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坠落心境
    话音落,夜幕却也突然降临。

    周围又开始了数不清的危险,不过这次没有巨蟒,而是身处虿盆之中。可怜去打水的王厥吱都没吱一声就淹没在了各种毒物之中。

    剩余三人背靠背围成一团撑起结界勉强支撑。

    可还没半柱香便听到了结界的咔咔声,随后结界便裂成了几块散落四周。

    遥望的毒物也一下子都扑了上来,几人拿着剑乱砍应付,李斯则是直接动用仙法幻化剑阵法诀,显然要比余子沉和赵覃逢轻松多了。

    几人可是砍了一夜的毒物,天光骤亮,众多毒物终于消失,王厥也从水里爬了出来,可还没歇一会,夜幕又降临了。

    无底深渊,烈焰熔浆,虿盆,雷泽之海,弱水之渊……

    不得不说他们过得真的是无比精彩。

    可他们却还不知道,这才是过了一日的时光。姬绾娆因要修炼,大发善心留了几个时辰给他们休息。

    “噗!”熟睡之时,李斯突然坐起来猛地吐出一口血。他周身的灵气在迅速扩散着。

    “李师兄!”赵覃逢一声惊呼,忙扶住李斯。取了随身的药瓶出来倒出一颗给李斯喂了下去。却始终不见好转,反而是灵气流失更快。

    “起来起来。”王厥一把将赵覃逢拽起来,幻出琉璃色的瓶子,将瓶中无色之水强灌给了李斯,并迅速点下李斯的几个穴道,开始为李斯输送真气。

    可直到快要将自己耗空,也未能补上李斯的亏空。

    三人只得联手,可只见真气流失却不见李斯有一点好转。

    眼见无法,王厥却突然变出了一个青铜鼎悬于空中,大肆的吸收周围的灵气。又注入自己的元气之后用灵气催动了鼎炉。

    约莫半刻钟后,肉眼可见的浓烈真气缓缓流了出来。

    “真元阵。”

    王厥说着幻出阵法,几人依照方位坐定,利用元气相互构成联系,吸收着鼎中真气。

    恢复之时,李斯修为却已废掉大半。

    “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代价的,如同飞升是需要舍弃肉身凡俗过往,在这里,我猛然什么都不用做就飞升为仙,这大概就是代价。”李斯倒是想的十分透彻。

    “李师兄身患重病却能一路杀至繁零宫内试,真让我等惭愧。”王厥可惜的叹了口气。

    却见李斯淡然一笑“我一直梦想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三宫榜单之内,今年繁零开宫,便想来闯一闯,真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没那样执着那个名字了。尤其是看到哪小宫主惊人的身手,想着她似是要比我还要小上一些,却有如此实力,不甘心亦或是仰慕罢了。”

    话说的漂亮,淡然,余子沉却从李斯眼中看到了一抹亮光。亮光中的女子,白衣蹁跹,长绫舞动间,笑颜如花。

    竹林悠然,青衣的男子剑气凛冽将周围的翠竹拦腰切断,翠竹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生长。

    银铃声一点点进了,白衣的女子提着竹筐跟在米黄色长袍的男子身后踱步而至。

    “让你替我挖些竹笋来吃,你却砍了这许多竹子,是打算让我吃竹子?”女子字字珠玑,不满的捡了一片被剑气切成两半的竹叶,手指轻抚间却见叶子神奇般变得完整。

    “每次来我这,不是要吃就是要喝,涂山饿着你了还是天上没吃的?”暄陌十分无语。

    “你这东西新鲜,我喜欢不行吗?我常来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要不然这漫山遍野的山珍野味无人品尝,只是任其腐坏,岂不可惜?”姬绾娆说得倒是十分理所应当。

    “喏,篮子我拿来了,你带我去找山珍吧。”姬绾娆说着将手中的篮子扔给了李斯,而后转身看着暄陌若有所思“据闻昆仑山的天泉水十分甘甜,你不如替我取两瓮来。”

    微风习习,带过几分血腥味,唤回了余子沉的神思。却见巨蝎的尾上的毒刺已经穿过了李斯的胸口,抬头仰望,却是白日。

    几人依偎着朝后退去,却闻周围异动,忙停在原地警戒起来。

    “希望不会是蝎群,要不然哥几个今天怕是就交代在这里了。”王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握紧手中的剑。

    话音刚落,便见三只巨蝎朝着几人扑过来。赵覃逢一边抵挡住巨蝎一边叫骂着王厥乌鸦嘴。

    “蝎子血液有毒!”王厥捂住被灼伤的胳膊惊呼。“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两人快抵挡不住时,闻得一阵悠扬的萧声,纷纷转头看向了淡定的余子沉,就在这时,三只蝎子的毒尾齐齐穿过了三人的胸膛。

    四人再睁开眼时,身处一个玉台之下,玉台顶的一颗黄色珠子在黑色之中尤为耀眼,而玉台之上站着四个与他们一模一样的人。

    “怎么会……”余子沉爬起来看着玉台上的四人蹙起眉头。突转一道镜光将他吸入了一面琉璃镜中。

    镜中的世界与之前全然不同,水天相接,水边的奇石之上坐着一位红衣白发的男子。余子沉凑了过去,却在水面的倒影中看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退后两步险些没有站稳,幸得红衣男子扶了一把。

    转头瞧见那张与自己相差无几的面孔,余子沉一把将其推开,惊恐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你是什么,我就是什么。”红衣男子勾了勾唇角照着余子沉踱步而来“怕什么?我就是你啊。”

    “啊,准确说,我是另一个你。”

    听到这话,余子沉心中的恐惧更甚。

    眼前的男子浑身上仙没有一点人气,更遑论是仙气。有的只有死亡压抑和血腥。双眸之中蕴含着浓郁的妖魔之气,轻轻抬手间,似有哀鸿遍野。

    “你不喜欢这个样子吗?”红衣男子说着闪身到了水边,修长的手指抚上了自己的脸,似有什么剥落。“其实我也不喜欢。”

    “我更喜欢你的样子。”瞧着倒影中一点点剥落的人皮,露出烧焦的皮肉,红衣男子双眸染上的悲怆,转身到了余子沉眼前。

    瞧着面前男子几乎半张脸被烧焦的样子,余子沉一脸惊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