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血色天地
    “你……”

    “怎么了?这才是你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你忘了吗?”红衣男子伸出烧焦可见白骨的手抚上余子沉细嫩的脸颊“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拥有这样的脸生生世世,而我却要顶着你最丑陋的面容躲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岁岁年年?”

    红衣男子激动的将余子沉甩到了水边,冰层锋利,划破了他的手掌,鲜红的血与水混在一起的瞬间将这个水面染成了血红。

    炙热的温度扑面而来,余子沉抬袖抵挡住,却听见了凄厉的叫声,再睁眼,却见周围大火遍地,红衣男子疯了一般冲向水面,用血水不停的洗着身上,而后一头扎进水中。

    周围除了火焰燃烧的声音,静的异常。

    火焰吞噬这这里的一切,伴着烧焦味似有淡淡的花香让余子沉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这时,血水之上出现了片片白色,红衣男子抱着什么蹲在血水中央低声抽泣着。

    泪珠滴落的瞬间,血水之上被血红的彼岸花覆盖了起来,余子沉的身体似是不受控制一般走向了花丛之中。

    “不疼啊,不疼,我抱着你,不疼,一点都不疼,没事的啊。”红衣男子呓语着,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周围的皮肉也恢复的和余子沉一模一样。

    红衣男子怀中的人儿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声息,身上几乎被扎成了蜂窝,雪白的衣裳被撕扯的七零八乱染成血红色,手中还紧紧握着一张残页。

    娇俏的面容上布满血污,红衣男子正拿着一块帕子小心翼翼的擦去,生怕将其弄疼,即使她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血污一点点消失,一张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余子沉眼前,令其心中一惊。

    “不,这不可能……”余子沉跌坐在地上往后退去,嘴上一直说着不可能,心中却开始相信眼前的事实。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不是你错,不关你的事的,为什么?”红衣男子呢喃着,轻抚着怀中人的面庞。“很痛对不对?乖,我抱着你,就不痛了。”

    “无论你在哪里,我就在这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好不好?”红衣男子说着脸上扬起一抹满足的笑,可还没有笑出来,怀中的人就消散化为一堆白骨。

    他伸手想去挽留,可什么也留不住,只能看着那些光华从自己手指间溜走。

    “不!不要走,不要走……”

    余子沉还陷在刚才看到的一幕之中,直到……

    “啊!”红衣男子抱着一堆白骨发出了悲怒的吼声,转身集彼岸之花为剑,朝着余子沉走过来。

    “是你们,都是你们逼死她的。都是你们!”

    眼见剑锋至,余子沉却呆在了原地。白衣翩然间,闻得剑锋刺入皮肉之声。

    白色的身影挡在余子沉面前,那样的熟悉。

    本能的余子沉接住倒下的身影,看到那双星辰般的双眸,心中似有什么防线崩溃。

    “你杀了她?”

    闻声,余子沉抬眸,却见到一模一样的自己。再看自己,手中确然握着一把寒剑,剑锋上还有鲜血滴落。

    “你怎么下得去手?”

    “不,不是我,我没有!”余子沉极力否认着,猛然抬眸指着眼前一模一样的自己吼道“是你!是你!”

    “我就是你,就是你杀了她,为什么不承认呢?”另一个余子沉咄咄逼人的说着。

    这时,怀中的人动了动,“我没事,你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她的声音很低,惨白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笑。

    “不……”余子沉刚想反驳,却感觉一道杀意,可迅速便被姬绾娆挡开。

    姬绾娆捂着腹部流血的伤口勉强支撑着,口型还在对他说走。

    “此女为祸世间断不可留,杀之!”

    话音落,王厥,李斯等人居然突然出现,五把剑幻出剑阵穿过姬绾娆的身体,将她身上雪白的衣裙染红。

    “不!”余子沉疯了一般冲过去抱住了姬绾娆的尸体,感受着怀中的温度一点点消失,变的冰冷。

    “是你害死她的,我看见了。”李斯看着余子沉低声说着,王厥等人也在附和。

    “是你们!”余子沉捡起剑站了起来,双目通红,充满了杀气。

    另一个他却凑在余子沉耳边带着悲怆的语调说道“她死了,因为你。本来该死的人是你,可你还活着,她却死了,是你害死她的,他们说的没错,你应该去陪她,你欠她的,要用命来还。”

    “不!该偿命的是你们!”余子沉满身煞气的出手,一剑便取了王厥的命,下一个是赵覃逢,李斯……然后看着自己。

    “你还在坚持什么?你杀了他们,可是她不会醒过来了,因为你!她死了!她本来可以不用死,都是你,欠人的要还,要用命还。”

    “不要逃避,看看她!她是你害死的!这里这么冷,这么静,她很疼,很难受,她需要你,需要你陪着她。”

    手中的剑还是落在了血泊之中,余子沉跪在地上颤抖着将血泊中的姬绾娆抱在了怀里,拿出一方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她染上血污的脸。

    “不疼啊,不疼,我抱着你,就不疼了啊。没事的……”他心中突然痛苦的无法呼吸,“为什么?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为什么?”

    “因为你。”另一个余子沉轻轻说着。“你要用命去偿还她。要用命还。”

    耳边不停的盘旋着这两句话,余子沉愣愣的控制着地上的剑,如同姬绾娆之前一般,幻出他们自己原本的剑阵,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眼前的一切都渐渐的消失,唯独怀中人儿的脸,却是越来越清晰。

    万剑穿心,可真疼。

    预想的死亡并没有到来,醒来之时,怀中没有尸体,周围也没有大火和血泊。还是那个玉台。

    只是黑暗的边缘处,白红色的身影迎风屹立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余子沉拍了拍土起身,走了过去。

    “子沉,你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余子沉心头一怔。

    姬绾娆转身,微微一笑,伸手拽下腰间的配饰塞到了他的手中,而后伸手抚上了他的脸。“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的,对不起。”

    随后使劲推了余子沉一把,便朝后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