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他从地狱来
    天地阴阳,世界里表。

    乾坤有序,祸乱为常!

    沈翊,男, 22岁,西兰星费彻伽罗区圣?赛博科技大学机械系大四学生,校内全息机械模拟连续三年排名第二。

    ……

    噔噔蹬!

    辽长的巷子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踢踏摩擦,声音猛烈,异常醒目。

    天龙大街属于贫民窟,一片残痕破败的老旧房屋在空中堆叠而起,延伸排开的尽是腐朽的铁网与灰尘,破瓦寒窑如同垃圾山一般。

    灯火微弱,杂乱的线路在房外绕成了解不开的绳索,很难想像,在科技发达的联邦,竟然还有如此残破的居住区隐藏在世界角落。

    平日这个时间人很少,沈翊独行在夜色下,神情有些紧张,左顾右望之后绷紧身子。

    来了!

    沈翊似乎听到了,脚底板剧烈的摩擦声。

    “谁?”

    他大喊一声,话中微弱颤抖,目光一凌掩盖了深深的恐惧,前方路灯光影折叠,渐渐浮现一道黑影。

    猫?

    他又是一楞,月色下出现了一只肥硕的黑猫,双眼同时凝视他,沈翊这才长舒一口气。

    喵……

    嗯?不对。

    突然感觉一股鸡皮疙瘩升了起来。

    不对不对,这股感觉就像是被猛兽盯上一般,他再次豁然看去。

    血红色的,对,血红色的眼睛,而且极具人性化。

    沈翊吓得浑身颤动,转身拔腿就跑。

    急促的呼吸声不断回响。

    不是幻觉?却匪夷所思。

    近了,近了……

    血色双目的黑猫骤然向着沈翊扑去,就在这时,沈翊前方不远处突然又出现一道伟岸身影,对着沈翊逃去的方向一拳击去,劲力贯穿在空气中。

    嗡!

    狂风扫过,沈翊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身体碾过,就在这时,身后的黑猫也化成一股流光猛然窜到他后背的同时,受到这股庞大的劲力瞬间也倒飞出去。

    咔咔咔!

    几道清脆骨裂声传来,沈翊撞在了墙壁上,墙上染满猩红的血液,黑猫晃晃悠悠站了起来,甩了甩头颅,红色双眼中露出嗜血的情绪。

    呜呜呜!

    沈翊背靠墙壁四肢不断颤抖,无尽的痛觉让他表情扭曲,心中如同被灌满了沸水,窒息的痛觉使得他低沉嚎叫着。

    出拳的男子终于走了出来,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前黑猫,对于一旁是生是死的沈翊丝毫没有在意。

    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口了。

    “你跑不掉了!”

    黑猫低沉的瞄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又一抖身体,化成了一副人形模样。

    “还是被你发现了,看来是没有机会逃了!”化成人形的黑猫,目光慵懒的看了看靠在墙角一身血液的沈翊。

    沈翊还没死,但却有一种生命逐渐流失的感觉,心中被未知的恐惧覆盖。

    两人都没有在看他。

    前方男子目光依旧冰冷,凝视着对面男子:“组织规定,试图逃脱制裁的异能师可以直接就地处决,所以这一次,我会直接把你打死!”

    哈哈哈哈!

    “是吗?吕伯佘!“黑猫所化的男子突然狂笑了起来:”你们不过是天道秩序下最底层的一条狗而已。“

    “既是天道,那我代天行道,扫灭你这种污秽!“吕伯佘面容冷峻,一脚踏出。

    沈翊瞳孔一缩,他看的清清楚楚,吕伯佘脚下坚硬的水泥土,在这一踏之下瞬间崩碎成烂泥,他身体如同拉满弓弦的利箭,骤然窜出。

    对面的男子目光凝重,继而又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你们灰格子想代天行道?杂种你也配!“

    轰隆隆!

    气势升腾水泥土翻滚,沈翊躲在墙角,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砰砰砰。

    两人赤手空拳的肉搏,拳劲交织使得长街瞬间变的残破不堪,但黑猫化成的男子瞬间承受了好几道重拳,落于下风。

    “你们……是谁?”

    沈翊鼓起勇气问道。

    吕伯佘淡漠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就这一眼,沈翊如遭雷劈,整个人麻木住了。

    “嘿嘿,小子你运气好,姓吕的晚来半秒,我就会把你夺舍!“男子喘息急促,刚才被吕伯佘的重拳击的伤势不轻,于是他面容戏谑的看着沈翊,但眼中的残酷却丝毫没有掩饰。

    “夺舍?”

    沈翊愣了一下,目光中深深的怯意落在男子眼中。

    “吕伯佘,今天这一幕让普通人见了,你会如何处理呢?“男子突然低沉的笑了,从他的目光中沈翊看出了一股不属于人类的邪异犀子。

    “根据异能者公约,你杀他不得,不,你已经违背了异能者公约了。”

    吕伯佘缓缓直起身子,淡漠的目光从沈翊身上扫过:“异能者公约?你不也一样嘛,这早已不在是我们的枷锁了,所以他会死……”

    目光移过,放在了对面男子身上:“不过你会死在他的前面,邪瞳!“

    他叫邪瞳?

    沈翊心中挣扎,他会杀了自己?

    “你要杀我?”沈翊颤抖的声音极为低沉,又伸手扶着被血液染红的墙壁挣扎的站起来。

    砰!

    他身体麻木,腹部流出的血液把整个地面都染红了,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微弱,似乎不用对方动手就会死去。

    不,不能死,绝不能死!

    他心中怒吼,情绪的猛兽似乎要把身心吞噬。

    跑……

    拼命跑。

    他现在的念头中再也没有其他想法。

    求生的意志致使沈翊生出一股陌生的力量,不顾腰间传来古怪的温热感觉,用左手捂着胸部血流不止的伤口,猛然直起身子向着一旁巷子跑去。

    就在这时,他刚刚直起的身形突然又被一股庞大的力量轰飞!

    沈翊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十几米才跌倒在地。

    手臂……粉碎了……

    在吕伯佘的这一击之下,本来就遍体鳞伤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

    真的……要死了吗?

    沈翊目光空洞,看着暗淡的路灯,月色清辉降下却如此的清冷,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却如梦似幻。

    “你们,看来还真是彻底的背弃了当年的誓言啊……真是毫无人性……”男子突然长叹一声。

    吕伯佘冷漠的再次向着男子走去:“人性不过是弱者的借口而已,所谓誓言,也只是弱者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

    “是吗?”男子没有理会,他的神情在这一刻变的异常认真。

    吕伯佘再次动了,直起一拳,普普通通的一拳挥去,但从空气颤抖的形势来看,这一拳极不普通。

    “来得好!“男子口中狂笑一声,双眼骤然变幻,化成一抹血色的犀子,吕伯佘的拳势轨迹全数落在了他的双瞳之内。

    看穿了,全部看穿了!

    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反手从怀中抽出一把秀刀,一指宽,五十厘米长的月牙秀刀,对着吕伯佘一闪而过。

    嗤!

    钢刀划过肌肤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下极为清晰。

    “好不容易从那鬼地方逃出来,怎么可能轻易束手就擒呢,今夜你不死,我便永世不得安宁,所以你还是安静的去死吧!”

    砰!

    男子又出了一掌,拍在吕伯佘的胸口。

    “你?“吕伯佘的情绪有了一丝变化:”你竟然还能使出邪瞳幻力?“

    哈哈哈哈!

    男子狂笑:“你以为,我没有一点准备就会从那处深渊逃出来吗?“

    吕伯佘的表情终于变了,低声喝骂:“诡异系的果然都是怪物。”

    不过对方一掌并未对他造成太大伤势,然而他极为顾忌的是对方诡异的幻力,以及他手中那把秀气,散发着清冷的月刃。

    “从长计议,先撤!”

    没有多想,后退三步骤然向着远处逃去。

    灰格子的吕伯佘狼狈逃窜?

    邪瞳男子狂笑而起,半响,见吕伯佘逃去之后,他这才忍不住噗嗤一口血液吐了出来:“还好骗过他了!”

    他当即准备离去,却突然看见远处的沈翊,于是缓步走了过去。

    “为什……么?“

    沈翊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只看见面前出现一道人影,口中断断续续的问着。

    男子看着他,意识已经要逐渐消散,便没有在动手,只是有些略微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了,上好的一副身躯啊……”

    为什么!

    突然沈翊大吼,血液在次喷出。

    “记住,杀你的是吕伯佘!“男子俯视着他。

    沈翊一楞,似乎是回光返照,模糊的意识如同被擦干雨水覆盖的窗户,他的意识渐渐清醒,终于看清面前人影。

    “你……你到底……是谁?“

    嘿嘿嘿嘿……一阵诡异的怪笑。

    “你问我是谁?”男子头颅低下来,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容:“被关了这么多年,连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以为他不会再说,沈翊嘴角露出一丝认命的笑容:“是……是吗?”

    沉默。

    “你既然问了,那我便告诉你,也让你死的瞑目!“

    “我是……来自地狱的邪瞳!”

    地狱……

    听到这里,沈翊意识瞬间停止运转,不甘的合上了双眼。

    过了很久……

    滴!

    滴!

    滴!

    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世界似乎……突然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