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凝滞的气氛
    第二十章:凝滞的气氛

    托雷苦笑一声,目光看着博格:“大哥,你答应过我的,不干涉这件事情。”

    博格?安德尔精壮的身躯似乎藏着爆炸力量,他看着托雷应道:“我是答应你,不干涉你请老师学习机甲指令操作的事情,但具体人选我需要看看,你知道的,父亲早已经从军中找了几位好手专门来教导你机甲指令和战术,他们都是在长城外打过仗的。”

    没等托雷说话,沈翊笑着接了过来,回道:“博格先生是吧,我还并没有答应令弟的请求,如果你能够劝他,我也不用费心在去教导,要知道我是最讨厌授课的了。”

    这话不假,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早已经在这四年间收了很多学生。

    “学长!”托雷急的叫了一声,又转头生气的看着博格。

    博格?安德尔冷笑的瞥了一眼沈翊,他与沈翊只是第一次相见,又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却不知为什么对他实在提不起好感,也许是常年身居高位,没有几个人能够入的他法眼,所以话语中总是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态度。

    不过奇怪的是沈翊给了他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我知道你,出生于天龙大街,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赛博科大,这一点我很佩服,但是如果你想依靠托雷的身份向上爬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像你们这种出生于天龙大街的孩子,哪一个不是精于计算抓住各种可以抓住的机会向更上层的社会爬,所以打消不切实际的想法吧,我不喜欢你!”博格?安德尔带着高高在上,注满审视的眼光从沈翊身上来来回回不断扫视,眼中瞧不起的意思已经极为明显。

    沈翊听了这些话,反而不怒而笑:“博格先生果然自我感觉良好,我对你以及你们那个群体也没有丝毫好感。”

    气氛有些凝滞,两人的争锋相对弥漫着一股肃杀感。

    托雷看着这一幕,愤怒的看着博格:“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学长,我们不用理他,他还管不了我,我的事情我自己决定。”

    博格毫不在意的继续对着沈翊说道:“既然你同样是这样想的,那就好办了,就这样吧沈翊先生,以后还是跟我弟弟保持距离为好。”

    “托雷,我们走!”博格叫住了正处在愤怒中的托雷,伸手准备把他拉出去。

    “别碰我!”托雷猛一甩手挣脱开,目光冒着火花吼道。

    “你不要我做的事情我偏要做,别以为你是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就可以操控我!”

    安德尔家在西兰星是有名的商业大家,安德尔商业集团当代掌舵人也就是托雷的父亲,在整个西兰星商界威势不同凡响。

    博格?安德尔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心想这沈翊到底给他灌了什么**汤,向来最听他话的托雷在此时居然公然反抗自己。

    沉默片刻,他的想法依然没有变:“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沈翊见对方离去后,叹了口气回道:“托雷,这件事情就不要提了。”

    托雷摇头:“不行,学长之前已经答应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请您当我的老师!”

    沈翊见他意志坚定,低头沉思片刻:“这样吧,也不要说老师不老师了,平日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费用就不收了。”

    感受到安德尔家内部复杂的情况后,沈翊也打消了做托雷老师的想法。

    “学长,真的不用管我大哥,他最近是因为二姐的事情才对天龙大街出生的人失去好感的,以前不是这样的!”

    托雷的二姐?沈翊隐隐的想到了什么:“是碧姬格蕾丝?安德尔?”

    托雷点了点头:“学长你知道?“

    沈翊心道果然如此,看来杜林的未婚妻是托雷的二姐,当时他看到碧姬格蕾丝姓氏的时候就应该想到。

    “是不是你二姐与名叫杜林的婚礼的事情?“

    “学长你是怎么知道的?二姐的婚讯才刚刚定下来,还没有正式向外界通知呢。“托雷疑惑的问道。

    沈翊始终想不明白,作为这种大家族的子女,婚姻向来都不由自己,大多数都是与同样等级的商界大家进行联姻,更别说出生贫寒的杜林了,安德尔家岂会同意这样一场地位极不平等的婚礼?

    安德尔家看得上杜林?他不相信。

    想到这里沈翊的思路才渐渐的被打断:“杜林同样出生于天龙大街!“

    他这样一说托雷才焕然大悟:“杜林与学长自小便相识?“

    沈翊点了点头,又把心中想不通的疑惑说了出来:“杜林出生贫寒,你父亲同意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托雷莫名的沉默。

    “怎么,不方便说?“

    托雷继续摇头:“也不是不方便说,本来这种事情父亲自然是不会同意的,但是谁让我二姐突然怀孕了呢,为了掩盖家丑,二姐便随便找了个能够看到过去的结婚,父亲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未婚先孕?看来是这样了,不过根据杜林所说,与碧姬格蕾丝相识都不到三个月,怎么会怀孕呢,除非……

    他问了出来:“孩子不是杜林的!“

    见托雷继续沉默,沈翊明白了,心中有一股积压已久的怒气隐隐要透体而出,继而平复情绪长舒一口气问道:“杜林知道吗?“

    他的话不知觉的有些低沉,作为杜林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如今又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他知道,当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以及入赘安德尔家为条件来换取荣华富贵。“托雷回道。

    “看来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交易,以一场虚假婚礼为条件帮安德尔家把丑闻掩盖过去。“沈翊又自嘲的笑了笑:”我说呢,像我们这种出生的人,就算在优秀,又怎么会改变注定一生的身份呢,这样也好,也算公平了……“

    沈翊的心情已经低到了谷底,没有人知道他面对这种事情,尤其是自己兄弟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学……学长?“托雷不知该怎么回复。

    他自小便高高在上,也从未见过那些过苦日子的人,又怎会知晓在那种群体那种环境下苦苦挣扎,一心要改变自身命运的心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