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杜林的婚讯
    第十六章:杜林的婚讯

    沈翊特意留在全息操控室进行指令研究,为的是不引起安度汝的注意,虽然安度汝年老眼花,但敏锐度是极其高的,就在刚才,他明显感受到了安度汝眼眸深处的一丝怀疑目光。

    跟沈翊交谈,也只是确认心中的疑惑,还好沈翊刚才不露声色的掩饰了过去,尤其是最后,若是他选择离开实验大楼,可能立即会引起安度汝的怀疑,因为按照常理推测,只有做贼心虚的才会急着离开案发现场。

    安度汝并不知晓心中古怪的感觉来自于何处,只是之前升降梯莫名其妙的停了接近五秒钟,让他生出怪异的感觉,于是在确认沈翊没有丝毫问题之后,立即赶往他的私人办公室查看。

    翻出天眼捕捉器画面看了半响,把主机自动记录的网络运行痕迹调了出来,最后一一检查各种参数数据的原始模块,一切显示正常之后这才打消疑惑。

    他从天眼捕捉器中见到的,正是沈翊从升降梯进入全息操控室的过程,其后的时间沈翊一直在全息操控室中没有出来。

    一切都天衣无缝,没有露出丝毫的入侵痕迹,沈翊又待了半个小时,见室外没有丝毫异样才彻底的放下心来,心中对于超凡者系统的好奇与惊讶越深了,可以把联邦布下的星际网络系统暂时屏蔽,而且清除的没有丝毫痕迹,这种水平的科技,绝对不可能是目前联邦所具有的。

    在加上超越人类认知的具现程序,就更不可能属于联邦了。

    过了很久,沈翊走出全息操控室,见安教授的私人办公室还亮着灯,于是走了过去:“教授,我那边完事了,就先走一步了。”

    正在研究技术参数的安度汝一愣,起身回道:“上次还有最后一道指令没有测试,你明天在来一趟,顺便把测试做完。”

    沈翊点了点头:“好的。”

    他感觉对不住安度汝,毕竟教授平日对他不错,全息操控室内除了一些重要的权限之外,其他的权限都在安教授的特意吩咐下为他放开了,不然的话他的机甲操控水平也不会如此之高。

    联邦之下没有永久隐藏的秘密,以后超限参数数据被窃取的事情一定会曝光,安度汝便是首位责任人,虽然他是这尊机甲的创造者之一,但事关联邦利益,一定会受到极大处罚。

    沈翊带着重重心事出了实验大楼,三月初春的时节,天气还有些微冷,他紧了紧衣服仰头向着黑夜的天空望去,此时满月高悬散着清辉,映在他有些发凉的心田。

    “这件事到底是对……还是错?”他不禁自我拷问,以往数年虽然为了获取巨大利益

    一直游走于联邦法律边缘,但他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程度的罪恶感。

    穿过熟悉的大街,回到了住处,远远见着门口处有一青年男子站在角落中。

    “杜林?”

    沈翊询问的叫了一声,缓步向前走去。

    隐在黑暗角落的男子直起了身子,黑色的头发洗的极为干净,面容俊逸,他的眼眸极其有神,像是时刻闪烁着蓝色的冰花,有一瞬间的惊艳感。

    他看见沈翊后笑了出来:“敬之!”

    敬之,这是沈翊的小名,自小的时候沈巻起的,只有极少的亲近之人才知晓,杜林便是他在天龙大街共同长大的朋友。

    看见杜林之后,沈翊极为开心,记不清已经有多少日没见对方了,于是双手张开上前拥抱过后,沈翊才笑道:“进去聊吧。”

    杜林却摇着头拒绝:“不了,我是来通知你件事情的。”

    沈翊愣了一下:“什么事情?”

    “我要结婚了,就在三天后,到时你别忘了来参加我的婚礼。”杜林笑着从怀中拿出一张红色烫金的请帖。

    沈翊接了过来:“这?这么匆忙?”他揭开请柬,疑惑的问道:“碧姬格蕾丝?安德尔?”

    安德尔家的人?

    杜林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也没有回避:“你知道的,安德尔家的女儿。”

    说到这里,杜林停顿了一下:“你是好样的,比我们都强,靠自己努力考上了赛博科技大学,至少以后再也不用在这种被联邦遗忘的地方虚度一生。”

    沈翊目光微微一动,直视着他:“这就是你的想法?”

    杜林沉默住了,沈翊等着他的答复。

    “你知道的,我所有的比不上你,当然,除了相貌……”说道这里,杜林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乘我还有一幅上好的皮囊,趁我年轻……”

    沈翊目光微冷,:“我的林哥儿,入赘豪门你应该高兴才是?”

    杜林见他的目光复杂,不自觉的蹲下捂着脸庞,整个人的情绪起伏不定,肩膀在微微颤抖,一时间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敬之,你一定很瞧不上我,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一想到未来还要继续在这破瓦寒窑苦苦挣扎,我就害怕的浑身颤抖,你知道吗?我最近一直在做梦,整夜整夜的梦到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的未来,我就忍不住的害怕……”

    看着杜林痛苦的蹲在地下,走过去扶起了他:“你可想好了,可是你自己真正想要的。”

    “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杜林怔了一下。

    沈翊没有直接回答,但他的目光杜林读懂了,心中有了唯一的安慰,又听他笑道:“我祝福你,因为我们是兄弟,多少个日夜一起熬过了刺骨的寒冬。”

    沈翊感同身受,知道他的痛苦来源,一如当年自己一样。

    “敬之,我……我好难受……”

    沈翊拍了拍他的背部:“不要做让自己后悔一生的决定。”

    “你放心,我的好兄弟结婚,我一定不会错过!”

    沈翊与杜林对视而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