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枯骨为琴尽荼蘼 第四十五章 阻拦拜师
    “奉茶!行拜师礼……”墨影主持着几人在繁零宫的拜师礼,话还没说完,便被姬绾娆打断了“慢着!”

    姬绾娆揉着脑袋踱步而来,面色并不怎么好看。扫过几人手中捧着的茶杯,挑挑眉坐在一旁“你们几个替我去取一样东西回来我再喝你们这杯茶。”

    墨影给了姬绾娆一个不解的眼神,灵气探知下,却皱紧了眉头。

    “师父你……”墨影有些担心。

    姬绾娆的心脉太过微弱,如同死人一般,若非细心,必定是会吓一大跳的。

    “灵界渊谷之中的幽冥,带回来。这是你们最后一关。”姬绾娆起身拿了一方温润的灵玉雕刻而成的佩交给了墨影。“你拿着玉佩去一趟九重天,找织女采买一些天丝,再去一趟神域取一些天灵晶石回来。”

    风吹落英,话音落,已不见佳人身影。

    “距离幽冥的出现日子不远了,你们尽快收拾赶去,一个时辰后,我在宫门等你们。”墨影握紧手中的佩子转身离开,心中乱的厉害。

    让她去神域是一次巨大的考验,若非必须,姬绾娆是绝对不会让她去。就是有信物,但她并非神族,在神域也会寸步难行。

    澜院应当是整个繁零宫内唯一嗅不到雪桃花香味的地方了。

    姬绾娆披着厚厚的披风坐在树下正翻动着一卷古老的竹简,墨发未挽,朵朵飘落的雪桃花便是最好的钗饰。

    “师父。”墨影轻唤一声。

    姬绾娆轻轻一笑,并未抬眸“你想问为何要你去神域走一遭?”

    收起手中的竹简起身,姬绾娆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虽近夏日,她依旧觉得很冷。

    “我在神域并未有神邸,本是打算此次净城试后就待在神域调养的,可现在玄昊帝君已在芸生殿辟出了寝殿给我,想来短时间内也是没什么必要再去准备神邸了。而我的身体,你也看到了,最近几日,老毛病又犯了,几乎没什么力气到处跑,青丘怕是回不去了,我想要的东西便只能在神域去取。”

    墨影恍然大悟“净魂水?”

    “影儿,你我相识有多久了?”姬绾娆伸手接住一朵飘落的雪桃花,眼中有些难懂的情愫。

    “约莫近千年了。”

    “千年了……可你我从未看透过彼此。”姬绾娆低声说着,“你很恐惧去神域,可你不能永远躲避着。”

    “我知道。可是你的身体……”墨影有些担心,“这些年,每一百年你的身体就会虚弱一分,你突破上神之后,你的身体似乎就已经撑不住这样强大的修为,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值得吗?”

    “值不值得都是我自己选的路,最坏不过是死而已。每个生灵有了思想,就会有些执念,不是吗?”说完,姬绾娆轻咳了两声,捂着心口皱起了眉。“你也有执念吧。”

    “否则这么多年,不肯踏入神域妖族一步又是为何?”

    墨影眸光暗了暗“师父说过,不问这些。”

    “好。你总有愿意说的那一天,为师等着就是了。走之前把了liao元鼎带着吧,把屋里桌上的药给外面几人带去,天丝吩咐一声让别人送回来就行了。”姬绾娆转身弯腰将手中的雕花玉环挂在了墨影腰带上。

    墨影伸手握住姬绾娆的手。凉的如同握着一块千年寒冰,刺骨的冷。

    从怀中拿出一块暖玉放在了姬绾娆手中,墨影眼中闪过心疼“师父为何不让他们直接入门?”

    “他们求胜心太强,太骄傲,要磨一磨棱角,见见世面。其实此次内试,他们三个全部都不合格,不明天地阴阳,不懂心灵一体,完全被自己的心魔牵着鼻子走,执念之中分不清现实幻境,这样的资质,还不能奉那杯茶。”

    姬绾娆直起身变出一只簪子戴在了墨影的发髻上。“此次净城试上,你很给我争脸,这个当做奖励。”

    “就这个啊……我还以为你会将我的法器换了。”墨影扁了扁嘴,眼中的高兴却是掩不住。

    这可是姬绾娆难得送给她的礼物。

    “你什么时候飞升上神了,就不会看得上为师炼的法器了。”

    “那你炼一个上品灵器给我啊,上次蓝姐姐还给了荆思儿一个灵器,品相虽一般,但依旧让人眼红的很,他们可都说亏得我师父是七界内少有上古器鼎的上神,别说灵器了,连好一些的法器也不给我炼一个。”墨影搅着腰间的飘带,余光不断地瞟着神色复杂的姬绾娆。

    “好。”姬绾娆这次却答应的异常爽快,让墨影都有些难以接受。

    “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

    “我飞升上神你就给我上品灵器,亲自炼的!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墨影冲着渐渐消失在花林中的姬绾娆喊着。

    “好。绝对是上品。”可不见得是我自己炼。后半句,姬绾娆默默记在了心中。

    这丫头,既然学了上千年了,我自己动手炼什么?

    姬绾娆正看着手中的竹简盘算着,却突然觉得眼前恍惚,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宫门前,余子沉四人看着什么都不带的小孩子皱眉。

    “看什么?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还不知道赶远路要轻装简行啊。”姬楠一脸嫌弃的扫过四人。

    四人却根本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打量着小小的身躯凑在一起八卦着。

    “你说这小孩儿有多大?”

    “六岁吧?不超过八岁。”

    “我怎么感觉他老气横秋的?”

    “明明还没断奶。”

    墨影收拾好东西看着院中站着的几人和几乎堆满地上的东西皱起了眉头“我说你们……”

    “到底知不知道渊谷是什么地方?当成去游山玩水吗?”

    “渊谷景色秀丽,难道不是去放我们假?”王厥似乎已经看到了渊谷的风光。

    “哈哈……”姬楠听着这话笑的弯起了腰。“我以为你们几个只是没出过远门,没想到还见识浅薄,真是白活这么多年了。还景色秀丽,渊谷景色秀丽,可是我今年听过第二个最好笑的笑话。”

    ps:书友们,我是水泠夜,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