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世界表像
    世界蒙尘,一道阳光穿透而来,刺破被潮汐淹没的意识,冰冷的电子合成音骤然响起。

    机械的声音毫无情感色彩。

    发现实验体……

    发现实验体!

    实验体血脉系统衰弱。

    实验体心肺系统枯竭。

    实验体生命机能下降……

    滴滴滴……

    全面启动0824号超凡者系统,

    启动超凡者侦测程序,

    启动超凡者修复程序。

    滴滴……

    实验体血液不足,神经系统破碎,脉管系统崩溃!

    几道机械的电子音之后,骤然沉静了几秒,随后又响了起来。

    启动能量输送,传输开始!

    滴滴滴……警告,能量不足,自行开启备用能量,滴,实验体未绑定,请十秒内下达绑定指令。

    请十秒内下达指令,

    10,9.8,7,6,5,4,3……

    滴,指令下达成功,绑定成功。

    警告,实验体生命机能下降,警告,根据超凡者系统侦测,实验体将于十秒后死亡。

    警告,实验体将于九秒后死亡。

    情势危机,沈翊的意识一片虚无,渐渐沉浸下去,像是被无尽的黑暗潮水包围一般,却在这时耳边似乎有一道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用仅存的一点念头,反馈了他最后的挣扎。

    他的身体器官,血脉,神经在吕伯佘的一拳之下全部破碎,除了静待死亡,余下的只有不甘的挣扎,愤怒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起。

    最终,他的最后一丝意识彻底消亡!

    突然间,那道机械的电子合成音再一次剧烈跳动,滴滴滴……

    启动超凡者系统备用能量,能量输送倒计时开始。

    10,9,8,7,6……能量输送成功,血液融合开始……血液机能融合成功。

    神经系统修复开始……

    器官修复开始……

    启动生命机能侦测,超凡者系统自动检索进入第七序列准则,滴滴滴滴,警告,准则发生冲突,自动调整为第十二条行星准则,启动成功!

    这一刻,世界终于清明了。

    沈翊从无边的黑潮中醒了过来,茫然的睁开眼睛,明亮的织灯刺痛了双眼,他下意识的抬起手臂遮住刺来的光芒。

    他又突然怔住了,手臂……完好无损?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他目光微微一缩,右手手臂之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犹如树枝一般四处延伸。

    不是梦,手臂的内部骨骼分明在吕伯佘的拳劲下变的粉碎,如今这道狰狞的疤痕,分明就是修复之后出现的。

    沈翊不断游离的目光打量四周,似乎是在医院,发现自己身上完好无损,这才陷入了无边的沉默中。

    “你醒了?“

    这个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位女子,女子职业装束,乌黑的直发打在后背,从面容看去,似乎三十岁年级,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凌厉气质。

    她走到沈翊身边轻声道:“感觉身体如何?”

    “是你……救了我?“沈翊微微一怔便回过了神来,目光不经意的在女子面容上扫过。

    女子点了点头疑惑问道:“你不认识我?”

    她显然有些愣住了。

    “你是?“沈翊见她的面容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却又想不起来,于是便疑惑回道。

    “圣?赛博科技大学,生命科学系,白羽衣!”女子抿嘴轻笑。

    沈翊这才醒悟:“原来是白老师,怪不得看着有些眼熟……“

    白羽衣也没有在意,待他说完之后便是一阵沉默,二人似乎都不愿在多说,过了半响,沈翊率先打破沉默:“谢谢白老师救了我!”

    白羽衣摇了摇头没有在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沈翊眼眸深处有一丝茫然,就在他想对女子回答的时候,又暮然想起当时的一幕,深深的恐惧席卷而来。

    这一细微的变化却被白羽衣看在眼里,她不动声色但语气略微关心的再次说道:“当时你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原本以为已经彻底死去,没想到你的求生**是如此强烈。”

    白羽衣对他印象颇深,在参加全息机械模拟的万名学生中,他三年来一直排名第二,每一次铩羽而归白羽衣都看在眼里,说完之后白羽衣又不免好奇的再次打量着沈翊略显木讷的神情。

    沈翊眼神正好对上投射而来的目光,看着对方淡妆点缀的眉梢,神情略微怔了一下:“当时……只有白老师一人在场?”

    白羽衣一时间不明白他话中含意,便点头回道:“当时你气息全无,我就直接驱车送你来到医院抢救,医生都说回天乏术,没想到居然活了过来……”

    见她如此回答,沈翊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当时事发之地,知道的人越少,他日后被吕伯佘找到的几率就越低,虽然如此考虑,但他有一种感觉,那人很快还是会找到他的。

    “看来是我命大!”沈翊不在意的笑了笑:“多亏了白老师从那里经过……”

    “你是赛博科大机械系的学生,我是老师,老师救学生天经地义。”白羽衣也笑了,停顿片刻后又道:“你好好静养,医疗费用暂时不用担心,老师先帮你垫上了。”

    沈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在费彻伽罗区的天龙大街贫民窟长大,虽然靠着自身努力考取了赛博科大,但是平时的学费都是日常打工得来的,本来就囊中羞涩的他,哪里能够付得起这么大一笔医疗费用。

    “那就……谢谢白老师了,我会尽快还给您的!”

    白羽衣笑着点了点头,突然一阵清脆的铃声从女子的腕表中传来,白羽衣莫名的看了一眼后,对着沈翊回道:“好了,老师有事先走!”

    白羽衣出了病房之后,便径直的往另一处房间走去,房间四面隔音没有人影,她进去之后先反锁片刻,又略微打量一会感觉没有问题后,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轻点腕表,一道光束投射在空旷的地面上,一位中等身材的男子出现了。

    “目标怎样了?”男子嘿嘿笑道,他们关系似乎极好。

    白羽衣面容有些挣扎,过了一会语气清冷的回道:“目标,没死!”

    突然空气一阵窒息,男子瞬间收起了笑容,神色冷峻了起来,他看着白羽衣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做事,还不需要你来教!”白羽衣口气骤然又冷漠三分,手指一点,投射光影瞬间消失,她反身出了屋子,目光在远处的病房处看了很久方才离去。

    ……

    沈翊起身走到一旁镜子面前,打量着胸口已经被完全修复的伤势,同样的疤痕凝结,让他疑惑不已。

    他脑海中想的却是昨日深夜所见,那股超越人体极限的力量,打破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一贯认知。

    邪瞳……吕伯佘,异能师……还有天道,地狱,灰格子,到底是何种存在,世间竟然真的有这般神奇,想到此处,他身体因为恐惧而本能的颤抖,压抑的心田喘不过气来。

    若是对方发现自己没死,会不会再来杀他?

    想到这里,他浑身突然一震,下意识的选择逃,就在他穿好衣服,准备离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逃?

    能逃到哪里去?

    以对方的实力,势力,便是天上地下也没有半分可以藏匿的地方,那么,坐以待毙吗?

    他不知道,现在只想回到他那小窝,狠狠的睡上一觉,什么都不去管,也许明早醒来之后,世界又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了一道身穿白衣的男子。

    “你……你醒了?“

    白衣男子有些震惊,以他的伤势,竟然可以如此快速的醒过来。

    沈翊疑惑回道:“你是……医生?”

    “是的,我是你的主治医生。”

    “你感觉身体如何?“见他没有回话,医生又问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沈翊轻笑回了一句。

    医生走过来为他的身体检查了一会,虽然身子还是比较虚弱,但体态十分强健,一时间他有些不敢相信。

    “医生,我能出院了吗?“沈翊问了一句。

    医生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可以,你办理一下出院手续就行了!”

    说完之后,医生又陷入了沉思中,似乎在思索着沈翊如此快速康复的缘由。

    把身上仅存在一点钱缴纳,终于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出了费彻伽罗科技康复医院的时候,黑暗的天空已经披上了雨幕。

    看着腕表内的虚拟芯片,沈翊有些欲哭无泪,缴纳完出院手续的费用之后,余下的钱只够这个月吃饭用的。

    呵呵,想办法还钱吧!

    想着,沈翊在暮雨中疾行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