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灵能转化的关键
    一觉醒来,感觉胸口有些闷,心灵之上像是蒙了层尘埃一样,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于是便呆立的在前方不远处的墙壁看了很久,就在这时候,他瞳孔又是一缩,整个人自脚趾起,不自觉的剧烈颤抖了起来。

    墙壁上悬挂了近十几年的油画竟然在他眼中活了过来,额头晕眩传来,便要呕吐而出。

    他看到了什么?

    满目血红如同残阳在疯狂的燃烧,心都提到了嗓子沿上,不过是几秒时间,竟然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感觉。

    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熟悉的电子音。

    发现能量,发现能量!

    分析能量构造,启动具现程序能源转换,灵能转化开始……

    这道合成音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不知是否是错觉,虽然合成音口气冰冷依旧,但至少有些许生气的感觉。

    灵能?何为灵能,他依然不知晓,但灵能的来源,饶是超凡者系统在此时捕捉到了能量的来源,但于他来说,还是莫不着头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让系统运转的能量来源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织白的投影屏幕自动跃了出来,依着灵能吸收的轨迹层层剥析,一道红点在投影墙上异常醒目,渐渐的,他的呼吸变的困难,越发窒息浑身失去力气,有一种身心皆被不知名的线牵引住一般。

    这道线?

    不,有一种身为种子的感觉。

    生出了一些猜测,但还不敢确认,于是他鼓起勇气,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重新投在远处墙壁的油画之上,那一瞬间幻觉在出,尸山血海依次浮现,致使他的瞳孔迸裂,这一刻,身前的投影墙剧烈晃动,红点扩大,血红覆盖了整片墙幕。

    捕捉!

    电子音冷声不停,投影屏幕上的血色红点凝聚压缩,沿着莫名的轨迹掠去。

    “糟糕,身子似乎麻木了,必须要尽快稳定下来。”沈翊好像摸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身子远比醒来时虚弱太多,现在连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

    若是照镜子就会发现,他脸色苍白的可怕。

    深呼吸,深呼吸!

    沈翊干脆躺倒,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并且目光快速抽离油画,不顾咬破嘴唇流出的血液,尽全力拂去胸口中的窒息。

    过了一会,他才感觉嵌在心中的线消失,心有余悸的吸一口气,投影屏幕的颤动已经停了下来,但他自己也仿佛失去了半条命。

    “滴,能量捕捉完成,灵能转化成功!”

    沈翊回过神来,弹开投影屏幕深处的一道能量光束,柱形模样组成的能量块接近十分之一的状态,旁边有一道比之高三倍有余的能量块光柱呈空白颜色。

    备用能量?

    以及系统本身的能量储存?

    他似乎搞明白了,于是伸手轻点底部自行备注,又回想了之前产生能量捕捉的过程,那一瞬间能够产生能量的似乎只有自己的情绪了……

    情绪之火?

    因为看到了油画上浮现的幻象,生出了恐惧,绝望的情绪,在一瞬间被系统捕捉到了,但是情绪能够作为能量?

    虽然难以理解,又极为荒诞可笑,但基本上可以确定了,0824号超凡者系统能量是源自于人类的情绪起伏变化,越是突如其来的绝望,惊愕,恐惧,所捕捉到的能量越多。

    他不准备在拿自己做实验,于是准备在重新摸索一遍系统,突然发现能量储存界面浮现一道巨大光圈,又浮现了几个字迹:“是否寻找情绪之火?”

    寻找!

    他在心中下达了指令,光圈分散成十三道光点自然扩撒而去,但是扩展到千米的范围就瞬间停止,看来一千米的距离,十三道捕捉指令,已经是目前可以达到的极限了。

    明白之后,沈翊压抑的心情瞬间大好,恨不得兴奋的大叫一声,他不知晓这道系统还有多少未参透的程序,也不知晓这道程序来源何种高元宇宙,但绝对不是联邦所存在的智能系统,能够把人类情绪作为动力能源的超凡存在,以联邦目前的科技水准远远不够。

    这是他的底牌,劫后余生的最大馈赠,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知晓这道系统的存在,不过令人放心的是,超凡者系统隐藏在自己的智能腕表中,外人若是不知晓超凡者的名目,也只会以为是联邦的智能系统而已。

    话虽如此说,但不是长久之计,自己在这混乱的西兰星早晚会露出蛛丝马迹,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与面具人的交易,以预防吕伯佘的追杀。

    沈翊起身在墙壁前沉思片刻,接着从屋内找来工具,把墙壁上的三幅油画依次取下包装起来,这些都是沈巻留下来的,原本以为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油画而已,没想到居然可以让人产生幻觉,自知绝不寻常,还是取下保存为好。

    第一幅油画上画的一片暗色的天空,画工精致把闪电乌云囊括进去,初看不觉的什么,只是一片普普通通的雷雨天空,但凝神看久了便会有晕眩感传来,他刚才凝视就就是这幅油画。

    第二幅看上去也是普普通通,但沈翊目光却不敢过多停留,只是依稀撇到油画的深处有一道枯瘦的手臂图案。

    第三幅极其精美,也是沈翊最爱的一副油画,但是没有特别之处,画的是一位男子背对着夕阳的普通画面,这是他的父亲沈巻。

    收拾之后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先找了一只长方形盒子装好,等有机会放在郊区的地下仓库储存起来。

    做完这一切,沈翊才感觉一身压力卸了下来,便不自觉的闷头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