不上,只能在天龙大街流浪,好在可以参加联邦的十二年义务教育,后来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赛博科技大学。

    这些往事是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除了天龙大街一些相识的邻居之外,便只有杜林知晓,整个赛博科技大学除了托雷,便在没有人知晓他出身于天龙大街。

    “跟我走吧!”沈翊淡淡说了一句。

    “大哥哥,我走不动了……”少年低声回了一句。

    沈翊没有办法,走过去把小男孩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