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无题镜试
    对于利用幻境,姬绾娆从不让人失望而归。

    天地万物,阴阳调和而生,而所谓幻境的不真实感,便是布幻者可以打破这种平衡和必须,将自己想要的按着自己的心境组合起来。

    而姬绾娆的幻境,却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是幻境中“猎物”最怕见到的。

    “别人的恐惧,是最好的故事。”姬绾娆将手中的石子丢入水中,转身“残忍也好,无情也罢,生死皆由心生,左不过都是躲不开的劫数。我本就不是什么圣人,靠着出身与天资混迹着,你莫要太高看得起我了。”

    这一番话说的蓝瑾琰心里莫名的窝火,本是好意帮忙,却是惹得姬绾娆生了大气,这下,怕是不脱层皮哄不好了。

    幻境中的黑夜来的突然,似毫无预兆。

    如墨色的天上零零星星挂着几颗星辰,四周静的如同死境。让你不由得想起三宫试的第一晚,也是这般静的取走了许多人的性命。

    “这星辰似是苍龙之阵。”

    “这分明是囚虎。”

    “这……并无什么异常啊。”

    听着三人的争吵,余子沉满心怀疑的抬眸瞧了瞧并无星辰的夜幕皱起了眉头。

    相由心生,看到的感受到的,是内心底最想让你看到的。而你最容易忽视,最不愿看到的,或许才是真相。

    每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自己的心魔,会将一个人吞噬的面目全非。

    而姬绾娆布下的幻境中,心魔会被放大数十倍,就是神仙,也会难以脱离。这也是姬绾娆在幻术上未曾有过什么败绩的原因。

    这个幻境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余子沉想着散出灵气,认真探知这里的一草一木。想要探清这个地方的边境之时,散出的灵气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悄无回音。

    夜色降临的时候,温度也在急速下降,几人都身着夏装,渐渐的天空飘落了雨滴。

    斩断了几人与虚境的联系,他们便只能用手边的东西和灵气来保护自己。

    几人用灵气结界挡住雨滴,却挡不住寒气。寒气透过结界竟然增强了两倍,不过半柱香,几人便已瑟瑟发抖,难以支撑。

    “丝丝……”

    安静夜里的声响总是那么不容易被忽视。

    背后两尺有余的大蛇瞪着血红的双眸饥肠辘辘的看着三个弱小的人类。

    “妖兽……这修为至少也要有五百年啊。”李斯说着皱起了眉头。

    “百年为核,五百年成丹,这家伙是有内丹的吧?”余子沉问起了一个丝毫不紧张的问题。

    普通兽类百年修为成核,五百年始成内丹,千年成丹元已固。猎杀之得起丹核投鼎,可以成丹,以增修为,修元气。

    这是余子沉在姬云竹处得知的,本以为在三宫试可以见到,谁却知出了那样多的意外,让人活命都累,哪里还能想这些。

    如今在他身边多的几位都是资历出众可以独当一面的弟子,遇到这五百年妖兽虽然难弄却也不至于丧命,到不如想想这妖丹之事了。

    “想点正事,这妖兽吸收这里的灵气,修为增长要比我们快,对付起来很是棘手。”李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放在了炎溪宗弟子王厥身上。

    “这里只有炎溪宗开设淬毒课程,你对这些妖兽应当是我们中最了解的。”

    王厥幻出一瓶药水滴在自己的佩剑之上发出滋滋声。

    “以往猎杀妖兽都是师兄弟一起,我自己从未单独猎杀过如此修为的妖兽,还烦请几位配合。”说着横过剑便冲了上去,剑刃劈在蛇鳞之上冒出几朵火花,大蛇却只是防守并不主动出击。

    “幻境,很多时候都是心之画境,尤其是你害怕恐惧的时候,这种愿望在无形中就被放大数十倍,而幻境就是一个成全这些愿望的器皿。”

    最近,余子沉倒是十分想念起了消失很久的姬云竹。虽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但不得不说,对于这些术法,姬云竹的研究还是相当到位的。

    “宫主曾说过,遇到什么,全然看我们各自缘分。幻境,迷得是眼。”余子沉话音刚落,转眼却见那大蛇一口将王厥吃了下去,双眼正发着亮盯着剩下的几人。

    “你确定吗?”李斯看着余子沉咽了咽口水,而后三人的尖叫声遍布整个幻境,将正在午睡偷懒的姬绾娆吓的翻了起来。

    瞧着镜中的三人,姬绾娆觉得,这样考试,不能再这样简单下去了。随即挥手除去了夜幕,看着三人身形愈加缓慢,没什么叫唤的力气之后放起镜子又趴了下去。

    “蛇……蛇没了……”李斯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看着不远处追上来的王厥发蒙“王厥?”

    余子沉顺着声音看过去,还真是王厥。

    几人躲进森林用芭蕉叶打了些山涧水喝了,抬眸看着空中的两个太阳皱起了眉。

    “炎溪宗虽修习幻术,却没见过这么怪异的。”王厥抱怨着,“这里昼夜交换毫无规律,生死交换也没有什么规律,而且我从未见过什么幻境能有两个太阳。”

    “幻境应该都是阴阳平衡的,不会这样。”李斯附和。

    “白天的温度越来越高,而且灵气越来越浓郁,若是想不到解决办法,我们怕是会被憋死在这。”永阳派大弟子赵覃逢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白天并没有除了灵气浓郁和温度并无其他危险,反观夜间却是危险重重,且夜间丧生之人会在白天重生出现,也许,这个幻境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复杂。”余子沉看着两个太阳若有所思。

    “我在昆仑山数年,从未见过有什么地方的灵气这样浓郁到让人窒息。必须尽早找到保命的方法,若不然我们都很难活命。”李斯说着盘腿开始调息。

    “一般的灵气不是不会窒息吗?”

    赵覃逢一句疑问,将众人刚拨开的迷雾又加重了。

    “难道是那杯茶!”王厥说着一下站了起来,迅速点下自己身上几个穴道吐出一口水,想要动用丹田里的灵气逼毒,却发现丹田周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围住,根本无从下手。

    “茶果然有问题。”

    “她不是明说过茶中有毒吗?而且,显然这个灵气也并不是单纯的灵气。”余子沉看着调息的李斯皱起了眉头“正常的灵气能让一个人眨眼间就飞升为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